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1:07 2016年12月05日星期一

您的孩子在美国:舞蹈家的陪读生活


自从中国留学生来到美国留学以来,他们的配偶,也就是所谓的陪读群体也日益扩大。这些陪读的人士持美国政府发给的F-2签证,来美的主要目的就是陪同留学人员生活。他们中许多人都是专职的家庭主妇或者主夫。他们照顾家庭,养育儿女,专心照料留学人员的生活。但是,在这些陪读人员中,有许多人本身在中国就有很好的事业,或是具有一技之长。那么,这些陪读人员能不能在兼顾家庭的同时也能发挥自己的特长,开辟事业的第二春呢?“您的孩子在美国”的记者在马里兰大学的校园附近就遇到了一个与众不同的陪读太太。我们现在就来看看,她的陪读生活是什么样的。

天气很冷,徐婷娜还是把刚出生四个月的儿子带到了户外,让他呼吸呼吸新鲜空气。徐婷娜是个九零后,今年刚刚二十五岁,但是她对这么早就当上了妈妈并不后悔。

留学生陪读夫人徐婷娜说,“计划赶不上变化,小孩不是我们计划的,所以来了之后就来了。他也给我们很多快乐和惊喜。所以都是挺充实的挺好。你需要干什么就干什么,就做好那件事情呗。唯一能控制的就是我都是在做我喜欢的事情。这样其实每天还是蛮开心的。”

就在徐婷娜跟我们说这番话的同时,在距离她家五十多公里的洛克维尔市的市民活动中心里,还有一些人在等着她的出现。

今天,在市民活动中心的舞台上,将上演洛克维尔市庆祝农历猴年春节的文艺演出。徐婷娜创办的“炙舞团”也将要演出节目。现在,“炙舞团”的演员们还在后台化妆。徐婷娜赶到的时候,离登台演出的时间还早。她动手帮几个新团员化妆,甚至修补她们的演出服装。

徐婷娜又找到了一个不大的储藏室,在这里给即将上场的舞团成员做最后的排练。

徐婷娜说,“我本来是在纽约读的舞蹈学校,毕业之后就随我先生来到马里兰大学这边,。因为舞蹈是自己的专业,也是自己的工作也是自己的爱好,所以就不想停,不想放弃,想继续跳舞。刚好马里兰大学,就是我先生的这个大学中国学生挺多的,他们也挺喜欢想要跳舞学习这样的,然后我就组一个舞蹈团吧。中国学生就可以课后练练舞,聚一下,认识很多朋友。当初一月份哪一个新年,华盛顿有一个‘奇才队’举行一个‘亚洲之夜’,就需要一些亚洲的表演团队,然后就邀请我们‘炙舞团’去NBA篮球赛的开场嘉宾,所以我们就准备了一个啦啦队的舞蹈,很多女生就去看篮球赛,去NBA表演。他们那天晚上有林书豪,有女生就说我能不能来演出看林书豪,人一下子就多了起来。就这样组建了演出了。”

说起来,“炙舞团”的组成和她们的首次亮相似乎有些运气和偶然:几个女孩子想见到自己的偶像,啦啦队的演出就格外卖力。但是徐婷娜和舞蹈的关系何以追朔到她的高中时代。她喜欢跳街舞hip-pop,喜欢在热闹的球场里啦啦队的那些劲歌热舞。到了大学里,虽然她念的专业是与舞蹈不相干的电脑商务专业,但是她仍然每周都要跳舞。

徐婷娜说,“我在高中的时候就是学校的啦啦队,当时是08年要参加啦啦啦队的比赛。当时就觉得自己很喜欢啦啦队这种风格的舞蹈,毕业以后就参加了中国的CBA易建联的那个广东‘宏远队’,我毕业之后就继续在宏远队当啦啦队。所以一跳就是大学四年。四年之后就觉得CBA已经不够了,得来到美国想要跳NBA,想要进修,想要参加这边NBA的海选。所以就出国了。”

来到美国之后,徐婷娜和她高中的恋人杜凡结了婚,把她的学生签证转成了陪读的F2签证,并跟随丈夫从纽约来到了马里兰小镇上的大学校园。她的生活发生了很大的改变。

徐婷娜说,“周末就要把家里打扫干净,你得做饭,你得研究菜谱啊。我还开了一个自己研究的菜谱(博客),教大家做我们家乡的菜。洗衣服啊,收拾家里啊,有空的时候就要学习新的舞蹈动作,看舞蹈视频,剪音乐啊。每个星期起码有一次训练,如果有演出的话,一个星期三次或者天天我都往学校要去。给每一个人课后补习。我还设计衣服,给她们做演出服装。”

当了陪读夫人后,徐婷娜仍然不能忘情于舞蹈。她不仅创办了“炙舞团”,而且把自己的一些舞蹈动作视频上传到YOUTUBE上,免费教给中国留学生如何跳舞,以及礼仪仪态等要领。

洛克维尔市民活动中心的舞台上,文艺演出已经正式开始了,节目一个又一个地登台。储藏室里最后的彩排也进入了尾声。徐婷娜来到观众席,找了个位子坐下,看着“炙舞团”姑娘们的出场亮相。

徐婷娜说,“美国的舞蹈都是以芭蕾为基础。国内的芭蕾学的不是很多,不是太广泛。但是在美国,你要学任何舞蹈,它都要让你先修芭蕾。可能跳出来感觉不一样。中国可能有很多人用民族舞作为根本。所以风格会不一样。技术方面的区别还是挺大的。美国的啦啦队比较技术化,几周转,三周五周转的都有。而且他们要练体能,就是你不仅舞蹈可以,你的力量也要可以。身体上肌肉也要跟得上。”

“炙舞团”的演出结束了。徐婷娜又回到后台,和这几个兴奋的姑娘们分享演出后的喜悦。

徐婷娜的丈夫杜凡是个攻读电脑专业的博士生,今年就要毕业了,之后的去向还不定。孩子还小,陪读夫人徐婷娜的生活重心现在是以孩子和家庭为主。那么,小孩大一点之后徐婷娜的陪读生活会是什么样子呢?

徐婷娜说,“我想小孩大一点就会有第二个小孩呀。如果小孩都大一点,我还是蛮想以后继续做舞蹈方面的事情。今天看演出,许多小孩跳舞蛮可爱噢,我就想进来开一个儿童的舞蹈培训。让儿子也学一下舞蹈啊,让女儿也学一下舞蹈啊。”

那么,杜凡先生是否会支持妻子的事业呢?

马里兰大学电脑专业博士生杜凡说,“各有各的事业吧。反正我也不是支持她,也不反对她。她自己的事情尽量让她自己去管理。我还是比较支持对方自由的,不会特别去干涉。她偶尔会跟我讨论一些问题。但是一般我的建议都被她否决了。我会出点子,但是几乎没有被采纳过。她是特别热爱这个事业,所以说你叫她放弃,她也是貌合神离不可能放弃。我是精神上支持她,但是真要帮她,我也有我的工作嘛,所以很难说能够帮上什么忙,但是会精神上支持。”

徐婷娜说,“其实我很多东西想尝试的,你如我一直想尝试中国的民族风跟美国的街舞风的一个结合。把我学过的中国文化跟西方文化结合起来。我先生毕业以后不一定会留在马里兰,他如果有工作在外州的话我也会走。但是我希望‘炙舞团’可以一直运行下去,一代接一代这样子。”

美国之音中文网-VOA卫视(直播)

美国之音网络直播VOA卫视 时事大家谈

北京时间晚9-10点,欢迎在YouTube聊天室参与节目讨论或向嘉宾提问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