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2:30 2016年12月06日星期二

美国热点:斯诺登的重磅臭气弹


斯诺登在香港接受卫报采访。2013年6月6日资料照片

斯诺登在香港接受卫报采访。2013年6月6日资料照片

美国国防部属下的国家安全局前合同工爱德华•斯诺登爆出美国政府的大规模监控项目,这一消息被普遍认为是具有十足的爆炸性(explosive)。

然而,假如说斯诺登是扔出一个炸弹,那么,至少是就眼下而言,他扔出的是一颗爆炸力超强的臭气弹(a stink bomb)。

按照全世界用户最多的免费英文网络百科全书维基百科的介绍,臭气弹是一种产生令人不快的气味的装置;按其效力划分,可分为恶作剧用途,或军事及骚乱控制用途。

在英语世界 ,臭气弹也是常用于社会和政治场合的比喻说法。

斯诺登的臭气弹让许多人、许多政府、许多制度、包括让西方国家一直引以自豪的宪政民主制度沾上了难以摆脱的臭气。

威斯康辛大学一位学生使用电脑。(资料照片)

威斯康辛大学一位学生使用电脑。(资料照片)

这里所谓的“难以摆脱的臭气”的另一种委婉说法是“难以应对的挑战”。

*臭气弹的政治效应*

毫无疑问,斯诺登的臭气弹所造成的最显著、最强烈的杀伤是政治方面的。

斯诺登将美国政府对电话和互联网的大规模监控项目曝光,使美国行政当局、美国国会、美国以及跟美国关系密切的英国的宪政民主制度沾上了目前还难以摆脱的臭气。

世界各国有关的新闻报道已经多如牛毛,成筐成箩成卡车,数不胜数。但其中最言简意赅又最能说明问题的“九牛一毛”可以说是美国主要报纸《华盛顿邮报》一篇报道。

《华盛顿邮报》6月11日发表的一篇报道引用参与美国政府大规模监控项目曝光行动的独立制片人劳拉•波伊特拉斯(Laura Poitras)的话说:

“我们有秘密的法庭对秘密的法律进行秘密的解释,这不行。这成了什么民主?”

波伊特拉斯在这里所指的是,美国政府有关大规模监听的法规是秘密的,审理有关法规案件的法庭是秘密的,审理结果也是秘密的,她认为这一切秘密使得美国的宪政民主变成了一个彻头彻尾的笑话。

古往今来世界各国有过各种真正的而不是虚假的宪政民主,而任何真正的而不是虚假的宪政民主的共同的底线是,选民有权决定涉及自己根本利益的法律法规,执政者的权力要受限制。

波伊特拉斯提出的质疑的主旨是:这些秘密规定使选民被蒙上了眼睛,使选民成了法律法规的囊中物而不是主人,使有关政府机构和有关政府官员进入可以为所欲为、不必担心受问责和追究的境界,使宪政民主成为有名无实的东西,成为实实在在的笑柄。

目前,美国国家安全局主管、奥巴马总统以及美国国会支持现行有关法律法规的两党领袖对这种质疑还没有拿出令人信服的回应。

英国政府虽然急忙发表声明,表示跟美国情报结构的合作没有违反英国的法律,但英国政府的这种声明到底有多少人在多大程度上相信还不清楚。

*难有公信力的辩护*

迄今为止,国家安全局主管以及奥巴马总统只是指天发誓,说是有关的监控项目完全合法,而且也已经为维护美国公众安全发挥了不可取代、不可估量的作用,与此同时,有关的监控项目对美国人隐私的损害是有限的。

但是,有关的秘密规定使他们的这种说法死无对证,难以有什么公信力,因为公信力必须根基于公开。

《华盛顿邮报》另有报道说,奥巴马在哈佛大学法学院求学期间的导师劳伦斯•特赖布就对他已经成为总统的这位学生表示了失望,并提出了公开的批评。特赖布提出抱怨,认为奥巴马总统将监控项目弄得如此机密,以至于公众无法进行适当的评估。

此外,这种说法显然也让支持现行法律法规的美国国会参议院情报委员会主席戴安娜•范斯坦感到难以接受,至少是感到难以全盘接受。

范斯坦日前表示,希望国家安全局和美国有关行政部门将必要的信息解密,以便国会议员和美国公众可以商讨辩论有关的问题。

范斯坦参议员的话泄露了两个众所周知的秘密:1)太多的美国国会议员不了解有关的秘密法律法规及其运作;2)太多的美国公众不了解有关的秘密法律法规及其运作。

简而言之,秘密法庭根据秘密的法规秘密审理秘密的案件并将审理结果保密,这种做法是否跟自由民主制度,跟西方将近1000年的宪政传统相容?

这个问题显然对西方民主国家的政府以及拥护西方宪政民主制度的知识分子构成了目前看来还是难以应对的知识挑战和政治哲学挑战。

*知识和政治挑战*

英国《金融时报》专栏作家 吉迪恩•拉赫曼显然喜欢这种知识和政治哲学挑战。

在斯诺登的爆料成为全世界的热议话题之后,拉赫曼发表文章说,以斯诺登为代表的传统自由派就互联网时代的个人隐私问题对美国和西方政府提出挑战,但他认为斯诺登及其同党没戏,

“除非有谁能证明,(西方政府的)安保机构不但正在收集海量的信息,而且正在大肆滥用这些信息,我认为这场争论的胜利将属于西方政府。”

然而,对拉赫曼持批评态度的人则认为,其他方面知识丰富的拉赫曼显然是政治学不及格,因为他好像是不知道古往今来一个基本的、颠扑不破的政治学原理,这就是即使是彻头彻尾的独裁统治者也不能四面出击,不能在同一时间跟绝大多数人为敌从而自找倒霉;但统治者很知道他也根本就不需要在同一时间跟绝大多数人为敌---在任何时候,他只要把社会上百分之几,或百分之零点几的人收拾掉或控制住,就足以掌控大都数人,掌控局面,掌控全社会。

换句话说就是,“杀鸡给猴看”虽然是源于中国文化、中国语言的一个成语,但“杀鸡给猴看”的道理和原理放之四海而皆准,所有的统治者都明白,所有的统治者都乐于运用,善于运用,经常运用,而且往往用之有效,立竿见影。

再换句话说,传统的自由派人士认为,安保机构收集海量的信息本身就对公众构成了威胁---公众成为政府机构玻璃缸里的金鱼,一举一动都受到政府全方位监视和记录,可以轻而易举地被政府机构问罪和治罪,但政府机构却被重重的保密黑幕包裹,在理论上和实践上都可以为所欲为,让公众无法问责。

另外,对什么是“大肆”以及“滥用”也完全可以是言人人殊。

例如,在某个国家,一群流氓闯入一个人家进行殴打,被殴打者进行自卫反抗,有流氓受伤;政府将流氓全部放走,将自卫者抓起来问罪。(这种情况在中国、在女权活动家叶海燕身上刚刚发生过。)

对于这样的毫无争议的基本事实,有人可以说自卫者滥用暴力,有人可以说政府滥用权力;有人可以说政府公然放走流氓抓却把自卫者抓起来是大肆践踏基本人权,有人可以说这只是孤立的小事一件,不足挂齿。

*秘密监控的杀伤力*

“杀鸡给猴看”的原理就是政府通过对少数人的镇压打击对多数人形成威慑,让多数人不敢轻举妄动,不敢对政府说不,或在思考说不的时候要瞻前顾后,不得不考虑说不所带来的巨大的代价。

在当今世界各国,包括在美国这样的西方民主国家,最容易对政府、对统治者说不的当属新闻媒体。一般的人说不,说No,大都只是相当于蚊子嗡嗡叫,政府可以置之不理而且不用为此付出任何代价。

在斯诺登对英国《卫报》透露美国政府的大规模监控项目之前,美国媒体已经将美国司法部大规模秘密调阅美联社记者的电话通话记录、以便追查政府信息泄密者的问题曝光。

通过政府内部的泄密者揭开“水门丑闻”的《华盛顿邮报》的前执行编辑伦纳德•唐尼就此发表文章表示,美国现政府的如此追查记者通话记录,这种做法将严重伤害,甚至是致命性地伤害美国的民主制度所赖以生存的新闻自由,伤害新闻媒体对政府的理所应当的制衡监督。

唐尼所说的道理是,如果政府可以秘密地、任意地追查记者和新闻机构的消息来源,这将形成一种窒息性的威慑效应,掌握政府不当行为信息的人要想通过媒体曝光来制止政府的不当行为将面临极大的风险;于是,新闻媒体的重要消息来源将被阻断或大大受阻,美国的自由民主制度将因此而受害。

奥巴马总统已经对唐尼和其他人士所表达的这种担忧做出了正面的回应。奥巴马总统说,他已经再次敦促美国国会通过有关的立法,对新闻媒体保障消息来源机密性的权利予以充分的保护。

截至目前,美国国会方面对奥巴马总统的敦促还没有下文。

顺便说一句,并非以发表过激言论而著称的前《华盛顿邮报》执行编辑、现任亚利桑那州立大学教授的唐尼5月26日在该报纸质版发表的文章题目是:“奥巴马,无法无天的总统”(Obama, the unaccountable president)。

*臭气弹的商业效应*

斯诺登的臭气弹不但将美国政府打得臭气烘烘,到现在还难以摆脱臭气,而且也将谷歌、微软、雅虎、脸书等不得不秘密向政府提供用户信息的9个美国大互联网公司打得臭气烘烘,叫苦不迭。

这些一直在力争世界市场的大互联网公司目前十分狼狈,因为它们被迫承认多年来跟美国政府情报机关合作,让美国情报机关可以掌握其用户的信息。

但这些公司先前一个个都信誓旦旦指天发誓,誓言他们对用户的隐私高度重视,绝对没有也绝对不会让政府肆意地、大规模地染指用户隐私信息。

如今,斯诺登的臭气弹抛出,臭气弹在它们面前迎面爆炸之后,这些被熏臭的公司纷纷发表声明,要求美国政府对有关法律法规解密,以便它们对自己的用户有一个交代。

对美国这些互联网大公司来说,它们好似在一夜之间忽然又真地高度重视用户隐私信息了,显然是因为它们重视国际市场---如今任何一个稍微有点发展野心的互联网公司都必须走向世界,尽可能多地占领国际市场,而它们的用户信息大举暴露于美国政府的监控的消息传出,显然使这些公司处于不利的竞争地位。

美国这些大互联网公司这种亡羊补牢的言行究竟会有什么效果?美国政府当局会对它们的要求做出什么回应?由于斯诺登的臭气弹爆炸,这些大公司的竞争对手是否获得了好处?获得了多少好处?世界各国的互联网用户对这些大公司的信心或信任受到了多大的损害?这些大公司发表的声明究竟对被损害的信心有多少修复?

这一切问题的答案目前还不清楚。

但有一个问题的答案现在已经十分明确而清楚,这就是由于众所周知的原因,可以由美国的这些大互联网公司受损而获得好处的其他国家的互联网公司将不包括中国的公司。

*臭气弹臭了奥巴马*

斯诺登抛出的臭气弹爆炸,也将奥巴马总统炸得臭气烘烘。

由于奥巴马总统的特殊教育背景,斯诺登臭气弹对奥巴马总统的爆炸威力特别大。

奥巴马总统当年是哈佛大学法学院著名的高材生,学的是宪法学,并一度担当美国最好的私立大学之一芝加哥大学的宪法学教授。

当年在跟布什竞选总统的时候,奥巴马多次高声谴责布什行政当局侵害宪政制度的种种做法(实行大规模秘密监听、违反国际法,设立秘密监狱,设立关押难以证明有罪或无罪的人的关塔纳摩羁押中心)。

奥巴马反复多次地发出雄辩的声明说,布什行政当局要美国人民在法治和安全之间做出选择是一种荒唐虚假的选择(a false choice),美国人民完全可以坚持自己的宪政和法治的理想和制度,同时也享受安全。

如今,大规模监控项目曝光,使众多的人(包括他在哈佛大学的导师)对奥巴马的思想能力、管理能力和人品产生了疑问---他到底是当年只是一个学术混子,其实根本就没弄通宪法学?还是他管理能力不行,可以说得好想得好,但是做不好?还是他当上了总统之后就抛弃了所学的宪法宪政原则?

奥巴马总统将如何证明自己,如何摆脱臭气,美国人民和世界许多国家人正在饶有兴味地观察。

*如何自制臭气弹*

臭气弹,无论是真弹,还是用于比喻说法的臭气弹,都是可怕的,也都可以是很好玩的。

显然,斯诺登抛出的臭气弹正在让世界各国形形色色的许多人得到形形色色的娱乐。

据美国化学教育网站chemistry.about.com介绍,用于娱乐的臭气弹可以很容易制造,只要用日常用的材料就可以制造。

例如,把一个鸡蛋从春天储存到夏天,就可以使它变成一个臭气弹。到时候将它用针刺破,或者打破,将其中的硫化氢气体释放出来,就可以获得刺鼻的臭气。

这种实验任何一个小学生都可以做,而且不会有任何危险。

但政治上的臭气弹对政治家和政府官员来说却有实实在在的危险。

在斯诺登表明身份之前,美国政界已经有人提出要求司法部长埃里克•霍尔德为大规模追查美联社记者通话记录的丑闻(臭气弹)以及其他相关问题引咎辞职。



Links:

1)《华盛顿邮报》引用波伊特拉斯

2)《华盛顿邮报》引用奥巴马的哈佛大学导师

3) 英国《金融时报》

4)《华盛顿邮报》唐尼文章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