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0:11 2016年12月11日星期日

“四个全面”新理论广受嘲讽


第一代中国领导人(国画):右起:邓小平、毛泽东、朱德、 周恩来、刘少奇、陈云。(美国之音张楠拍摄)

第一代中国领导人(国画):右起:邓小平、毛泽东、朱德、 周恩来、刘少奇、陈云。(美国之音张楠拍摄)

中国官方媒体正在展开“最高规格、最强火力”的宣传攻势,全面为中共中央总书记、国家主席习近平提出的“四个全面”(“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全面深化改革、全面依法治国、全面从严治党”)进行造势。

官方的这种宣传与中国民间与海外媒体的评价形成鲜明的对比。与此同时,观察家们注意到,中共宣传部门全面封杀中国民间和海外舆论有关“四个全面”的异议,这种封杀跟官方的宣传构成一种喜剧性对应。

高调宣传近年罕见

在春节刚过、全国人大和政协“两会”即将召开之际,中共控制的官方媒体为习近平提出的“四个全面”的说法进行的宣传是过去几十年来所罕见的。

官方各种媒体显然是奉命广泛转载或转发的宣传大力强调“四个全面”的战略、思想和理论价值:

“每一个‘全面’,都是一整套结合实际、继往开来、勇于创新、独具特色的系统思想。四个‘全面’加起来,相辅相成、相得益彰,是我们党治国理政方略与时俱进的新创造、马克思主义与中国实践相结合的新飞跃。”

此外,中国问题观察家还注意到,中国官方媒体的写手这一次还有意无意地调遣1960年代“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高潮时期的歌颂毛泽东的“颂歌” 体来为习近平做宣传:

“站在历史与未来的交汇点,更伟大的征程正在我们面前展开。谋小康之业、扬改革之帆、行法治之道、筑执政之基,这是一场艰苦的奋斗,也是一次豪迈的进军。行走在复兴之路上,中国的昨天,雄关漫道真如铁;中国的今天,人间正道是沧桑;中国的明天,直挂云帆济沧海。”

(注:“雄关漫道真如铁”、“人间正道是沧桑”都是毛泽东的诗词。)

“四个全面”理论何在

截至目前,中国官方媒体对习近平提出的“四个全面”只是进行上述那种清一色高度赞美宣传,没有对中国公众和外界陈述展示其理论在哪里。

在中国国内,虽然也有评论者对官方这种缺乏实质内容的宣传感到奇怪和滑稽,但他们的评论不能公开发表;即使是通过微博等自媒体发表也会被迅速删除。

与此同时,美国《纽约时报》2月25日发表的一篇没有署名的新闻报道,对中国官方的这种宣传提出了如下的分析:

“习近平2012年执政伊始即提出‘中国梦’的口号,但这个官方表述尚乏理论色彩,已被诟病内涵不清晰,难以解决实际问题,且官方解读与民间解读始终存在分歧。用‘宪政’、‘法治’等概念解读中国梦的言论遭到压制。

“这一次,‘四个全面’被《人民日报》称为‘我们党治国理政方略与时俱进的新创造、马克思主义与中国实践相结合的新飞跃’,其提法显然是为了把新口号加以理论化,甚至希望提升到可以与毛泽东思想、邓小平理论比肩的高度。”

而《华尔街日报》驻中国记者李肇华(Josh Chin)则是从另一种角度、用另一种笔调呈现习近平“四个全面”缺乏理论含金量的尴尬:

“中国政治数字学的鉴赏家如今终于可以松一口气了——上任两年多之后,中国国家主席亮出了他自己的数字化政治哲学。”

李肇华接下来写道,中共高领导人提出纲领性的政治口号或所谓理论往往是遵循两套路子之一:

1)数字路子:如周恩来提出“四个现代化”,赵紫阳提出“一个中心两个基本点”,江泽民提出“三个代表”等等;

2)寻常口号路子:如邓小平提出“改革开放”,胡锦涛提出“科学发展观”。

如今,习近平提出“四个全面”,似乎显示了他属于数字派。

“四个全面”冷饭翻炒

在官方媒体展开正式的“四个全面”的宣传之前,中国历史学者、评论家章立凡就在《纽约时报》中文网发表文章,指出了一个他所观察到的一个现象,这就是中共理论界在过去三十年里进入后继乏人的黄昏,“一代不如一代,主体理论的三座‘里程碑’为例:‘三个代表’尚有本体论的高度,‘科学发展观’已降等为方法论,‘中国梦’则犹如雾霾中的风景,触摸不到理论框架。”

在“四个全面”的官方宣传全面铺开之后,章立凡的看法是,“四个全面”的很难说有什么新意。他在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说,

“这个全面其实是对以往的(中共)领导人提出的这些概念的重新诠释。比如说,‘小康社会’是邓小平上个世纪就说过的。‘改革’也是上个世纪说过的。‘依法治国’是江泽民提出来的。‘从严治党’历史就更悠久,从毛时代就说从严治党了。所以我觉得还是冷饭,只是翻炒,没有感觉到有什么创新。”

多年倾心研究中国近代史、当代史的章立凡指出,在提出“四个全面”之前,习近平提出了“中国梦,”而截至目前,“中国梦”已经出现了三次;毛泽东在1949年讲的新中国是一个梦;邓小平讲共同富裕也是一个中国梦;每三十年就来一次“中国梦”。

在中共当局对“四个全面”铺开“最高规格、最强火力”的宣传,并对任何异议、哪怕是温和的异议进行全面的封杀之后,章立凡表示对官方的这种做法感到理解:

“执政党的执政理论现在已经很难自圆其说了。你本来打的是共产党的旗号,说是社会主义,但是大家看到的是权贵阶层暴富,社会(贫富悬殊、两级)分化。这些东西跟社会主义完全是两回事。再说,现在发展经济的手段也是资本主义的手段,并不是什么社会主义。所以,邓小平讲‘不争论’,问题症结就在这里。一争论就漏馅了。所以,不能争论。这类理论问题也能是这样,只能由官方单方面进行解释,进行控制,不允许你有任何质疑。”

在对官方的做法表示理解之余,章立凡也对官方的做法表示了担忧——中共官方宣传说“四个全面”是科学思维,但科学思维为什么不能质疑呢?这世界上有不能质疑的科学思维吗?

全面领会学习“四个全面”

眼下,中国国内外的观察家们纷纷在以半开玩笑半认真的口吻评论猜度习近平是否会将“四个全面”提升到跟“三个代表”和“科学发展观”并驾齐驱,今后也要载入中共新党章。

中共中央机关报《人民日报》发表评论评论员文章说:“‘四个全面’背后,是一以贯之的‘问题导向’和‘科学思维’,是高瞻远瞩的‘全局视野’和‘战略眼光’”

《华尔街日报》记者李肇华的报道是:

“现在还不清楚习近平(提出的“四个全面”)的新理论对实际政策会有什么影响。现在已经清楚的是,随着中国的立法机构即将在北京举行年度会议,中国各地的官员必将争先恐后地全面学习领会它。”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