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7:48 2016年12月03日星期六

专家:马云玩的不是市场,是“中国政治经济学”


中国电子商务巨擘阿里巴巴自宣布选择到纽约上市以来,有关其所有权结构复杂、股东信息不透明的报道一直未断。纽约时报日前更撰文披露阿里巴巴上市与中国“红二代”的神秘关系。阿里巴巴随即发表声明,矢口否认具有“红色背景”,称其“唯一的背景只有市场”。但有法律专家告诉美国之音,阿里巴巴灵魂人物马云与中国最有权势的政治局常委家族结盟,是他的企业能发展到今天规模、到华尔街上市的关键因素之一。还有专家指出,诚信透支的阿里巴巴来美上市,对华尔街和小股民而言可能都是一场灾难。

**关键时刻常委家族出现了**

总部在纽约的明镜集团执行总编、法律学者陈小平说,别的且不说,马云所做的支付宝就不可能完全靠市场。因为金融业在中国是国有垄断行业。陈小平说:这个问题的核心在于“一般人是买不到这种‘入场券’的。阿里巴巴为什么要从雅虎把股票买回来呢?因为支付宝涉及不允许外资进入的领域,所以他要去回购阿里巴巴的股票,在回购的过程中,这个时候出现了江泽民的孙子、刘云山的儿子、以及纽约时报披露的温家宝的儿子等等。”

纽约时报披露2012年9月阿里巴巴集团完成了被宣扬为“中国历史上规模最大的一次私营部门融资”,金额为78亿美元。购买阿里巴巴股份的包括中国的主权基金和三家著名投资公司:博裕资本、中信资本、国家开发银行的投资机构国开金融,以及新天域资本。纽约时报的分析指出,这些企业的高层管理人中包括了江泽民的孙子江志成、刘云山的儿子刘乐飞、温家宝的儿子温云松等“2002年以后在中央政治局常委……任职的20多人的子孙。”

3个月前,明镜集团的《大事件》杂志第32期,就已经发表了披露马云与江志成、刘乐飞一起做生意的文章。

阿里巴巴在纽约时报发表揭露其红色背景的文章后随即发表了措辞强硬的声明,强烈反对“背景论”,认为阿里巴巴“唯一的背景只有市场。”对于外界强加于阿里巴巴的“背景”,“我们以前没有,现在没有,将来也不需要!”

**马云凭什么割下金融业這大块肉?**

曾任哈佛大学研究员的法学博士陈小平问道:“为什么要这些常委家族进入呢?假如没有这些家族们的进入,马云能順利拿到支付宝的执照吗?这是要追问的一个问题。马云凭什么本事在国家高度垄断的金融行业里割掉一块肉?”

在明镜《大事件》题为《江志成、刘乐飞,马云的政治雄心》的文章说:“2011年5月,马云不惜得罪雅虎,把支付宝股权从香港上市公司阿里巴巴集团转出来时,就有人怀疑有太子党力量介入支付宝股权重组。当时马云给出的理由是,支付宝要拿网络金融的牌照,就必须是全部内资控股。这又引发新一轮质疑,马云是不是得到太子党对支付宝牌照的保证,才敢重组支付宝。”文章还透露了知情者的消息说,“较早前习近平办公室的人在跟江泽民办公室的人聊天时建议江办的人提醒江志成,马云想借江志成、刘乐飞之力分金融大饼。”

*批完六四就合法了?*

明镜集团《大事件》杂志今年4月报道了马云与江志成、刘乐飞一起做生意的文章(明镜集团提供)

明镜集团《大事件》杂志今年4月报道了马云与江志成、刘乐飞一起做生意的文章(明镜集团提供)

2013年11月在一场由专家学者出席的座谈会上,国务院总理李克强与马云有这样一段对话:李克强说“坦率的讲,马云同志,你的那些公司,你要按我们的规定那你都不合法。就在你网上一注册就是公司了?现在你合法了,我们已经规定了,取消门槛了。”

而此前4个月,也就是2013年7月,《南华早报》相继发表了对马云的访谈录。马云的那段后来引起极大争议的对六四的评论就出自其中。他说,邓小平对‘六四’镇压做出的决定是个不完美、却是最正确的决定,“任何时候,一个领导者是必须要做这样的决定。”他还批评被迫退出中国大陆市场的谷歌“应该反省,不要觉得别人的成功是有政府支持的。”

陈小平说,“2012年,阿里巴巴创始人马云与江志成会面。而马云的六四言论等是他在2013年的表现。现在想来,他跟太子党合作之后,就开始在政治上打出了一系列组合拳。”陈小平进一步指出:“为什么在那一年出来说六四啊?江泽民的孙子是傻瓜?刘云山的儿子是傻瓜?他们自己或者他們的团队是玩金融老手。江泽民的孙子江志成从哈佛毕业后在高盛干了不到9个月就建立了自己的公司,公司有李嘉诚的投资,这些企业家是冲着市场去的?冲着一个毛头小伙?当然是冲着江泽民的孙子去的。”

红色家族和国企对阿里巴巴的投资已经赚得盆满钵满。《大事件》的文章说:“中投、博裕、国开金融和中信资本是次回购的投资额达20亿美元,占阿里巴巴5.6%股权,当时阿里巴巴的市值为380亿美元。”按照纽约时报报道,分析人士预估,通过此次IPO,阿里巴巴的估值将超过2000亿美元,也就是说,截至阿里巴巴预计9月上市的大约两年时间里,这四家投资公司投资阿里巴巴的资本额将增长到112亿美元,或者是原投资额的560%。

**常委家族扎推持股**

人们都清楚记得2012年纽约时报披露了时任中国总理温家宝的家族如何大量持有平安保险股票的故事。陈小平说,“当时的情况是平安保险公司要被吊销执照、被拆分,之后平安保险的董事长马鸣则运作了温家宝,甚至包括温的夫人和戴相龙等,最后戴相龙家里的亲戚、温家宝的亲戚都买了平安的股票,这里头的黑幕是怎么回事,我想现在中国人是无法知道的。”

扎堆去持有某家企业的股份,这种现象在阿里巴巴的融资中又出现了。陈小平说,这不是巧合,而是说明了这里在起作用的并不是市场,“真有人相信是马云在玩市场?这是马云在玩‘中国政治经济学’。根本就不是玩市场。”

纽约的执业律师叶宁说,马云是个来自平民的超级企业天才,马云有很多企业决策反应了作为阿里巴巴灵魂和总设计师的个人的特殊天分和眼界。但“自从阿里巴巴把业务从电子广告、商务的物流业务转向金融行业时,以马云的身份和地位,像纽约时报揭露的与中国官方勾结的事情要不发生也困难。因为如果没有这种政商勾结的背景,他根本开拓不了这个业务,他根本没法在金融行业立足。所以,以他的格局,进行政商勾结是必然的。”

正如《大事件》的文章所说:有了江志成、刘乐飞等‘太子党’在背后加盟撑腰,马云平添不少自信。他曾经立下豪言壮志,“如果银行不改变,那么我们将改变银行。”

*中国不存在纯粹意义上的民营企业家*

阿里巴巴的7月21日的声明说,“全球社会都要开始适应一个事实:中国可以而且已经诞生一批成长于市场并完全服务于市场的国际化的大型企业。”在评论阿里巴巴的巨大商业成功时,不可避免的问题是民营企业家为什么有的成功了,像马云;而有的非但没有成功还进了监狱,甚至丢了性命?

纽约的职业律师叶宁说,中国不存在纯粹意义上的民营企业家,特别是达到一定规模的企业,“我们看到多多少少民营企业家,第一代的、第二代的,不是进了监狱就是逃亡出去了,或者就是破产了。”

叶宁说,中国的极权主义制度跟纯粹的民营企业、私有经济形态是不兼容的。中国的现实是几千个大官僚巨头家庭控制着全部的经济命脉。他说,这个话不是他说的,而是广东省的前退休省长黄华华说的。黄华华向中纪委提供了有统计数字的详细报告,以广东省为例,那里有大约3000个省、市一级官员的家庭,其中2970几家都是亿万富豪。这些家庭掌握广东省房地产交易的70%、金融保险融资业务的60%以上。叶宁说:“这就是中国的现实。马云怎么可能独善其身呢?”

陈小平也说,马云有分割被国家垄断的金融产业的野心,勇气可嘉。但是在中国,比他有野心的人多得是!“孙大午从农民手里自愿借的款,最后他坐牢了。吴英不是差点丢了性命?马云为什么就能跑到华尔街去上市去了?”他补充说,不同的是“他比孙大午和吴英厉害的地方就是他让江泽民的孙子、刘云山的儿子和温家宝的儿子进了他的公司,参与他对阿里巴巴股票的回购。”

*“对小股民是一场不可预测的灾难”*

叶宁律师说,阿里巴巴到来美国来上市对华尔街对小股民可能都是一场灾难。他说,原因是阿里巴巴会把美国华尔街现行体制中可能存在的一些不尽人意、经不起严格推敲的缺失或缺陷无限放大。他表示,“特别是对没有太多发言权的小股东和散户来说,可以说会是一场不可预测、没法控制的灾难。”

阿里巴巴跟其他许多中国概念股一样是以所谓“可变更利益实体”,英文缩写VIE(Variable Interest Entity),的结构来上市的。叶宁说,美国是全世界唯一“允许公司以‘可变更利益实体’这一‘变形金刚’上市的国家。“这种机制有正反两方面影响。好的方面是可以以最灵活的方式集资;扩大企业主管集团中的个人影响力、提高公司效率。如果在公司诚信文化带动下,也可能给股民带来利益。

但是叶宁说,阿里巴巴不是这样的企业,“阿里巴巴是个诚信透支的企业,包括马云本人。”

叶宁说, “一旦这样一个全球实力最强的电子商务,最缺乏透明性、最缺乏对股东利益保障机制的这么一个结构,如果华尔街的金融俱乐部接受这么一个完全全新的新人——他是带着极权主义国家重压下练就的这么一种文化——一种与美国的主流文化极不对称的文化——进入这个俱乐部的话,它有可能最后的结果是导致整个俱乐部面临灾难性的影响。”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