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9:20 2016年12月05日星期一

美国热点:斯诺登的教益


纽约一些示威者拿着支持斯诺登的标语。2013年6月10日

纽约一些示威者拿着支持斯诺登的标语。2013年6月10日

显然是因为当过大学教授的关系,奥巴马总统动辄就喜欢说一件事情是“绝好的教材”(a teaching moment)。

如今,因泄露美国国家机密而成为全球名人的爱德华•斯诺登给奥巴马总统和美国人民乃至世界各国人民提供了一个几十年不遇的绝好的教材。

*宪法和宪政好教材*

更为难得的是,哈佛大学法学院毕业的奥巴马 在从政之前一度是芝加哥大学宪法学教授。而只有高中学历的斯诺登给奥巴马总统提供的教学材料恰恰就是宪政和宪法方面的内容。

如此说来,中国老话里所说的“板门弄斧”和“胆大包天”简直就是为斯诺登量身打造的。

更为凑巧的是,现年29岁的斯诺登也好为人师。

斯诺登在美国公民的宪政和宪法教育方面跟奥巴马总统较上了劲。他在邀请美国和世界各国的人做出判断:在宪政和宪法的问题上,到底是他说得更有道理,还是奥巴马总统说得更有道理。

截至目前,斯诺登显然认为,与奥巴马相比,他是一个更成功的、更好的教师,他的教材更好,教学目的更明确,教学效果更显著,更优质,对美国人民更有好处。

美国主要报纸《华盛顿邮报》6月10日发表的报道说:

“在被问到他是否认为他所透露的情况将改变什么局面的时候,他(斯诺登)说,‘我认为透露的情况已经改变了局面。如今所有的地方所有的人都明白了情况已经变得多么糟。人们正在谈论这一点。他们有权自己判定他们是否愿意牺牲自己的隐私,把一切交给政府监控。

“斯诺登说,所有的人,包括跟他最亲近的人先前都不知道他的所作所为。他说,他决定透露有关(美国政府实行大规模监视)的信息,并不是受一件事情的激发。但他又说,奥巴马总统誓言政府透明,但没有说到做到。

“他在向《华盛顿邮报》透露第一份文件案的时候附加一通短信说,‘我的唯一目的就是告知公众,让他们知道政府正在用他们的名义做什么,政府在做什么违反他们利益的事情。’”

假如说,斯诺登泄露美国政府的大规模监控项目是为了引起辩论,那么,他显然已经达到了目的。他的行为在美国和世界各国引起了辩论。

如今,连奥巴马总统也只能被迫承认或欣然声明,这种辩论是有益的。但奥巴马总统没有说,这种有益的辩论得到激发是否应当归功于斯诺登。

在斯诺登泄密震撼美国之际,奥巴马总统的行政当局表示要维护法律的尊严,要将违反雇用合同、泄露国家机密的斯诺登绳之以法。

与此同时,《华盛顿邮报》报道说,“奥巴马总统为监控做辩护说,这是美国安全所必需的。他同时表示欢迎就此进行时间不限的辩论”(he welcomes an extended debate)。

*斯诺登其人其事*

斯诺登泄露美国政府大规模监控项目究竟给美国政府和美国人民的利益带来了多少害处和好处,对谁有好处,对谁有害处,谁的好处是谁的害处,谁的害处是谁的好处,这些问题现在还是言人人殊,众说纷纭,百家争鸣,莫衷一是。

但目前一些基本的信息已经清楚。

斯诺登,现年29岁,高中没有毕业,离开学校之后拿到的是高中同等学力证书(GED证书,即“普通教育发展”证书)。《华盛顿邮报》的报道说,这种学历在美国情报业界算是低得不同寻常(an unusually light education)。

斯诺登先前担任美国中央情报局技术合同工和雇员,后来转到咨询公司布兹•艾伦•汉米尔顿公司,担任国家安全局的合同工。

斯诺登虽然学历不高,但显然野心或雄心远大,喜欢思考一般人一般不会去认真思考的宪法和宪政问题。他泄露美国国家机密,透露美国政府对美国人的电话和互联网通讯进行超大规模的监控,就是他的思考结果。

他在接受英国《卫报》和《华盛顿邮报》采访的时候表示,他泄露国家秘密并不是为了谋取私利,也不是一时感情冲动,而是他深思熟虑的结果;他深知他行为会给他带来怎样的一种危险的后果,但为了公众的根本利益,他还是选择了透露他认为公众应当知道的信息,并愿意承担由此而来的任何后果。

*斯诺登引发系列问题*

在美国的大学和中学课堂上,教师认为最好的问题,就是最富有挑战性的问题。这种问题让家庭、教育、经济、社会、国籍、族群等背景不同的人倾尽全力也难以找到各方大致都可以认同的答案。

斯诺登的问题显然就属于最好的问题。而且,斯诺登的问题其实是一连串的问题,其中每一个问题都是老少咸宜的好问题。这些令全美国、全世界议论纷纷的问题包括:

斯诺登的做法到底是爱国还是卖国?

什么算是爱国?什么算是卖国?爱国、卖国到底应当由谁来判定?如何判定?

个人自由、公民隐私与国家安全究竟怎样才算恰当平衡?

个人自由保障与个人安全保障究竟怎样才算恰当平衡?

宪政民主和国家安全怎样才算是恰当平衡?换句话说,国家安全绑架宪政民主的红线究竟应当如何划?由谁划?

斯诺登的问题也可以说是典型的所谓公民抗命(civil disobedience,亦称公民不服从)的问题。

公民抗命是指公民通过有意地违抗现行的具体法律来维护公民所认为的更重要的法律原则和道义原则。

具体到斯诺登来说,他所声言的目的就是要违抗现行的美国国家机密法规,来维护他所认为的美国宪法精神或立国精神。在他看来,美国的宪法精神或立国精神是,公民自由神圣不可侵犯,统治者或政府的权力必须以明确的公民、公众授权为基础,否则就是违反宪法精神。

截至目前,美国政府或奥巴马总统没有对斯诺登所挑起的宪政问题作出直接的回应。但是,奥巴马总统日前对斯诺登行为所引发的一系列问题和质疑作出了概括性的回应。

奥巴马总统表示,美国政府的监控项目是获得美国公民的代表、也就是美国国会明确授权的,从法律和宪法上说是站得住脚的;那些监控项目是在恐怖主义猖獗的新形势下为了维护美国公众安全所必需的,而那些监控项目对公民的隐私损害是有限的。

*政府、安全、个人自由*

奥巴马总统的上述说法引起了进一步的争议和辩论。通常在其他许多重大问题上对奥巴马总统持强烈批评态度的美国国会众议院议长约翰•贝纳在斯诺登问题上坚决、全面支持奥巴马。

但持批评或怀疑态度的人则提出质疑或抱怨说,美国行政当局的监控项目计划如此机密,以至于连国会议员也大都云里雾里不明就里,因此难说行政当局得到了国会明确授权。

另外,由于监控项目高度机密,神神秘秘,也使所谓的维护公众安全必需论和对公民隐私损害有限论陷入一种信不信由你的死无对证的状态,而这这种状况跟美国的宪法精神以及民主宪政精神和制度是被背道而驰的。

美国国内外众多批评者表示,自2011年9/11恐怖主义袭击事件发生以来,美国的监控措施层层加码,耗资巨大,代价巨大。这种巨大的代价不仅仅表现在人力物力方面,而且也表现在美国的自由民主制度方面。

批评者指出,自由民主制度一个最基本的原则就是让公众得到最大的隐私保护,让政府和官员生活在最透明的金鱼缸里以便公众实行监督、监视、追究、问责;然而,随着层层加码的反恐措施的出台,公众对政府越来越透明,一举一动都可能受到政府的监控,但政府却越来越深地后退到保密的重重黑幕之后,让公众看不见摸不着,难以监督;这种发展趋势是对美国自由民主制度和立国之本的重大威胁。

从某种意义上说,斯诺登的出现是这种批评性声音的戏剧性的表现。

*以赛亚•柏林的启示*

从另外一个意义上说,斯诺登和奥巴马总统之间隔山打牛式的辩论对决,也是一种理想、理念、价值的冲突。

为了讨论方便,不妨把斯诺登引发的系列问题简化为政府存在和个人自由的价值之间的冲突。

个人自由的价值在于它是人的尊严的体现,这种价值使人之为人,而不只是会说话的工具。但是,每个人假如都追求自己的绝对自由,人类就会陷入弱肉强食的丛林野兽境界。

为了解决这样的问题,人类有了政府;政府的基本价值在于保障人民生命财产安全。

在一般情况下,在一般的民主自由国家,这两种价值可以相安无事。但在某些情况下,这两种价值会发生难以调和的冲突,就像斯诺登以戏剧性的形式所暴露出来的冲突一样。

已故的英国牛津大学教授、西方自由派思想大师以赛亚•柏林认为,人类的各种基本价值常常是不可通约、难分主次、难以调和的;在基本价值发生冲突时,人们只能采取非教条的、临时性的解决办法(an undogmatic, ad hoc approach)。

而在自由民主的国家,这样的非教条的、临时性的解决办法有赖于公开的辩论,从而使公众可以做出了解情况之后的决断(informed judgment or decision)。

这显然是奥巴马总统表示他欢迎“时间不限的辩论”的逻辑和思想基础。

这种辩论会如何进行、以什么方式进行,将是世人关注的焦点。

*美国人如何看政府*

斯诺登星期天公开了自己的身份之后,美国人如何评价他的正规民意调查现在还没有出来。但是,现在已经有了如何评价他所透露的美国政府电话互联网监控项目的正规民意调查结果。

美国哥伦比亚广播公司和美联社6月12日报道说,本月早些时候对美国各地1015名随机抽样的人的调查显示,美国58%的人对美国国安局最近被暴露的监控做法持否定态度,只有38%的人表示赞同;持否定态度的人表示,隐私流失是他们对国家安全局活动持否定态度的主要因素。

显然,对政府的怀疑和对个人隐私的珍重已经深入美国人的骨髓,成为美国人的政治基因。

从理论上说,民主制度、宪政民主思想的基础也是公民对政府或执政者的怀疑或警惕。

就具体的美国历史而言,1970年代发生的水门事件使美国人受到深刻的怀疑政府的教育。这种教育可以说是深入美国的学校教育或教育制度当中。

斯诺登无疑就是这种教育制度的产物。

以下一篇美国小学生的作文无疑也是这种教育制度的产物。

现将这位美国小学生作文的中译文和英文附在下面,供诸位读者参考。

题:水门丑闻 作者 爱玛

五个身穿工作服的贼人破门而入,进入民主党设在水门大楼的总部。他们被逮捕,从而爆出水门案。最初这起案件被当局说成是一件三流的破门闯入案,不值得一提。但是,经过几天的调查之后,那起破门而入犯罪案的意义超过了一起三流的破门闯入案。那是整个的总统丑闻的冰山一角。

中央情报局、白宫和尼克松都卷入了那些违法策划,其中包括非法电话窃听,罗织罪名,以及破门而入。尼克松的目的是给他的竞选对手罗织罪名,给报界和反越战的人背后捅刀子。最恶劣的是,他是要利用美国人民。

我认为,我们应当记住水门丑闻。这丑闻会提醒我们,拥有更高权力的政府和组织可以在人们不知情的情况下在背地里干什么。它会提醒我们,不要把我们的价值、信任和观点百分之百地交托给政客。

一个表面看上去是让人喜欢、彬彬有礼的政客(或一个普通的人)可以是一个贪欲权力、丧心病狂的人,能不择手段地谋取权力。水门丑闻再好不过地证明了这种看法的正确性。水门丑闻将永远是一个最好的例证,提醒我们要永远怀疑总统在背地里做什么。总之,我认为应当永远记住水门丑闻。

The Watergate Scandal by Emma

The case of Watergate unfolded when five burglars in business attire were arrested for breaking into the Headquarters of the Democratic Party in the Watergate building. The case was brushed off as third rate burglary. However after a few days of investigation, the burglary meant more than a third rate burglary, it was a small part of a whole presidential scandal.

The CIA, the White House and Nixon were all in on the corrupt plans, which consisted of illegal wire tapping, framing, and burglary. Nixon's objective was to frame his election opponents and back stab the press and anti-Vietnam War people. Worst of all, was to to take advantage of the American people.

I think we should remember the Watergate Scandal, it would be a reminder of what can go on behind closed doors with higher powered governments and organizations without the knowledge of the people. It reminds us to not always put our values, trust and opinions into politicians 100%.

What looks like a pleasant, well mannered politician (or person in general) could be a power hungry, raving psycho that will stop at nothing for power. And what better story to back this theory up other than the Watergate Scandal? The Watergate Scandal will always remain the best example to remind us to always have doubt in what the president does behind closed doors. In conclusion, I believe the Watergate Scandal should always be remembered.


Links:

1)《华盛顿邮报》:斯诺登言论

2)《华盛顿邮报》:奥巴马发言

3)哥伦比亚广播公司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