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2:22 2016年12月08日星期四

叙利亚境内外活动人士奋力保护历史遗产


“伊斯兰国”武装分子的视频显示了他们对整个叙利亚和伊拉克地区的历史古迹和艺术品的摧毁,引发了国际社会的公愤,加剧了眼看着宝贵文物在战区被毁而无能为力的挫折感。但是,在叙利亚混战之际,有一个人数不多但却十分敬业的一组人,他们分布叙利亚国内外,努力维护着叙利亚的历史遗产。

位于叙利亚小镇马拉特·努曼的博物馆因存有古罗马和古拜占庭的镶嵌画而闻名天下,但是现在这些镶嵌画已经被无限期地藏起来了。

志愿者把艺术品包了起来并堆上沙袋。活动人士致力于保护叙利亚历史文物免受内战的摧毁。

阿姆鲁·阿泽姆是肖尼州立大学副教授,他说:“这是在反对派控制地区,但是政府军经常投掷铁桶炸弹。”

阿泽姆同时也是叙利亚反对派的一员,他说:“在镶嵌画被沙袋保护起来不久,政府军就对小镇发动了一次攻击。 实际上,你可以看到,很多镶嵌画在过程中遭到了毁坏。”

阿泽姆曾担任叙利亚的科学保护实验室主任,并任教于大马士革大学。他失宠于叙利亚政权,在内战开始之前离开了叙利亚,但仍然关心着叙利亚的历史和未来。

“我们开始尝试着尽可能的减少损坏,但是更重要的是,把已经损坏的记录下来”,阿泽姆说。

通过俄亥俄州肖尼州立大学的一台电脑,阿泽姆协调叙利亚境内的一个文化保护网络,这组人由他的同事和从前的学生组成。他们成了他在实地的耳目,向他报告毁坏情况,而他则负责远程记录和整理。

马特拉·努曼博物馆是考古学家关心的成千上万中东文物的一个例子。虽然,这座博物馆的镶嵌画避免了永久毁坏。但是很多处在危险中的地点并不容易进入,其中有些位于“伊斯兰国”控制区,武装分子已经洗劫或毁坏了一些历史古迹。

阿泽姆表示:“这些都是精心策划的暴行,他们发出了一个明确的信号,那就是‘伊斯兰国’来了,谁也不能拿他们怎么样。而事实上,国际社会也确实无力制止他们。”

麦圭尔·吉布森是芝加哥大学东方研究院教授,他说:“抢劫发生在叙利亚各地,各路反对派控制的地区也在发生,不只是‘伊斯兰国’。保护叙利亚文物的部分方法是让国际社会打击贩卖被抢文物的活动。”

他同时还提到: “任何考古学家工作过的地方都遭受了抢劫,因为他们知道那里会有人们想要的东西。”

很多被掠夺的物品可能再也回不到叙利亚了。还有很多文物已经被毁坏了。阿泽姆教授承认,未来的叙利亚可能会不一样了。

“我希望有一天,我的孩子们可以回到叙利亚,有机会看到在我长大时能够看到的那些东西”,阿泽姆说。

正因为如此,虽然距离遥远,而且有些地方难以进入,但阿泽姆和他的同事仍在奋力跟时间赛跑,抢救叙利亚剩下的那些价值连城、不可替代的珍宝。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