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0:16 2016年12月09日星期五

我,美国人:刘柏川新书呈现“华裔美国梦”


“一个中国佬的机会”在美语中译为机会渺茫。该词源于19世纪后期,在美的中国劳工处境艰险,侥幸求生,因此有这样的说法。如今华裔美国人不再面对那份歧视和不公,这个词也已经过时,但是华裔美国人刘柏川却以此作为他新书的名字。这到底是为什么呢?
7月25日,位于华盛顿的新美国基金会为知名华裔美国作家刘柏川的新书《一个中国佬的机会》举行了一场读者见面会。刘柏川出生在美国,父母来自台湾。曾任总统克林顿的演讲撰稿人的他,在书中结合亲身经历和美国历史,探究美国新移民以及他们后代面临的文化认同问题。

刘柏川说:“我标注自己是华裔美国人,我不用连字符。当我说华裔美国人,美国是名词,华裔是形容词——是我可以用来说明我身份的许多形容词当中的一个。我是一个亚裔美国人,我是一个进取的美国人,我是一个矮个儿的美国人,我是一个热爱棒球的美国人,有很多形容词。”

这样的说法可能无法完全代表他父辈的感受。当天,刘柏川的母亲涂曼丽也来到现场。

涂曼丽说:“我也不完全是,因为我觉得我对中国的文化还有很深的根在那里拉住我,但是美国的文化我也接受了很多,也很喜欢,两样都有,可能一样一半。”

刘柏川的母亲1959年大学毕业从台湾来到美国,第一份工作是给一个食品公司作文秘,当时一直受到一位非裔美国主管和他助手的关照。刘柏川在书中也提到,这位友善的非裔美国主管正是前棒球明星,美国职业棒球大联盟史上第一位非裔美国人杰基•罗宾森。他也是公认的美国民权运动代表。刘柏川认为,正是交融的文化和对多样性的宽容使美国强大。

涂曼丽说:“我自己觉得我们虽然在美国,不是美国土生的人,但是你有所有的权利,这个国家是你的,你有所有的权利去explore (探索)所有的possibility (可能)”

这些可能当中也包括华裔美国人做美国大使。刘柏川提到了今年年初,他的朋友、前美国驻华大使骆家辉离任时,被中国官媒称作“黄皮白心”香蕉人的事件。

刘柏川说:“骆家辉作为美国价值观的代表并不是说他有‘白心’,而是说他有‘美国心’。中国官媒无法区别白人和美国人正说明了他们的短视,这也是正是美国的长处。”

刘柏川表示:“美国生产华裔美国人,但是中国不生产美裔中国人。中国不愿意,也不想。中国文明和文化并不是去吸引世界各地的移民来融合,并来从新定义他们自己的文化。但在美国我们却是如此。只要美国不屈服于恐惧、焦虑和封闭,只要我们还一直敞开大门,敞开心扉。我相信,美国还会是这个世界的必须。”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