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2:49 2016年12月08日星期四

全球紧急联署促北京彻查人权人士死亡真相


中国人权活动人士曹顺利(网络图片)

中国人权活动人士曹顺利(网络图片)

被捕半年多的中国人权活动人士曹顺利3月14日下午去世后,海内外人权活动人士发起全球紧急联署,要求中国政府彻查曹顺利被“迫害致死”的真相。截至3月15日下午5点,联署的海内外人士已接近2000人。另外,有活动人士呼吁联合国人权理事会和欧盟人权委员会就曹顺利之死与中国政府交涉,成立专门调查委员会。

因和其他访民在外交部门外静坐请愿,要求参与撰写国家人权报告而于去年9月被抓的曹顺利,在朝阳看守所被关押期间,健康急剧恶化,患上双肺结核多种疾病,却被拖延治疗。曹顺利家人和律师曾多次申请保外就医也遭拒绝。2014年2月19日,曹顺利陷入昏迷被送进北京999急救中心抢救,后转入北京309医院,星期五下午大约4时左右去世。

曹顺利在押期间因病不治去世让海内外维权和人权人士感到震惊和愤怒。王荔蕻、胡佳、滕彪,以及流亡德国的苏雨桐、美国的温云超发起“关于严厉谴责中国政府将曹顺利女士迫害致死的紧急联署”。

由苏雨桐和温云超执笔的联署信认为“曹顺利女士属被迫害致死,死于中国政府的蓄意谋杀”。联署信要求中国政府查明并向公众交代曹顺利2013年9月14日被警方带走直到去世的详细经过和具体死亡原因及准确时间;追究参与迫害并导致曹顺利女士死亡的所有责任人之刑事责任,并就迫害曹顺利致死一事向全国民众公开道歉。

曹顺利的辩护律师王宇星期五向美国之音表示,看守所在曹顺利2月19日昏迷入院后曾要求其家人办理保外就医遭到拒绝,但还是办理了所谓的“保外就医”,不过,不知道担保人是何人。王宇强调,由于曹顺利是在被关押期间病重死亡,因此当局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她说:“它要对这个人,对曹顺利最后的这个结果要承担责任的,包括看守所、检察院和之前的办案单位,就是朝阳分局,都是有责任的。”

曹顺利的弟弟曹云立星期五下午对美国之音说,由于曹顺利刚刚病故,目前情况很乱,但是会在几天后商量一下,向有关当局提出控告和追查责任的要求。

曹云立表示,他不敢肯定曹顺利受到过折磨,但是她的身体皮肤发黑,一块一块的,完全不像正常因病死亡人的遗体,非常的可怕。

他说:“我不能说那种现象是折磨,但是那皮肤呀,也不像普通人的皮肤,像鱼鳞那样的,都发黑了,那样的。胳膊上呀,什麽地方,太可怕了,那个样子。完全是,医生也说,这完全是营养不良,太虚弱了。”

曹云立表示,让他感到不能理解和容忍的是,看守所为什麽不及早给曹顺利治病,而是等到昏迷了,不能自主呼吸了才送到急救中心。

他说:“虐待曹顺利的人应当受到惩罚、受到追究。我就想谁虐待她了。为什麽她在里面病重那麽严重不给她看病。这样做是非人道的。把她折磨成这个样子才把她送到医院,我到医院,是急救中心,上了呼吸机,就是说人已经不行了,不能自主呼吸了,你才把她送到医院去。为什麽你早不弄,天天在看守所里呆着。像她身体这麽虚弱,营养这麽不良,绝对不是一天两天造成的,绝对应该追究他的责任。”

毕业于北京大学、获得法学硕士的曹顺利曾因维权两次被劳教。曹顺利去年9月14日准备赴日内瓦参与联合国人权理事会“普遍定期审议”会议时,在北京首都机场被警方带走。失踪近一个月后,外界才得知她被刑事拘留,罪名是涉嫌“非法集会”,一个多月后又变更为涉嫌“寻衅滋事罪”被逮捕。

人权观察和国际特赦等国际人权组织和一些活动人士星期五对曹顺利病故表示愤怒和哀悼,认为曹顺利的死亡暴露出中国当局对异见者打压和迫害的无情。

此外,英国政府也就曹顺利之死发表声明说,“联合国人权理事会成员应该遵守和保持最高的人权标准。我们强烈敦促中国当局确保所有在囚人员获得充分的医疗,并释放所有因行使宪法权利、言论自由权、结社权和集会权而被捕入狱的人。”

同时,许多中国网友强烈呼吁联合国人权理事会及欧盟人权委员会就曹顺利之死与中国政府交涉,坚持成立专门调查委员会,调查一切相关的医护人员及政府工作人员,以及其他一切知情人员。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