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0:56 2016年12月05日星期一

国际特赦: 中国女访民人权须得到尊重


国际特赦标识

国际特赦标识

在中共召开十八大召开之前,有许多维权上访人员受到打压,有些访民被投进劳教所,其中不乏女性访民。当局不许她们的家人看望,也不告知家人她们的劳教地点。国际人权组织“国际特赦”希望中国当局立即释放她们。

*国际特赦:立即释放被劳教的毛恒凤*

国际特赦组织11月6日发布消息说,上海女访民毛恒凤近日被当局关进劳动教养所,这是中国当局在十八大之前营造“和谐”氛围,打压维权上访人员的最新一例。

毛恒凤的丈夫吴雪伟11月6日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说,他11月5日收到上海公安局的通知,毛恒凤从10月30日被劳动教养18个月。毛恒凤被劳教之前已经被刑事拘留一个月,当时的罪名是“涉嫌聚众扰乱公共场所秩序”。

吴雪伟说,他妻子这次被劳教的罪名变了:“刑事拘留当时的罪名是‘涉嫌聚众扰乱公共场所秩序 ’,劳教罪名则是‘扰乱社会治安秩序’。所以这个罪名是可以随便编的,一点没有严肃性。”
毛恒凤于1989年因拒绝人工流产第二胎被单位开除,从此开始上访。期间她至少三次被当局关进精神病院,三次被关进劳教所。

最近几年毛恒凤为了争取养老金继续上访。9月30日毛恒凤在北京被上海警方截访送回上海,之后一直被关押到再次送进劳教所。

吴雪伟说,毛恒凤有非常严重的高血压,高压曾达到230毫米/汞柱。可是吴雪伟到现在不知道他妻子被关在哪个劳教所,没有办法给她送去降压药。

国际特赦认为毛恒凤是良心犯,该组织呼吁中国当局立即无条件释放毛恒凤。

*上海居民崔福芳、童国菁也被劳教*

另外,上海女访民崔福芳、童国菁等也在近期被劳教。记者联系上崔福芳的女儿王女士,她告诉记者,她母亲55岁了,还有严重的甲状腺机能亢进。可是她现在联系不上母亲崔福芳。

王女士说:“我现在联系不上她,她身体不太好,有甲亢。我说我这边要他们带药给她,可是他们说他们有药。反正我要送药进去,他们说不用。”

因房屋被强拆走上维权路的崔福芳在这次劳教之前先是被上海警方软禁在家中一个多月,后又被浦东分局秘密带走,接着被刑事拘留。当时警方没有说明刑拘理由,也没有出具书面证明。崔福芳的女儿说,这次她母亲被劳教的理由是“聚众扰乱公共秩序”,她感到莫名其妙。

崔福芳的女儿说,尽管允许家人对她母亲被劳教提出复议,但是没有律师敢接这个案子,因为谁接谁倒霉。

*朱金娣失踪近三月*

据人权网站维权网报道,受到上海地方当局打压的还有女访民朱金娣,她已经连续被失踪近三个月。记者拨打朱金娣的手机,无人接听。2004年,朱金娣的房屋遭到强拆,之后住了8年的安置房,产权又被法院判给了跟那套安置房无关的人。

上海女访民陈建芳11月5日凌晨被警方从北京押回上海途中,手机和身份证都被没收。陈建芳的耕地和房屋2005年被强拆强征,至今没有得到丝毫补偿,也没有享有任何社会保障,多年来她居无定所,生活无以为继。记者尝试联系陈建芳,她的手机处在关机状态。

维权网还说,被上海驻京办强行送回上海的维权人士王美莉,目前跟家人失去联系,王美莉的家人担心她可能受到迫害。王美莉因房屋被强拆而上访,被拘留过两次。

*长沙吴莎北京旅游遭拦截*

维权网报道,长沙游客吴莎女士这个周末在北京被国保莫名其妙送上大巴,押回长沙。在快到长沙时途中经过5、6个休息站国保都不许停车,以便她们去洗手间。气急之下,吴莎心脏病发作,昏厥过去,醒来时已经躺在医院。

她11月6日在医院对记者说: “这次去北京旅游不知道为什么把我搞回来,而且都是不明身份的人把我押回来。我被拖上了车,当时很气愤。上车后收我们的身份证和手机,不让我们跟家人联系。快到长沙时,5个停车站都不停车,我们不能上卫生间。就很气愤,当时就争吵起来,我的心脏病就发作了,后来就昏迷了。醒来后就在长沙市人民医院了。”

吴莎说,经过输液,她现在好些了。不过她说,在医院照顾她的丈夫被警方带走问话,已经超过24小时,还是没有音讯。现在就她一个人在医院,没有人给她送吃的。吴莎说,她母亲年事已高,妹妹又怀有身孕,不想让她们担惊受怕。

另外,中国常州公民蒋雪华因为遭遇强拆而上访维权,也关注常州其他被侵权者权利问题,经常在网络上揭露常州非法强拆情况,常州地方政府最近以来不断跟踪监视,令她生活非常不方便。

据国际特赦收到的数据,9月以来,中国至少130人或被拘押,或受到各种限制。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