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5:06 2016年12月03日星期六

美领养父母和孩子访问俄罗斯


俄罗斯总统普京禁止美国人领养俄罗斯孤儿,使得俄罗斯和美国关系陷入冷战以来最严重的冻结。可是人类的温情多少化解了这种官方的寒意。

去年冬天,俄国民众强烈反对克里姆林宫禁止美国家庭领养俄罗斯孩子的规定。

莫斯科的抗议者说,政府以伤害孤儿来换取政治优势,让他们感到羞耻。

普京总统对美国的人权立法感到愤怒。

普京说:“你知道,世界上有很多地方生活水平高于俄罗斯,那又怎样?我们就应该把我们的孩子送到那里去吗?还是我们自己都搬到哪里去?”

进入夏天后,莫斯科的领养禁令仍然有效,不过情绪缓和了不少。

7月中,15个美国家庭和他们领养的孩子访问俄罗斯,让孩子了解出生地。

在红场上,美国家庭、游客和举行婚礼的人群融合在一起。


劳拉•汤普森和她领养的儿子安德烈也在这里。

俄罗斯孩子的养母劳拉•汤普森说: “不确定大家知不知道我们是美国人,不是俄罗斯人,我一点都没有感到敌意。”

她说,这次旅行很有意义。

汤普森说:“我们已经考虑了好几年了,安德烈一直对俄罗斯文化很感兴趣。”

美国父母回想起俄罗斯领养官员的请求,要他们教孩子们俄罗斯文化。

被美国家庭领养的4个俄罗斯孩子被俄罗斯拒发入境签证。

纽带项目的萨拉•戈斯说“我们不明白为什么,我们对这个决定上诉无门,这是个随意的决定。”

萨拉•戈斯是美国公司纽带项目的旅游业务负责人。她说,俄罗斯人民很欢迎美国人。

戈斯说:“我们已经确定了要访问的所有医院,和美国家庭要访问的婴儿的家人。”

一些家庭见到了孩子的生母。爱丽说,她并没有强求。

被领养的俄罗斯孩子爱丽说: “我一直对我的生母很好奇,任何孩子都会的,可是我没有非常想念她。”

爱丽的养父约翰来说,这次回到俄罗斯就是寻找答案。

养父约翰说: “我们希望她能见到生母,向她提问,满足她的好奇心,对于她现在和将来会碰到的问题都有个答案。”

虽然访问是非常私人性质的,可是克里姆林宫的禁令仍然是一个阴影。

凯瑟琳是爱丽的养母。凯瑟琳说:“对我来说,任何人阻碍一个孩子拥有家庭都是一件无法理喻的事。”

在遭到国内外批评后,克里姆林宫发起了一个运动,鼓励俄罗斯父母领养俄罗斯孤儿。

法律窗口 专题简介

“法律窗口” 2002年创办,由亚微撰稿和主持,它是一个以介绍美国法为主的专题节目,旨在通过报导和分析一些具有影响力的案件和法律议题,简明生动地展现美国法律制度的精髓。欢迎您在新浪微博博客推特(@YaweiUS)关注“法律窗口”。并通过“法律窗口”的电邮信箱law@voanews.com提问,或发表您的建议和意见。

此外,台湾五南出版社在2008年把“法律窗口”的文稿编辑成书,书名是《听美国宪法说故事》、《听美国法律说故事》,欢迎读者直接和出版社联系订购。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