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0:45 2016年12月09日星期五

因非盟部队保护 圣主抵抗军威胁减小


非洲联盟部队在四个国家重新打击“圣主抵抗军”(LRA)的努力改善了很多平民的生活。不过,时刻生活在恐惧之中的数以千计的民众说,那种恐惧感觉永远挥之不去。美国之音记者走访了刚果民主共和国、中非共和国和南苏丹的村镇。

据信,约瑟夫•孔尼和他的几百名“圣主抵抗军”的武装分子就躲藏在中非共和国与刚果民主共和国的丛林里。

在中非共和国的奥博镇,民众曾因为“圣主抵抗军”的袭击而流离失所,很多人还遭到绑架。如今人们返回了家园。多数人的孩子那时每天都担心自己有生命危险。一位16岁的少女姆博里弗盖妮•锡多尼曾被孔尼绑架并逼做厨子达四年之久。

她说:“我们在孔尼那里的时候,生活在恐惧中。多数被绑架的人都被他杀了。我们每到一处村庄都看到很多人被杀。我总是害怕自己也被杀。”

非盟在2011年建立了一支地区特别部队,聚集了来自刚果民主共和国、中非共和国、南苏丹和乌干达的军队。这支部队大大削弱了“圣主抵抗军”的能力。

但平民百姓受到的创伤远未平息。南苏丹恩扎拉的一处儿童中心收容着39名“圣主抵抗军”的受害者。他们在这里得到了社会支援,中心还帮他们寻找失散的家人。不过,“圣主抵抗军”的受害人跟其他冲突受害人相比有一个显著不同。

负责性别、儿童与社会福利事务的国务部长贾斯汀•埃伯尔说:“他们把孩子们吸收进‘圣主抵抗军’,方法是用他们的语言训练他们,灌输暴力,让他们杀死一名同伴或者家人,这样就割裂了他们跟原来的社区的联系,转而依附于‘圣主抵抗军’。”

在“圣主抵抗军”一度横行的中非共和国产金城镇恩扎卡,生活已经恢复正常,但这是因为乌干达部队提供了保护。

乌干达人民自卫军的罗伯特•卡马拉少校说:“‘圣主抵抗军’现在已被削弱了,但如果我们走了,我可以向你保证,约瑟夫•孔尼还是能够卷土重来,绑架、训练和补充人员,重新打乱每个人的生活,而我们又要从头开始。”

在2013年发生违宪政府更迭之后,中非共和国军队离开了非盟部队的岗位,乌干达军队接过了职责。

曾被“圣主抵抗军”绑架的吉•罗杰斯心有余悸地说:“假如乌干达军队离开,局势就会变得非常糟,因为他们还会回来找我们这些脱逃的人。”

虽然非盟部队已经把“圣主抵抗军”赶出了他们过去袭击过的村镇,但这些武装分子仍然躲藏在暗处,而且他们可以随时袭击任何没有非盟驻军的其它城镇。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