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6:40 2016年12月04日星期日

一位母亲的叙述:伊斯兰国组织杀人砍头

  • 美国之音

阿富汗楠格哈尔省考特地区的一名士兵在冲突中坚守岗哨。(2016年6月26日)

阿富汗楠格哈尔省考特地区的一名士兵在冲突中坚守岗哨。(2016年6月26日)

上个月,伊斯兰国武装分子在阿富汗东部楠格哈尔省的考特地区多处发动了大规模袭击,数十名村民死亡,数百人被迫离开家乡。

尼亚兹∙毕比是偏远的卡拉亚特村的村民,她亲眼目睹了伊斯兰国的武装人员闯进她家,杀死了她九个儿子中的五个。毕比一直跟和她的儿子们住一起。

毕比是一位有着十二个孩子的母亲。她在接受美国之音电话采访时告诉记者,伊斯兰国的武装人员开枪打死了她的儿子们后,又把他们的头砍了下来。

毕比的家人告诉美国之音,她家的房子早就成为了伊斯兰国的攻击目标,因为毕比的几个儿子是阿富汗的地方警察。这支警察部队是阿富汗政府为了保护村民免受叛乱者伤害而成立的当地民兵组织。

伊斯兰国和塔利班武装分子一直以来把阿富汗当地警察机构的成员当作他们攻击的目标。据阿富汗政府估计,全国大约有三万名阿富汗当地警察。这些警察在维护阿富汗政府在被隔离地区的权威方面起到了重要作用。

心中燃烧着烈火

局势动荡不安的考特区最近深受伊斯兰国武装分子活动的袭扰。一些区域的公立学校被迫关闭,代之而起的是伊斯兰国自己的学校和神学院。考特区与巴基斯坦接壤,人口约16万。

在这次袭击中,毕比家幸存的儿子中有一个伤势严重,还有一个孙辈孩子的伤势也不轻。
几天前,毕比的大儿子也因与警察部队的关系而被伊斯兰国打死。

毕比受伤的儿子阿提克∙乌拉说,“我们为了保护家园和村民而加入了当地的警察部队。这样我们家就成了攻击的目标。”

当地官员向美国之音证实了这家人所说的情况。

袭击后,毕比家的幸存者都逃走了。

毕比说,“他们(伊斯兰国)烧了我们的村子,抢走我们的财产。” 毕比没有机会安葬她儿子们的尸体。但是,她很感激村民们妥善地料理他们的后事。

她对美国之音记者说,“只有阿拉知道我们经历了什么。我现在能做什么呢?我的心中燃烧着烈火。”

毕比正努力照料着变成孤儿的孙子和孙女以及失去丈夫的媳妇们。毕比说,“我儿子结婚了,他们留下了自己的媳妇和三十个年幼的孩子。”

悼念自己的父兄

阿富汗是一个父系社会。男人是一家之主,是家里的主要经济支柱。很多情况下,妇女在男人死后是不允许再婚或回到娘家的。因此,妇女和孩子们经常过着穷困潦倒的生活。

九岁的瑞和拉是毕比的一个失去父亲的孙女,她告诉美国之音,“我想念我的爸爸,我一想起他就会哭。”

瑞和拉告诉美国之音,在随家人逃难前,她在村里的一个学校上学。现在因为和家人一起避难,瑞和拉和四个兄弟姐妹以及几个表亲一起暂时辍学。

阿富汗政府这个星期宣称,在与伊斯兰国组织打了几个星期的仗之后,这个地区已经肃清了伊斯兰国的力量。

但毕比一家的心灵创伤仍存。他们希望得到帮助。

萨伊德∙艾民是毕比幸存下来的儿子之一。他对美国之音说,“我几乎无法应对现在的处境。我感到了极大的压力。我们家有三十个孤儿,一个受伤的兄弟和一个侄子,无家可归,缺乏安全。”

他说,“我们现在什么都没有了。我们强烈要求政府给我们提供保护,让我们有一个地方居住。”

对未来的恐惧

地方当局说毕比一家不会被抛弃,因为他们“为了国家而牺牲了自己的生命”。当局已经为他们提供了基本的应急援助。

楠格哈尔省长萨利姆∙坎∙昆度兹告诉美国之音,他们给这个家庭的每位遇难成员抚恤金十万阿富汗尼(1460美元),每位受伤的成员五万阿富汗尼(730美元)。

省长补充说,他们也为这个家庭提供了衣物,帐篷和食物。

他告诉美国之音,省政府的社会事务部门计划给这些孤儿免费教育和食宿。格哈尔省长的发言人阿陶拉∙考格亚尼告诉美国之音,安全部队打死了120名伊斯兰国组织成员,其中包括高级指挥官,另外还攻占了伊斯兰国的一个主要基地。

但是毕比知道伊斯兰国是不会轻易放弃的。她担心他们会再次袭击她的家庭。她听说伊斯兰国正瞄准她剩下的三个儿子,并为这次行动准备了自杀炸弹。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