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2:48 2016年12月10日星期六

新书介绍阿拉伯裔美国人看美国


2001年9/11恐怖袭击事件之后,民权律师、叙利亚出生的美国人阿利亚·马利克对她所看到的情况感到震惊。她认为,恐怖袭击事件发生后,美国公众对阿拉伯裔美国人的反弹是危险的,也是错误的。她相信有人会写出一本书来,让美国人了解阿拉伯裔美国人也是美国人,让美国公众了解他们懂得很少的阿拉伯文化。

马利克说:“人们似乎以为,阿拉伯人只是在地球的另一边,美国没有阿拉伯裔美国人。其实,美国从1800年代后期就开始有阿裔美国人了。9/11之后我继续做律师。我觉得早晚会有人写一本书,把这些都写出来。但四年后,我决定改换职业,到哥伦比亚大学读新闻学院的时候,还是没有人写我认为必定会有人写的书。于是,我就决定我自己来写。”

阿利亚·马利克的这本新书是她的头一本书,题目是《一个叫美国的国家:阿拉伯的根,美国的故事》。这本书讲述了350万阿拉伯裔美国人的故事。他们的根在黎巴嫩、埃及、伊拉克、也门、巴勒斯坦、叙利亚。马利克以过去40年美国历史和国际关系发展为背景,让这些人讲述了自己的经历。这些阿拉伯裔美国人也踢足球,也在流水线上工作,也担任政府官员,但他们基本上被派出在全国性对话之外。

马利克是从担任美国司法部民权律师开始律师职业生涯的。她说,美国在1965年前的移民法是有种族偏见的。她说,移民法阻碍阿拉伯裔移民归化为美国公民,以至于大多数美国人不知道美国有阿拉伯裔美国人社团。

马利克说:“我认为,这就是为什么他们融入了美国,变得几乎没有人注意到。在1965年之后的媒体和大众文化中,阿拉伯裔美国人不是其中的一部分,不是美国人意识的一部分。美国没有以阿拉伯裔美国人为内容的电视剧,说起阿拉伯人,美国人觉得很陌生。”

《一个叫美国的国家:阿拉伯的根,美国的故事》这本书的每一章都集中讲述一个重要的历史事件,让读者体会阿拉伯人对这个事件的看法和感觉。

在探讨以色列和巴勒斯坦冲突对生活在美国的阿拉伯人的影响的时候,马利克讲述了柳芭的故事。她是一位巴勒斯坦难民的妻子,在1967年阿以战争中,以色列占领了她的老家拉马拉。她非常想返回那里。

柳芭讲述了她如何艰难地给在美国出生的女儿莫娜解释。莫娜不明白妈妈的精神痛苦。这种情况突出反映了阿拉伯裔美国人的根与他们在美国的生活之间的鸿沟。

“柳芭说,现在整个耶路撒冷都是犹太人,拉马拉又被以色列拿走了。这就是我为什么哭泣,这就是为什么我要你不要再说话,不要再问问题。但是,莫娜还是继续说,犹太人难道不是人吗?当然他们是人,柳芭回答。他们跟我们一样是人。莫娜说,那他们为什么就不能在拉马拉?柳芭说,莫娜,这是你的房子,你想让你的邻居告诉你搬出去,然后,他们住在你的房子里吗?这么做对吗?”

《一个叫美国的国家》这本书让读者看到,肤色黝黑的黎巴嫩裔美国人对1963年阿拉巴马州实行种族隔离的伯明翰一所黑人教堂被烧毁的看法。

读者还看到1979年伊朗人质危机期间,巴勒斯坦裔美国人受到暴力围攻。同性恋阿拉伯裔美国人在中东害怕被看出是同性恋,如今在美国又怕被人看成是阿拉伯人。也门裔阿拉裔美国人、海军陆战队一等兵亚伯拉罕2003年被派往伊拉克。因为他是阿拉伯人,一位伊拉克母亲谴责他是叛徒。那位母亲有两个年轻的女儿在美军的一次军事行动中被打死。

马利克说:“我希望人们同情亚伯拉罕。他是一个年轻的父亲,妻子在地球的另一边。我也希望读者能理解他跟他的海军陆战队战友从伊拉克战场返回美国的担忧,以及担心看到美国攻打伊拉克的好处、坏处、丑恶之处。”

在书中,马利克讲述了黎巴嫩、叙利亚和巴勒斯坦基督徒的故事。他们1880年代随着第一次移民潮进入美国。他们当矿工,开杂货店。1965年的移民改革使许多阿拉伯人得以逃避自己国家的政治动荡,到密西根的底特律定居,在福特汽车公司生产线工作。

马利克希望,她的美国读者能以一种新的、更积极的眼光看待阿拉伯裔美国人:

“我希望他们认识到,阿拉伯裔美国人的历史跟其他移民群体一样悠久。美国人很容易接受那些移民群体,把他们看成是美国多元族裔的一部分。阿拉伯裔美国人也是选民,是消费者,是生产者,是教师、丈夫、妻子、邻居,跟其他人一样。我的意思是,现在需要让美国人重新认识阿拉伯裔美国人。”

马利克是叙利亚裔的民权律师。她的书由自由出版社在2009年秋天出版。

关键词:阿拉伯裔,移民,文化,认识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