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4:54 2016年12月11日星期日

法律窗口:马州晚期堕胎诊所外集会抗议


在美国,支持和反对堕胎两大阵营之间的斗争,不仅没有因美国联邦最高法院1973作出给予妇女堕胎权的最终判决而得到有效的遏止,反而愈演愈烈。这可以通过围绕马里兰州德国镇堕胎诊所的争端而窥见一斑。法律窗口节目的记者最近在这个堕胎诊所外采访了集会抗议的反堕胎人士,从中了解到反堕胎运动的诉求。

组织者:谢谢各位在这个阳光明媚的早上来到这里,让我们以主祷文开始这次聚会。


德国镇晚期堕胎诊所外的反堕胎聚会。(美国之音 亚微拍摄)

德国镇晚期堕胎诊所外的反堕胎聚会。(美国之音 亚微拍摄)

会众:我们在天上的父,愿人都尊你的名为圣,愿你的国降临,愿你的旨意行在地上,如同行在天上……

每个星期一早上,都会有一批反堕胎人士来到德国镇的堕胎诊所附近聚会祷告,他们当中以天主教徒和基督徒为主。

组织者:现在,让我们同心合一为母腹中的两个胎儿祷告,他们的生命危在旦夕。卡尔哈特医生还没有到达诊所 ,两位母亲已经在那里了。

“以马内利教会”牧养执事鲍伯•纳尔逊(Bob Nelson)说:“我们认为,生命从母亲怀孕时就开始了。圣经明指出,堕胎就是犯罪,因为上帝按照他自己的形象造了我们,超声波显示胎儿是有生命的。”

“以马内利教会”牧养执事鲍伯•纳尔逊。(美国之音 亚微拍摄)

“以马内利教会”牧养执事鲍伯•纳尔逊。(美国之音 亚微拍摄)

“神学与科学技术相遇研究院”主任托马斯•希恩(Thomas P. Sheahen)说:“科学告诉我们,妇女妊娠后,DNA分子就开始活动,并产生生命,生命不仅宝贵,而且具有存在的价值,它是神圣的。”

这个被称为“德国镇生育卫生机构”的堕胎诊所有20年的历史,它坐落在一个办公小区内,长期以来不为人所知,直到2010年内布拉斯加州的医生卡尔哈特来到马里兰州从事晚期堕胎手术后,才引起人们的关注。

“神学与科学技术相遇研究院”主任托马斯•希恩。(美国之音 亚微拍摄)

“神学与科学技术相遇研究院”主任托马斯•希恩。(美国之音 亚微拍摄)

卡尔哈特日前在接受法律窗口节目的专访时透露,他每星期都要乘飞机来马里兰州,并在这里呆上3天专门从事堕胎手术。他每年在该州从事堕胎手术1,000到1,200起。

美国联邦最高法院1973年在罗诉韦德案中给予妇女堕胎权,但是2003年又在另外一个判决中维护了美国国会通过的“禁止晚期堕胎法”,从而在一定程度上限制了妇女的堕胎权,促使包括内布拉斯加在内的很多州通过了严厉的限制堕胎法。不过,由于马里兰州的法律相对宽松,因此,卡尔哈特选择到这里从事晚期堕胎手术。

自从卡尔哈特医生来到马里兰州从事晚期堕胎手术以来,特别是在他的朋友,晚期堕胎医生乔治•蒂勒在堪萨斯州被人开枪打死之后,德国镇堕胎诊所附近的气氛日益紧张,警方为了安全起见,不得不加强了德国镇堕胎诊所的警戒。

卡尔哈特医生在采访时表示,女性需要堕胎权,因为如果不提供合法堕胎,她们就会去不好的地方寻求堕胎或自己堕胎。尽管面临生命危险,他仍然坚持在全美实施堕胎手术。

晚期堕胎医生罗伊•卡尔哈特(美国之音 亚微拍摄)

晚期堕胎医生罗伊•卡尔哈特(美国之音 亚微拍摄)

与堕胎诊所争锋相对的是街对面的基督教组织“怀孕选择”。该组织旨在为意外怀孕的男女提供免费怀孕测试、医疗咨询和超声波检查,帮助他们应对因此所产生的不安和压力,使他们在作出堕胎决定之前有足够的知情权和选择权。

在“怀孕选择”的办公室内,“雪迪葛罗夫长老教会” 的牧师查理•贝尔(Charlie Bell)正在和祷告同伴一起为结束堕胎祷告。

贝尔牧师:“主啊,求你饶恕我们,因为我们罪孽深重。”

祷告同伴德雷尔:“当胎儿哭泣,因为被注射化学药物毒死,然后从母腹中被拉出来敲碎撕裂的时候,主啊,你的心也在伤痛。”

“街对面的堕胎诊所内每星期都有比6个月还要大的胎儿惨遭杀害。我们认为,这是邪恶的、违背神道德原则的滔天大罪,给我们的郡和州,乃至整个国家和全人类都将造成破坏。”

整个早上,聚会者都在堕胎诊所门前和周围行进祷告,很多人手里举着反堕胎的牌子,牌子上显示被堕胎儿的惨景,并且写着“堕胎等于谋杀” 、“握住我的手,而不是夺取我的生命”、“保护妇女,阻止卡尔哈特”、“耶稣爱你和你的孩子”等标语。

有些人激动地唱起了圣诗“奇异恩典” 。

“奇异恩典,何等甘甜, 我罪已得赦免……”

艾伦•卡斯特拉诺(Ellen Castelano)是有7个孩子的母亲,也是天主教徒,她经常来到堕胎诊所门前祷告,并自愿为寻求堕胎的妇女提供心理帮助。她告诉这些妇女,除了堕胎之外,她们还有其它的选择,例如领养以及各种援助计划等。

“我们做得非常成功,大约有112到115名寻求堕胎的妇女在听了我们的谈话,看见我们的见证后,改变了初衷,决定留下孩子。”

基督教组织“马里兰州生命联盟”不久前发起了“为生命祷告40天”的反堕胎运动,该组织地区部主任安德鲁•格伦(Andrew Glenn) 表示,他们之所以这样做,是因为他们相信上帝会垂听他们的祷告。除此之外,他们也在住房和就业等各个方面为意外怀孕、处境艰难的妇女提供切实的帮助。

他说: “这是一个公开祷告运动,以此唤起公众对这个问题的注意,因为我过去也不知道,在马里兰州,妊娠任何阶段堕胎都是合法的,而且马里兰州有15个注册的堕胎诊所。”

非盈利组织“捍卫自由联盟”的律师凯瑟琳•佛斯特(Catherine Foster)表示,虽然马里兰州的堕胎法相对自由,但是由于堕胎引起的医疗事故,加强了对堕胎诊所的管理。

“最近,美国有些州通过实施了旨在保护妇女以及未出生胎儿,例如减轻胎儿疼痛的法律,马里兰州目前还没有这样的法律。但是,州议会去年通过了一项法规,允许政府进入堕胎诊所检查,并在必要时将其关闭,其目的是拯救无辜的生命。”

2013年年初,来自纽约州的一位29岁的妇女在卡尔哈特医生的诊所接受晚期堕胎手术之后,因为出现并发症被送入医院后不治身亡。反堕胎人士呼吁有关当局关闭卡尔哈特的诊所,并改革马里兰州的堕胎法。但是,马里兰州法医局和蒙郡警察局在对此案进行调查后,没有发现卡尔哈特存在刑事犯罪行为。为此,反堕胎人士誓言要把法律行动进行到底。

从另外一方面来看,支持堕胎的人士认为,妇女有权选择堕胎,这个权利得到了联邦最高法院的肯定。此外,反堕胎人士没有把孕妇因健康原因而必须实施堕胎的例外情况考虑在内,因此给堕胎妇女造成了过重的负担。看来,这场支持和反堕胎的斗争仍会持续下去。

法律窗口 专题简介

“法律窗口” 2002年创办,由亚微撰稿和主持,它是一个以介绍美国法为主的专题节目,旨在通过报导和分析一些具有影响力的案件和法律议题,简明生动地展现美国法律制度的精髓。欢迎您在新浪微博博客推特(@YaweiUS)关注“法律窗口”。并通过“法律窗口”的电邮信箱law@voanews.com提问,或发表您的建议和意见。

此外,台湾五南出版社在2008年把“法律窗口”的文稿编辑成书,书名是《听美国宪法说故事》、《听美国法律说故事》,欢迎读者直接和出版社联系订购。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