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4:34 2016年12月03日星期六

一个美国学者在中国坐牢的经历


一个热爱中国文化和语言的美国人,到中国教书,但因刑事罪在中国坐了8个月牢。这段时间他经历了很多,每天劳动,思考人生,以亲身经历了解美中司法制度的不同。我们就来听听他的故事。

在南卡罗莱纳州小城斯帕腾伯格(Spartanburg),斯图尔特.福斯特(Stuart Foster)和家人在这里过着安静悠闲的生活。

很难想象4个月前他在中国的监狱里劳动。

福斯特:“大约9点半或10点, 他们就会把我们要做的活送来,用很大的工业用塑料袋装着。主管们在外面先清点有多少,然后把里面的犯人们叫出来取分配给他们的活。这些活是按人数多少来分的。我们通常是下午5,6点钟结束工作。”

他们的工作是组装圣诞节灯饰,福斯特说这些产品最后可能出口到美国。

福斯特出身法律世家,受过良好的教育;在佛罗里达州立大学获得社会学硕士,曾经到亚洲交流学习;在斯帕腾伯格的南卡罗莱纳上州大学(University of South Carolina Upstate)教授社会学。2002年底来到广州的广东外语外贸大学教书。他说他最自豪的成就是在广东外语外贸大学和南卡罗莱纳上州大学建立了交流项目并担任协调人。

到2013年4月为止福斯特在中国以一个典型的迷恋东方文化的老外身份过着受人尊重的教书生活。

他说:“我从做法官的父亲那里学到了这样的道理:一个人可以在一瞬间犯下一个小错误,这个错误能毁掉你的生活。”

福斯特犯下的错误是在学校的外国教师宿舍里从另一个美国老师房间偷了一万美元。

*暂时性精神失常*

案件很快破获;福斯特承认偷钱并且把钱全数退还给了失主。

不过福斯特说他并不记得自己做了什么,因为事发两天前他骑自行车与巴士相撞导致头部受伤:“因为这次事故我住了医院,我失去了判断能力。也就是说我暂时性地精神失常了。”

他强调当时他就是在医院里被警察抓走的。

在美国常听到有人用暂时性精神失常做辩护,也有很多成功的例子;福斯特说在中国这个辩护很难有成功的机会。

福斯特的好朋友,来自英国的麦特.霍恩(Matt Horn)说他相信在正常情况下福斯特不会做这样的事:“我们从一开始就知道他的确偷了东西,但是我们也知道他做这件事的时候精神状况不正常。人们在头部受伤后往往会有奇怪的举动。”

福斯特从2013年4月14号被逮捕关进广州白云看守所,法庭经过鉴定认为他的行为不属于精神失常。

福斯特的辩护律师,广东环宇京茂律师事务所的梁堪贵律师说他们承办过很多涉外案件,这个案件令他们印象深刻,因为有很多人为福斯特说情,包括受害者也请求法庭宽大。

不过梁堪贵律师说虽然律师团队相信他是无罪的,但鉴定结果是合乎程序的:“毕竟他的诉求得到了一个支持,当时鉴定结果我们也认可。在这种情况下他们要做的是为他争取最轻的处罚。 ”

福斯特在看守所被关押了8个月,2013年12月14号刑满后被驱逐出境。

*福斯特:这就是强制劳动*

从来没有过前科的美国人福斯特在遥远的中国触犯法律,度过了8个月牢狱生活,30人挤在一个小房间,没有床,没有被子。

最让他难以接受的是每天长时间劳动:“这绝对是强制劳动。新闻报道说中国要结束劳教制度,把这些设施变成戒毒中心。但是在这里如果你不劳动就要被殴打,不劳动就没饭吃,不劳动你的案件就没人过问;体罚到处存在。如果这不是强制劳动,是什么?不管别人把它叫做什么。对我来说这是百分之百的强制劳动。”

辩护律师梁堪贵说,在中国监狱犯人劳动是普遍现象:“不同国家的司法制度不一样。在中国进去后劳动是普遍现象,是法律规定的。你在看守所里也要从事劳动。”

另一位辩护律师韦玉茹说:“其实刑法是以教育以主,劳动也是教育的一方面,据我所知美国监狱里也让犯人劳动。”

不过对福斯特来说,在白云看守所制作圣诞节灯饰最后会出口到美国或其他西方国家市场,企业没有支付犯人一分钱工资,连制服都不给他们提供而赚取了大量外汇。

他说那些美国企业明知道这种情况还从中国进口监狱犯人生产的产品,它们也应该负一部分责任。

福斯特拿出他在看守所记的日记:“我不想妖魔化中国,我觉得他们要关闭劳改营是在做好事,但这是体制中的一个重要部分,就拿我在的看守所来说,他们赚了很多钱,我在日记上算过每天的产量。我觉得有些官员通过这些发了大财。但是我确定北京的高层领导人可能不了解这个情况。“

福斯特说,当时他在看守所的时候听到有媒体报道说在广东省劳改营里只有100个人,但据他所知白云看守所里就有3千多个人天天被强制劳动。

福斯特去年圣诞节前回到美国,赶上了圣诞节和家人团聚,圣诞节现在对他来说有了不同的意义:“这对我来说很讽刺,因为作为一个美国人我觉得圣诞节灯饰象征着快乐,幸福;而我却在这里和很多经常挨打的人一起组装圣诞节灯饰。这是很讽刺也是很奇怪的一件事。这里的看守们问我如果美国人知道这些装饰品是在监狱里生产的,他们会不会感到不愉快。我说如果美国消费者知道这些情况他们的确会感到很不愉快。”

*美国人的身份让他吃到苹果*

不过福斯特的美国人身份也让他得到了一些优待:“看守所的食物非常坏,在美国领事馆的帮助下我可以每个星期买几个苹果,要知道,在那种地方,能吃到苹果像上了天堂一样。”

他说看守所里的中国公民或来自其他国家的在押人就没那么幸运:“这里有非洲人,他们几乎都是因为毒品罪而被关押。他们的案件很复杂,因为他们大多数是拿假护照来的,所以他们受的待遇很差。在这里我还遇到两个穆斯林,他们开的工厂发生爆炸导致8人死亡。但是在美国这应该是一个民事案件。”

*福斯特是否得到公正待遇*

福斯特认为8个月的监狱生活太严酷,他没有得到公正待遇,比如探视权和保释:“在美国如果你被逮捕可以马上打电话给家人,以前我不觉得有什么特别,但在我被关在看守所以后我才知道这里的人不能打电话,也不能联络律师。我可以写信,交给我的律师由他们转交给我的家人,但其他人不可以。他们告诉我主管会把他们的信撕了以后扔掉。“

福斯特说这样的案子如果在美国他可以得到适当的医疗照顾,甚至第二天就可以获得保释。

他的好朋友英国人麦特.霍恩也说:“我理解中国的法律和惩罚制度和英国不一样。我认识的人都说同样的案件在英国他一天监狱都不用坐。”

辩护律师梁堪贵律师说这个案件的确反应了两国司法制度的差别,按照中国法律,嫌疑人在判决后才能和家人见面:“法律是这样规定,那司法机关就要这样执行。这方面如果目前和国外相比可能不够人性化,那就是下一步司法改革的一个问题。”

福斯特现在正在写回忆录:“这就是我经历的故事。我在监狱里的时候会思考我的人生。虽然我觉得我的罪不足以受到这样的惩罚,但是我会努力做一个更好的人。我现在对生活中的一切都更加珍惜。”

福斯特说他很想念广州的生活,希望有一天他能再回到中国。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