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3:15 2016年12月06日星期二

何清涟: 阿里巴巴美国上市的三大看点


纽约时报广场上的纳斯达克大楼

纽约时报广场上的纳斯达克大楼

编者按:这是何清涟为美国之音撰写的评论文章。这篇特约评论不代表美国之音的观点。转载者请注明来自美国之音或者VOA

《纽约时报》7月21日发表的《阿里巴巴上市背后的“红二代”赢家》(下简称《红二代》)很有看头。我追踪分析了阿里巴巴及相关股东的前世今生,认为此事件至少有三个不可忽视的看点。

*看点一:红二代、国资戴上极品白手套,试图通过美国股市洗钱圈钱*

该文称,在投资阿里巴巴的四家中国企业的高管中,有2002年以后在中央政治局常委任职的20多人的子孙。虽然该文没有将20多人的名单全列出来,但从披露的资料来看,涉入其中的红色后代多是中国等级金字塔顶层:前国家主席江泽民的孙子江志成(Alvin Jiang)作为合伙人的博裕资本;温家宝之子温云松创立的新天域;王震之子王军、退休政治局常委贺国强之子贺锦雷分别任掌门副掌门的中信资本;现任常委刘云山之子刘乐飞任副总裁的国开金融(CDB Capital)。

上述人士持有的股份的途径曲里拐弯。这种隐蔽持股的把戏早在上世纪90年代中后期就已经成为中国资本市场的潜规则。权力市场化的受益者们为了隐藏资本来源与流向。所谓交叉持股、互换股份、互相以子公司名义参股、甚至多家联手转弯互持股份,天下事难不倒聪明的中国人。

这些人究竟持有多少股份?《红二代》一文称,阿里巴巴现有股东的信息仅少量得以披露。作为此次IPO的常规流程,阿里巴巴在备案文件中公布了约70%的股份的持有者,其中包括雅虎和日本通讯公司软银(SoftBank)等大型外企,以及董事会主席马云和副主席蔡崇信(Joe Tsai)等高管。意即未披露的占30%。有趣的是马云在阿里巴巴官方微博发表声明称,市场是其唯一的背景。截至2014年6月30 日,博裕资本,中信资本及国开金融通过其所管理的金融实体分别持有0.55%,1.1%和0.47%的普通股。但这三家加起来不到3%,还有27%以上的股份由谁持有仍然处于隐秘状态。不过,阿里巴巴今年将在纽约完成IPO,其市值预计达到2000亿美元,按此来算,上述三家PE所持有的股票价值也将超过40亿美元。

应该说,藏身马云民营企业之壳在美国华尔街圈钱,实在高明之极。这种从权力资本化(含国家资本)——借民营之壳——华尔街上市圈钱的国际化操作,只有借助于美国资本界做推手才能达到,其手法远比中东北非那些独裁者们高明。由于“这笔交易被宣扬为中国历史上规模最大的一次私营部门融资”,将来,这些财富可以被堂而皇之地宣称为“咱这赚的是美国人的钱,与中国无关”,不少中国民族主义者听了后会很感快慰,觉得“大长中国人志气”。

*看点二:2012年的“时点玄机”*

我注意到红二代们控制的几家私募基金参股阿里巴巴的年份是2012年9月,新天域稍晚一些。让我们来看看这一年及其之前发生了什么。

2011年开始,中国高层权力斗争白热化,为了打击政治对手,不少高层领导人家族成员经商的资料被通过各种渠道送到外媒记者手中,成为国际媒体的重头话题。江志成的博裕资本(Boyu Capital)从2010年成立之日开始,就是外媒跟踪的重点;温云松的新天域数年来几度成为路透社、《金融时报》的关注焦点,一度还成为国内《21经济报道》的“郑建源事件”,2012年10月《纽约时报》以《总理家人隐秘的财富》为代表的系列报道更是名闻天下。即使是习近平家族的财富故事,也成为彭博社2012年6月的重头报道《习近平家族财富过亿,权贵精英身家几何》。

在财富曝光的压力下,权贵们的财富亟需漂白。最好途径当然是想方设法到美国上市,既可大捞一票(这有300多家在美国上市的中国公司做为榜样),又可以漂白自家财富。这样做,需要物色合适的公司。恰在这时,马云的阿里巴巴身陷重重麻烦。以下是马云的阿里巴巴在2011-2012年遇到的事情。(主要据《最孤独的亿万富翁马云,彭博商业周刊中文版,2012年6月15日)

2012年3月中国网络商务巨擎阿里巴巴的董事长马云在香港一次会议上讲话

2012年3月中国网络商务巨擎阿里巴巴的董事长马云在香港一次会议上讲话

马云的企业曾占据中国消费者网购市场的71%。但到了2011年,他的电子商务网站阿里巴巴深陷欺诈丑闻,美国政府亦公开指责阿里巴巴集团下属的淘宝网贩卖假冒商品,数千名小商家在网上和设在马云家乡杭州的阿里巴巴总部集会,抗议淘宝商城提高收费标准。自2011年发生欺诈和造假丑闻后,马云与政府官员会面多达四五十次,主要是政府约谈。马云进入创业以来最困难的时期。

但马云显然遇到了贵人相助。2012年9月,阿里巴巴集团宣布完成了回购一半雅虎所持阿里巴巴股份的交易,金额为76亿美元。据《红二代》一文披露,这钱来源于通过向顶尖投资机构出售股份筹集了部分交易资金,其中主要包括中国的主权基金,以及三家著名的中国投资公司。其中国家开发银行向阿里巴巴提供了10亿美元的贷款,助其回购雅虎持有的股份——这里我得补充一下国开行的股东背景,它的三大股东是中国国务院、发改委与汇金公司,前两者是中国政府机构,汇金公司是中国最大的金融官商之一。

从此以后,马云有了通向中国最高层的云梯,不仅摆脱困境,还开始筹划美国上市的宏图。对普通企业来说,这几乎是不可能的,因为美国刚经历过130多家中国概念股涉嫌财务欺诈的风波,问题并未解决。此时此刻,能够让美国接受马云的阿里巴巴在美国IPO规模2000亿美元的中国公司,需要什么样的游说团队才能达到这一目标?

*看点三:美国政府如何应对*

在阿里巴巴来美国上市审批结果将揭晓的前夕,《纽约时报》发表了这篇《红二代》,中国方面的恼火可从《环球时报》社评《纽约时报向阿里巴巴发难目的不纯》中略见一斑。

《红二代》一文里虽然说到,摩根大通与这些“太子党”的联系引起了美国执法机构的注意,并以美国证交会及联邦检察机构正在审查摩根大通的“子女项目”(Sons and Daughters)是否违反了《反海外腐败法》为例。但外界其实已报道过,因为利益输送的隐蔽性,因为难以发现摩根大通在此事上的具体的违法行为(指某项交易与受聘子女间的直接关系),只好搁置。此类事情之难以查究,可参看中国概念股事件。自2001年中国概念股在美国上市,至2005年达到高潮,共有300多家中国企业鱼贯而入。后来因涉嫌财务欺诈,有130多家中国企业被停牌,其余的也成了垃圾股,不少企业因想规避美国证交会检查而悄悄撤出美国股市。但与财务欺诈相关的美国五大会计师事务所却未受到相应惩罚,因为“五大”拒绝按美国证交会要求提交文件,理由是会计人员“认为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法律禁止”他们提交这些文件,中国政府也为这种遁辞背书。

应该说,“五大”将一切责任推到美国证监会无奈其何的“中国法律”身上,确实是脱身的好办法。但美国股市投资者受到的损失却无人承担,美国股市的安全性与可靠性也因此受到严重损害。这些,我曾在VOA发表《“中国概念股”与中国特色》、《从APO产业链看中国如何改变世界》、《信誉:“五大”在中国淘金的质押品》等数篇文章。

美国商界当然也有不少只顾谋利、缺乏社会责任的企业与精英,“五大”在中国业务上的所作所为就是一例。中国三大主权基金及新天域等三大投资公司本来就与外国资本存在千丝万缕的联系,美国财团善于玩“K街政治”(美国华府K街是游说公关公司云集之地,因此K街成“游说政治”代名词),美国律师与会计师事务所大都熟知“法不禁止即自由”,善于在法律边缘钻空子。阿里巴巴背后有他们支持,来美国上市成功概率很大。美国政府如何对待这事,且让观者拭目以待。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