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7:57 2016年12月10日星期六

中国访民要求参与外交部人权报告 宿营请愿遭清场


7月1日上午9点数十公民在中国外交部排队递交《信息公开申请表》(图片来源:曹顺利)

7月1日上午9点数十公民在中国外交部排队递交《信息公开申请表》(图片来源:曹顺利)

中国外交部办公楼外面宿营十多天的上百名访民请愿者和活动人士在中共的建党纪念日这天遭到大批警察强制带离。请愿者们要求参与撰写中国人权报告,以防止政府在将提交联合国的国家人权报告中像以往那样文过饰非、粉饰太平。请愿活动的发起人曹顺利被警车带离现场,部分北京访民被口头传唤到几个派出所。目击者说,外交部人员一直没有对请愿者要求参与撰写人权报告的诉求做出答复,但是参与了星期一的警方清场行动。

*警方突袭*

目击者说,7月1日上午9点多,朝阳门外大街路南外交部办公楼周边出现上百名警察,其中有北京市公安局治安总队人员,将请愿者的宿营现场包围,然后拉起警戒线,将在场的北京当地访民和外地维权者分开。北京籍维权人士先被一辆大巴送到北京工人体育场,随后分别被押到劲松派出所和双井派出所。

被警车单独带走的曹顺利手机一直关机,直到晚上接近9点时,美国之音记者才拨通她的手机。她表示,警察当晚八点刚刚把她从朝阳区王四营派出所放出来。

曹顺利表示,当天上午她看到警察拉起警戒线之后曾告诫现场请愿者撤到警戒线外面,但是警察不准他们自动离开现场,还有几名拿相机的公安人员围着她拍照。

她说:“我说他们已经拉了警戒线了,咱们就不应该在警戒线里边了,咱们到警戒线以外找一个地方。这时候,开了两辆大公共汽车过来,就停在我们跟前了。然后,我们刚要走,警察就突然之间都围过来了。”
大批警察包围中国外交部外请愿宿营现场。(图片来源:曹顺利)

大批警察包围中国外交部外请愿宿营现场。(图片来源:曹顺利)


*交部喊话*

曹顺利指出,数天来跟请愿者多次商谈但一直未作明确答复的外交部官员参与了当天的清场,并把要求参与撰写国家人权报告的请愿活动称作上访,声称外交部不是信访接待单位。

曹顺利说:“那外交部办公厅的一个人就拿了一个话筒,在那跟我们说,外交部不是解决上访问题的地方,希望在这儿的人听从警察的安排,赶快离开,不要在这儿久留了。这时候,有一个警察就接过话筒,说他代表东城分局宣布,今天所有的人必须离开这儿。不能在这儿久留了。后来,我们就说我们自行撤吧,警察不让我们走。谁要是走了,就把谁堵在里头。就在这这时候,有两个人被他们抬出去了,可能是因为跟他们争执一些事,我就看到从我们跟前给抬走了。”


多家维权网站报道说,过去10多天的连续静坐请愿中,参与者最多时有近两百人,请愿者日夜坚守,要求得到外交部明确答复。曹顺利表示,外交部办公厅和人权处几名工作人员曾出面与请愿者代表接触,但他们既没有拿出名片,也不肯说明其身份,甚至把他们胸前佩戴的证件背面向外,并坚持把请愿活动视为普通上访,不肯讨论请愿者提出的参与撰写国家人权报告的主要诉求。

*无证传唤*

这位前北大法律专业研究生表示,在外交部外面的宿营请愿现场清场时,警察不准她上其他被带离的请愿者乘坐的大巴,而是用警车单独把她送到朝阳区王四营派出所进行所谓的口头传唤。
公安人员在中国外交部外宿营请愿现场拍照(图片来源:曹顺利)

公安人员在中国外交部外宿营请愿现场拍照(图片来源:曹顺利)


她说:“询问大概提了10来个问题。就是说,你为什么要去外交部?怎么去外交部?是不是有人组织你的?去外交部都干了些什么?你又是怎么回去的?你怎么评价你的行为?大概这些问题吧。我也没回答。我说你先把传唤证给我吧。我说,你当时口头传唤,我来了。给我补个传唤证,告诉我涉嫌犯什么法了。我说,我在那儿18天了,日日夜夜的,都在你们的监视之下,你们怎么今天就因为共产党 的纪念日,今天是七一,你们对我就这么不客气。我想走,你们都不让我走,硬是把我拉到这儿来。结果也没做笔录。后来就走了。 一直等到8点。他们就把我给放了。”

*引起关注*

请愿活动的参加者有北京籍居民和来自其他省市的维权者,其中包括北京平谷区的有52年中共党龄的75岁老人陈淑凤,她因为老伴被人行凶致死的案子上访曾于2008北京奥运会举行那年被北京市劳动教养委员会判处劳动教养一年,当时她已经70岁。

两周前被营救出黑监狱的82岁的周静娟和70岁的丁国英两位老人也在7月1日中共建党纪念日到北京外交部,要求将无锡黑监狱的真实情况写入今年的“国家人权报告”中,向联合国提交,追究无锡市党政领导人的法律责任!

北京维权人士胡佳、杨秋雨,盲人法律工作者陈光诚的大哥、山东维权人士陈光福等人曾在过去几天分别到现场表示声援和关注。

不过,这次自1989年天安门广场学生抗议示威被武力镇压以来最大规模的街头露宿抗争活动并没有获得中国国内媒体报道。活动发起人曹顺利指出,一些网友和请愿者在微博发出的相关信息和照片很快遭到网管删除。

在武汉的老资格异议人士秦永敏星期一在得知请愿活动遭清场之后在网上发表声明,要求当局尊重曹顺利团队和全体参与这次行动的访民的基本人权,不得对他们进行非法关押。他敦促当局考虑曹顺利团队的要求,给予他们对话的机会,并且听取曹顺利团队的意见和建议,把他们的意见和建议纳入国家人权报告。

秦永敏呼吁全体中国公民、首先是知识界、教育界、文化界、法学界、律师界以及民间NGO尤其是人权组织及其个人都来效法曹顺利团队,勇敢地站出来承担自己的人权责任。

这位已被抓捕、拘禁多达39次 、累计坐牢长达22年的前政治犯呼吁当局为了切实按照联合国人权公约行事,也为了其本身长远利益,不失时机地和民间开展人权对话乃至全面的政治对话。

根据联合国人权理事会的规定,联合国192个国家都有义务向联合国人权理事会提交本国的国家人权报告,按照联合国的安排,今年10月22日,是联合国人权理事会审议中国国家人权报告的日子,中国外交部相关部门应该提前3个月,也就是在此之前的7月22日,把中国国家人权报告提交给总部设在日内瓦的联合国人权理事会。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