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4:24 2016年12月08日星期四

北京网友冬游密云 声援在押星河舰队


北京维权人士胡佳与拦路警察交涉(网上图片)

北京维权人士胡佳与拦路警察交涉(网上图片)

北京一些维权人士和网友星期天前往北京密云看守所,声援因在十八大召开前发推特调侃笑话而被拘押的网友翟小兵。


北京维权人士胡佳、维权律师常玮平以及网友共10人,12月2日相约前往密云看守所,希望能看望被关押了25天的网名“星河舰队”的翟小兵。

*警方严阵以待*

参与“密云冬游”的网友说,警察以临时交通管制为名,阻止车辆通行,并对车上的人一一盘查,拍照录像,同行的常玮平律师则与警察交涉,查看警察证件并普法 。

网友还说,胡佳拿出电喇叭向看守所喊“翟小兵,我们看你来了”,被警方制止。

胡佳星期天晚发推说,“看了场由密云治安、交通和国保联合演的街头话剧,非常惬意”。

*因言获罪引发关注*

毕业于北大文学系的翟小兵11月5日发表的政治黑色幽默说,“#剧透推 #慎入 死神来了6即将上映。大会堂突然倒塌,正在开会的2000多人只有7人幸免,事后却又一一离奇死亡。是上帝的游戏,还是死神的怒火,神秘数字18怎样开启地狱之门?11月8日全球院线震撼登场!”

随后,密云国保11月7号以涉嫌“散布虚假恐怖信息”为由,将翟小兵刑拘。翟小兵因言获罪引起许多网友关注,他们发起网上联署,呼吁当局立即释放他。

十八大期间被旅游、回到北京不久的萨哈罗夫人权奖获得者胡佳星期一上午对美国之音表示,他们就是让当局知道,网友们不会忘记翟小兵。

他说:“表达对星河的支持,不仅要有语言,还要有行动,和那边的国保直接交锋,就是让他们见识到,了解到星河不是孤单的,有这麽多的朋友奔袭上百公里要求看望他,声援他。”

*胡佳: 政治犯需要支持*

胡佳表示,外界持续表达对在押政治犯的关注对于他们本人和改善他们在监狱中的待遇都是很重要的。

戴V煞面具的网友玩“航母style”,手指向看守所(网上图片)

戴V煞面具的网友玩“航母style”,手指向看守所(网上图片)

他说:“看守所是紧把着马路,3、40米远吧。所以我们用高音电喇叭喊,‘星河,我们来看你了。喊了好几声,警方马上过来阻止。如果星河能听到,那是最好的。怕这个听不到,看守所里的警察应该是听得到的,翟小兵是谁他们应该明白。这种行动可以给看守所的人,就是看守所的人是最直接地感受到这种冲击的。他们至少可以善待星河。这是改善政治犯在狱内待遇的一种方法。”

胡佳表示,翟小兵的推子根本够不上当局所谓的指控,当局就是要借打翟小兵,震慑其他人。

胡佳说:“他们就是抓一个人,在里面恐吓他一番,让那些推友,尤其是推友,因为推友的言论你删除不了,总是能畅所欲言。这是当局的眼中钉呀,你畅所欲言,你每天说的话令国保方面感觉到失职,所以他就需要打击,打击一个,教育一片,震慑一方。”

针对翟小兵的妻子希望律师不要介入,案子交由政府处理,胡佳表示可以理解,因为她一个人要面对巨大的国家机器的压力。

胡佳说,一般刑事罪不会搞株连,但政治犯不一样,所有的家人都会受到巨大的压力,但是,以他自身的经验,政治犯需要正是外界持续不断的关注。

他说:“我们首先不让星河的夫人背负这些责任,比如她跟网友联系,或者呼吁外界支持的话,国保当然要施加压力。我们直接做我们的事情,这就是营救政治犯的必要的方法。不管你家属怎麽说,当我们坚信那个政治犯是无辜受难的情况下,你就是尽可能地加大海内外的呼吁。这真的就是营救政治犯的一条正途,因为我做过政治犯,我非常清楚。”

记者电话联系密云看守所,希望能了解翟小兵在看守所的近况,接电话的女士要求记者和上级联系,不愿回答任何问题。

自香港媒体人北风11月17日在网上发起“释放翟小兵联署”行动后,已经有数以百计的网友签名,而由于翟小兵案直接与十八大有关,因此国际媒体也相当关注,并广泛报道。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