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0:47 2016年12月04日星期日

昔日中国盟友阿尔巴尼亚反省政治迫害


纪念碑人权组织组办的阿尔巴尼亚问题讨论会。(美国之音白桦拍摄)

纪念碑人权组织组办的阿尔巴尼亚问题讨论会。(美国之音白桦拍摄)

在毛泽东统治后期,在中苏分裂后,阿尔巴尼亚是中国在欧洲的唯一盟友。中国在自己的贫困年代曾向这个共产党专制国家提供过大量援助。东欧各国共产党政权相继垮台后,阿尔巴尼亚也完成了政治转型,并在几年前组建了共产主义罪行研究所。阿尔巴尼亚目前如何对待过去的那段历史?共产主义受害者的处境怎样?阿尔巴尼亚同中国是否已恢复密切关系,莫斯科的一个国际研讨会对此进行了讨论。

*放弃一党专制 民主转型*

俄罗斯纪念碑人权组织几天前组办了一次有关阿尔巴尼亚问题的国际研讨会。会上讨论了今天的阿尔巴尼亚社会如何看待过去共产党政权政治迫害历史,如何清除共产主义污垢,以及对政治迫害的受害者进行赔偿等问题。

上个世纪90年代初阿尔巴尼亚放弃了共产党一党专制,实施民主化转型,并在2009年加入北约,目前寻求加入欧盟。

*共产党官员留任 清污赔偿不好*

地拉那大学教授,俄罗斯文学翻译和作家图法通过视频连线说,与东欧其他一些遭受共产党统治的国家相比,阿尔巴尼亚在清除共产主义污垢,赔偿受害者损失等许多方面做得并不让人满意。

图法说,大批的前共产党官员继续留在体制内。阿尔巴尼亚几年前曾通过了清除共产主义污垢法律,但后来遭到宪法法院的否决,这个议题未来不太可能再次被提出来。
俄罗斯有许多斯大林政治迫害受害者纪念碑,这是距离莫斯科100公里远的莫扎伊斯克市的一处纪念碑。(美国之音白桦拍摄)

俄罗斯有许多斯大林政治迫害受害者纪念碑,这是距离莫斯科100公里远的莫扎伊斯克市的一处纪念碑。(美国之音白桦拍摄)


图法说,仍然健在的政治迫害的受害者的处境也让人失望,这些人感觉被社会遗弃。当局过去曾承诺赔偿受害者。在监狱中被关押的每一天的赔偿金额大约为17美元,但赔偿金至今不能落实,这导致一批受害者目前在首都议会前绝食抗议。

*斯大林式血腥迫害*

图法透露,独裁者霍查领导共产党在过去的几十年里实行斯大林式的血腥统治,有30%的人遭受政治迫害和各种清洗。5千多人未经法院审判遭秘密处决,而最新的研究结果是,这个数字能达到1万3千人。其中的绝大多数人的尸骨至今不能被家属们找到。

*无纪念碑 不重视历史*

图法说,霍查当年曾建造了大量的集中营关押政治犯。但这些集中营现在有的被改造成工厂,有的在消失。今天的执政当局对政治迫害的那段历史不是很重视。

图法:“迄今为止阿尔巴尼亚没有任何的纪念碑,没有任何的博物馆来向人们讲述共产党统治期间那段残酷的政治迫害历史。在阿尔巴尼亚的国家博物馆里,仅有非常小的一部分向人们介绍那段历史。”

*组建共产主义罪行研究所*

阿尔巴尼亚在2007年组建了共产主义罪行和后果研究所,图法兼任所长。图法透露,研究所目前有7名学者从事相关题目研究。当局仅能负责这些人的工资,其他活动经费得依靠捐助。

俄罗斯政治学者伊戈里-丘柏斯把阿尔巴尼亚政治转型后的状况同俄罗斯做了对比。他认为,在前共产党高官继续留在体制内等方面,阿尔巴尼亚象俄罗斯。而在其他领域,阿尔巴尼亚做得不错。比如俄罗斯至今没组建有关共产党罪行方面的研究所,遭受政治迫害的具体人数也没有统计数字。

另一名与会者说,在阿尔巴尼亚的天主教堂里,目前都能看到政治迫害受害者的名单。但在俄罗斯的东正教堂里却没有。

*重视共产党政治迫害研究*

俄罗斯科学院的阿尔巴尼亚问题学者乌鲁尼杨说,前欧洲共产党国家都把研究共产主义罪行这个课题提到了议事日程,阿尔巴尼亚不比别人落后。
学者乌鲁尼杨。(美国之音白桦拍摄)

学者乌鲁尼杨。(美国之音白桦拍摄)


乌鲁尼杨:“在组建共产主义罪行研究所方面,中欧和东欧国家中,有的行动得要快一些,有的要慢一些。但不管怎样,各国政府都对此积极支持,这已成为这些国家的重要国策。阿尔巴尼亚在这个方面也不例外。”

*秘密档案虽公开 但无资金研究*

乌鲁尼杨特别称赞阿尔巴尼亚在公开秘密档案方面甚至比其他一些中东欧国家做得更好。但目前面临的技术性难题是,阿尔巴尼亚经济困难,没有资金组织人力查阅档案。而国外也少有懂阿尔巴尼亚语的专家研究这些档案。

*独特转型 共产党变成欧洲式左翼政党*

另一名阿尔巴尼亚问题学者伊斯肯德罗夫说,同捷克斯洛伐克的布拉格之春,1956年的匈牙利事件,以及罗马尼亚推翻齐奥塞斯库等许多事件相比,阿尔巴尼亚一直平静。阿尔巴尼亚也没有持不同政见运动和主要持不同政见者,因此可以说,阿尔巴尼亚20多年前告别了共产主义,而不是抛弃了共产主义,这使共产党权贵在政治转型后能继续留在政府里,这也可以解释为什么阿尔巴尼亚目前对共产主义罪行的清算不让人满意。
学者伊斯肯德罗夫。(美国之音白桦拍摄)

学者伊斯肯德罗夫。(美国之音白桦拍摄)


但伊斯肯德罗夫强调,阿尔巴尼亚主要政党,由前共产党,也就是霍查所领导的劳动党改组而成的阿尔巴尼亚社会党已完全转变成为欧洲式左翼政党。

伊斯肯德罗夫:“阿尔巴尼亚社会党去年卷土重来赢得议会大选重新执政。但这个党并不是霍查意识形态的继承者,这个党也不象俄罗斯共产党那样至今信奉列宁和斯大林。社会党已完全转变成非常典型的欧洲式的社会民主党。”

*斯大林追随者霍查受谴责*

阿尔巴尼亚驻莫斯科大使馆参赞吉奥卡说,社会党也谴责霍查。

前阿尔巴尼亚共产党领袖霍查是斯大林的坚定追随者。在1956年著名的苏共20大上,霍查曾同中国领导人周恩来共同退场抗议赫鲁晓夫的报告谴责斯大林。

*中阿友谊 后来翻脸*

同苏联关系破裂后,上个世纪60和70年代,阿尔巴尼亚是中国盟友。当时空前孤立阿尔巴尼亚曾从中国获得过大量援助。对当年的中国人来说,阿尔巴尼亚电影也成为少有的能了解外部世界的窗口。

但学者伊斯肯德罗夫说,美国总统尼克松访华后,阿尔巴尼亚开始对中国不满,毛泽东去世后两国关系破裂。阿尔巴尼亚后来也把中国同苏联一样称为修正主义者。

*关系好 政治上无共同语言*
阿尔巴尼亚大使馆参赞吉奥卡。(美国之音白桦拍摄)

阿尔巴尼亚大使馆参赞吉奥卡。(美国之音白桦拍摄)


参赞吉奥卡说,目前阿尔巴尼亚同中国关系很好。中国在当地有投资,双方经贸关系活跃。

学者伊斯肯德罗夫认为,今天阿尔巴尼亚的外交政策是融入西方,加入欧盟和支持科索沃独立。而在这些方面都无法同中国在政治上找到共同语言,因此也就妨碍双边关系进一步发展。

俄罗斯纪念碑人权组织以专门研究斯大林政治迫害历史闻名。这家人权机构未来还计划针对欧洲其他前独裁专制国家在政治转型后的民主化进程,所面对的一些历史问题组办系列讨论会。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