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1:28 2016年12月08日星期四

美印第安人部落领袖聚首华盛顿


美国各地的印第安人部落领袖云集首都华盛顿

美国各地的印第安人部落领袖云集首都华盛顿

来自美国各地的印第安人部落领袖日前云集首都华盛顿,商讨游说国会和行政当局的策略。游说问题涉及政治、经济和社会问题,其中包括美国印第安人部落的主权问题。

美国联邦政府承认的印第安人部落有526个。日前,许多部落的代表在距国会和白宫几条街之外的一个饭店聚会。聚会组织者是1944年成立的美国印第安人全国大会。

詹尼斯·梅比是华盛顿州印第安人索克苏雅图部落的代表。她说,她这次来华盛顿的目的,是要求国会议员归还她的部落原先所居住的林地。1930年代,在林木价值被发现之后,那些林地被拿走。

梅比说:“我们跟我们州的参议员商谈,把问题提交自然资源委员会,让他们知道我们确实是想把一部分土地要回来。我们要在那些土地上为部落的成员建造住房。我们有200个部落成员无家可归。因此,我们需要让我们的部落成员有地方居住,让我们的孩子有地方成长。”

美国的印第安人长久以来一直享有自治权。但是,有关土地使用的法律问题和印第安人主权的界限问题一直存在争议。例如,在欧洲移民到达北美之前,莫霍克印第安人多少个世纪都居住在横跨美国和加拿大边界的大片地区。莫霍克人抱怨说,虽然条约准许莫霍克人自由穿越边境,但是,美国国土安全部发布的新的反恐规定限制了他们过境的自由。

很多印第安人还声言,跟联邦政府签署的条约保障他们获得医疗照顾的权利。卡可陶-奇卡索印第安人代表、美国印第安人全国大会副总干事罗伯特·霍尔顿说,当年他的部落交出的土地上生长着印第安人传统的草药。部落同意迁居到一处保留地,作为交换,政府承诺为他的部落提供医疗和福利。但是,政府没有充分履行这些承诺。

霍尔顿说:“联邦政府监狱里的囚犯在医疗方面的所得是原住民的两倍。美国政府当年签署了这些现在依然有效的条约,这里有一个诚信责任问题。我们依然呼吁政府履行条约义务。”

参议员拜伦·道根来自北达科他州。那里是许多印第安人的家。作为参议院印第安人事务委员会的主席,他承认美国政府对美国原住民是有若干承诺:

“我们的国家做出了若干承诺,我们应当信守承诺。美国印第安人是最早定居这里的人,是头一批美洲人。然而,他们生活条件常常是第三世界的。我们非常希望在教育、医疗、住房,以及一系列领域做出改善。我认为需要进行更好的、更多的投资。”

这类投资通常是以联邦政府专款专用经费的形式进行的。投资数额基本上根据每10年一次的人口普查得来的人口数字和经济资料。2010年的人口普查刚刚展开。假如人口普查时,一个部落的人口没有充分点算,该部落得到的联邦和州援助资金就有可能减少。

内华达州雷诺·斯帕克斯印第安人居住地部落主席阿兰·梅伦德兹说,2000年之前,他的部落人口常常在人口普查中被少算百分之50甚至更多。部落成员不相信非印第安人普查员。但是,在2000年人口普查的时候,当局雇佣了更多的印第安人普查员协助工作,结果是回应人口普查的部落成员大幅度增加。

他说:“假如你看到一个非印第安人到你家来,你就会觉得他是来收税的,或者是来给你断水的。因此,我们跟人口普查局协调雇佣印第安人普查员,他们了解自己的社区,可以走门串户而不让人生疑。人们更愿意做出回应。你可以向他们解释为什么要进行人口普查,人口普查会给他们带来什么好处。人们一旦理解了这一点,就会参与普查了。”

有关印第安人权利和要求的争议可能会继续存在。但是,来自夏威夷州的资深参议员丹尼尔·井上说,美国政府跟印第安人的关系还牵涉一个更大的方面。井上在美国印第安人全国大会上发表讲话,受到了好评。

他说:“美国政府做了一些我们应当感到羞耻的事情。我认为我们还要做出很多的努力才能克服这种耻辱。”

对井上和他的听众来说,这是一个道义问题,是政治和法律细节所永远也不能掩盖的。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