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1:54 2016年12月03日星期六

一带一路风险在前 台湾志在参与


台湾申请成为亚投行创始成员遭拒成为立法院内政委员会质询的焦点(美国之音张永泰拍摄)

台湾申请成为亚投行创始成员遭拒成为立法院内政委员会质询的焦点(美国之音张永泰拍摄)

由中国主导的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简称亚投行,得到国际间热烈回响,目前已经有全球57个国家成为创始会员国。这个新的国际组织凸显了中国的战略高度,但是有专家认为,亚投行的“一带一路”前行艰难,挑战重重。

国际间对亚投行的热烈回应是希望借亚投行会员国的身份,争取到中国推动“一带一路“的相关商机。一带一路是指“丝绸之路经济带”,以及“海上丝绸之路”,范围涵盖了中亚,东南亚,南亚,非洲东部,以及欧洲南部等地区。

恐怖主义阴影笼罩

台湾陆委会咨询委员陈建仲星期二发表文章指出,一带一路这个环抱欧陆的伊斯兰文明弧形带,居住了近8成的穆斯林人口,宗教极端思想入侵传统教派;除了宗教恐怖主义威胁外,许多地方还有民族矛盾,历史仇恨,经济上横跨了落后贫穷的第三世界,发展中国家,和发达国家,经贸结构差异悬殊,新丝路贸易通关困难重重,短期内不可能在经济动能的驱动下跨越宿怨相互联络。一带一路的困难度绝对不下于中共当年的“长征”。

陈建仲博士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说,亚投行的一带一路目标庞大,需要20到50年的时间才可能全部落实。他说:“就是把未来的一个长远目标一次性说完。可是从进程来看,它(中国)没有办法克服我提到的困难,所以现在只能连结所能做的。虽然投资金额可能高达上百亿到千亿美金, 但这是一揽子总金额,不是具体的那一年投资那么多,未来的执行可能会拖很长,地方阻力也会慢慢出来。并不会像目前画的那么好, 未来还有很多要克服的,所承诺的金额对照过去对非洲,中南美洲的援助承诺,虽然总金额很大,但是到底什么时候落实还要观察,因为从提出计划到执行计划之间,恐怕还有十年到数十年的落差。“

一带一路本身就有风险

淡江大学教授王昆义认为,一带一路的设计本身就有风险存在,特别是恐怖主义的影响,而且投资回收不易。他说:“ 以一带来讲,丝绸之路沿边国走到中亚,恐怖主义多,还出现过颜色革命。沿边国家虽然参加中国推动的上海经合组织,但问题还是存在。 恐怖主义对这个“一带”还是有影响的。从一路来看,21世纪的海上丝绸之路最大的麻烦还是在中东这个地方。一路当中的中东,还有东非风险很大。亚投行把资金投入中亚,中东或东非这些地方,钱拿出去像打水漂?亚投行的概念本来是一带一路推动活水的设计,大家拿那么多钱来做基础建设,基础建设回收很少,变成简单的买卖,这失去了一带一路的概念。“

台湾政府一再表示,加入亚投行对台湾有利,在申请亚投行创始会员国遭拒之后,目前正致力于成为一般会员。

政治外交意涵重要

政治大学教授严震生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说,台湾最需要的是借加入亚投行扩大国际参与,政治外交意涵十分重要。他说: “因为毕竟我们现在参与的国际组织很少。 在周边的APEC,亚银,加上跟我们相关的WTO,亚投行虽然由中国主导,但基本上 有欧洲国家和其他国家参与,我们即使不是创始会员国,但能够加入 也是多一个国际组织,多一个国际空间。这是台湾常常需要的。”

在反对党不断批评质疑台湾遭到矮化声浪下,台湾政府一再澄清,台湾必须是在尊严公平的条件下加入亚投行,否则宁可不参加,底线是用“中华台北”的名称。

台湾加入名称值得商榷

政治大学教授严震生表示,“中华台北”这个名词有商榷余地。他说: “中国大陆希望用“中国台北”,台湾要用“中华台北”, 事实上,如果看英文名字,这很奇怪。中华台北反而像是一国里面,中国台北反而是下面有两个中国。 因为它有两个意涵好像中国台北,中国北京,所以‘中国台北’反而有两国论的嫌疑。大陆要这个,很奇怪。台湾要“中华台北”,好像“华”字看起来不是中国。可是中华台北变成形容词就好像是中国的台北。 是很奇怪。但我们现在不可能用中华民国,不可能用台湾共和国,或台澎金马个别关税领域的名义。那还是用“中华台北”。“

严震生教授说,台湾在乎国际参与,亚投行是个好机会,台湾必须尽快加入,否则2016年政党轮替后,台湾的国际空间会更为狭窄。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