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6:33 2016年12月05日星期一

美空军战斗机飞行员短缺 即将影响前线战力


当伊拉克军队上个月开始发动收复摩苏尔的攻势时,率先袭击当地“伊斯兰国”目标的是美国F-22猛禽战斗机的飞行员。然而,在美国飞行员不断在海外执行任务的同时,一场危机正在国内后方悄然滋生。一些空军高层将领对美国之音说,如果这场危机不加以遏制,就在明年,美国空军的前线作战能力便有可能降级。

对海外空中战斗力量的呼求不断增加,美国空军战斗机的飞行员一次又一次地听从着召唤。每位飞行员身上都累积着多年的培训和数百万美元的投入,驾驭着已经演变为空中超级计算机的高科技飞机驰骋蓝天。

人们可能觉得,能够随时驾驶像F-22猛禽这样的战斗机升空作战的飞行员一定不少。然而事实并非如此。空军获得授权可以拥有3500名战斗机飞行员,但却有725个空缺。

斯科特·范德尔·哈姆少将和约翰·库珀中将负责飞行员和维修人员的人力资源管理。

他们第一次坐下来接受美国之音专访,讨论日益严峻的危机。

记者问:“这个坑还要挖多深才算太深而必须把它拽出来?也就是说,你怎么想点子都不行了,只能加人?”

范德尔·哈姆少将回答说:“我要说,我们已经到了这种地步。我们没有缓冲余地了。这就是你说的这种情况。我们的中队数量太少了,无法满足作战指挥官的需要。”

最近的减员是因为随着美国在2010年离开伊拉克以及预计将离开阿富汗,预算也跟着减少。

库珀中将说:“大变数是作战节奏。你知道,我们之前没有把 ‘伊斯兰国’规划进来,我们之前规划的是回国。”

在美国空军兰利-尤蒂图斯联合基地,飞行员们说,外派任务越来越长、越来越频繁,这重创了士气。

一位代号“蜂鸣”的中校战斗机飞行员说:“我们原来是45天的轮调,后来他们改成90天轮调,接着又改成120天轮调。现在是六个月的轮调了,而在这之上,如果是关键岗位,还要加上一年的轮调。”

让飞行员萌生退意的不仅仅是这些外派任务。就算是留在基地,除了维持飞行技能之外,飞行员们还常常要加班完成行政任务。

“蜂鸣”中校说:“我收到了很多要求,要我的飞行员做很多事,而他们的人数并不够。”

他把一些飞行员的名牌摆在墙上的排班板上。他说:“这是这些名牌的起点,我们把它们放在排班板上。所以,每个人都有安排,都要做某些事。没有空闲。”

空军本财政年度培训的飞行员比两年前多了大约135人,不过这种努力似乎赶不上人员流失,因为在2016年需要续签的合同中,空军只留住了大约40%的战斗机飞行员。

记者说:“这几乎是危机中的危机。”

范德尔·哈姆少将回答说:“是的,因为我们需要留住人。需要留住这些飞行员的大约65%、大约三分之二,以填补必须填补的空缺。”

在战斗机飞行员短缺之际,商业航空公司却在招募更多志在蓝天的飞行员。民航飞行员的工作日程和家庭生活更稳定,薪水可能也更高。

代号“杰克”的少校战斗机飞行员说:“如果只是我一人说了算,我肯定会留下来,可我家里人也有投票权。如果他们想让我离开军队,换个工作,那我可能最后真的就照办了。”

前战斗机飞行员汤姆·亨特2013年离开了空军。如今,他在华盛顿做律师,挣得钱更多了。他说,如果空军真想解决飞行员短缺问题,是能够做到的。

亨特说:“有些人说,你不能靠撒钱解决一切。可你能,绝对能。假如你说,飞行员奖金如今是50万美元了,而且一次性付给,我保证你会解决飞行员短缺问题。”

美国空军请求国会拨款,把每年的慰留奖金提高到4万8千美元,这是1999年以来第一次提高这项奖金的数额。五角大楼希望这将足以挽留有经验的飞行员。军方需要这些人来维持空军快节奏的行动并帮助培训新飞行员。

就眼下而言,将军们说,他们仍然能够按照前线需要,执行所有的战斗机出击任务,但如果解决飞行员短缺危机的努力失败,他们将很快失去这种能力。

范德尔·哈姆少将说:“我们目前正在考虑,我们有可能不得不在下一个自然年之内就开始对前线的中队做一些降级调整。”

这些降级调整意味着空军将无法迅速部署飞行员,这可能会增加作战伤亡。而且,即使空军尽一切努力来增加战斗机飞行员的人数,问题也要等到十多年后才能解决。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