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2:03 2016年12月07日星期三

分析人士:地图在南中国海争端中不足为据


菲律宾外交部2014年5月15日公布的航拍照片显示,一艘中国船正在被用来扩大在南约翰逊滩(中国称赤瓜礁,菲称马比尼礁)上的建筑。

菲律宾外交部2014年5月15日公布的航拍照片显示,一艘中国船正在被用来扩大在南约翰逊滩(中国称赤瓜礁,菲称马比尼礁)上的建筑。

菲律宾官员表示,菲军方近日在南中国海侦测到了中方的一些菲方所说的填海造地行动。中国长期以来对实际上整个南中国海宣称拥有“无可争议的主权”,依据是中方所说的史实和地图。那么,地图在海岛之争中究竟有多大的重要性呢?

北京以中国古地图为根据,宣称对南中国海大约90%的海域拥有主权。菲律宾最高法院的法官安东尼奥·卡皮奥对此进行了驳斥。卡皮奥大法官表示,这些地图没有多少分量。

他说:“中国利用中国古代地图作为史实,宣称对其在南中国海划设的九段线范围内的岛屿、岩礁和水域拥有主权。首先,我们必须强调的是,根据国际法,如果要确立领土权,地图本身是无效的,也不能作为法律文件。”

根据所谓的九段线,中国在这一海域划设了一个马蹄形的领海范围。卡皮奥建议菲律宾政府利用国际仲裁对此提出挑战。

卡皮奥以《联合国海洋法公约》作为法律依据,开办了一系列讲座,解释中国和菲律宾在南中国海的主权声索。
菲律宾大法官卡皮奥在讲座中展示的一副据信绘于公元1136年的中国古地图

菲律宾大法官卡皮奥在讲座中展示的一副据信绘于公元1136年的中国古地图


在本星期在马尼拉举行的一次讲座中,卡皮奥着重讨论了十余幅中外地图。这些地图的绘制时间最早始于1136年,最晚至1930年代初。

他说:“从这些古代地图上我们不难看出,自从中国有了第一批地图以来,领土的最南端一直都是海南岛。”

地理学家弗朗索瓦-泽维尔·邦尼特就职于曼谷的当代东南亚研究院。他说,到了20世纪初叶,中国已经考察了帕拉塞尔群岛(中国称西沙群岛)并将其纳入地图,使其成为中国领土的最南端。在1930年代初,法国声称对斯普拉特利群岛(中国称南沙群岛)拥有主权,中国予以驳斥, 于是,一幅1935年版的中国地图便纳入了这些岛屿。这也就成为了1947年版地图九段线的雏形,中国官方地图至今仍然沿用。

邦尼特说:“对于国际法来说,大部分的地图只是提供了参考信息而已。实际上,它们只是提供了一段时期内的信息,不是法律文件。”

菲律宾声称中国多次入侵菲方370公里范围的专属经济区。而中国则表示拥有“无可争议的主权”。这处海域不仅海洋生物多样、石油储藏丰富,更是一个重要的贸易通道。文莱、马来西亚、台湾和越南也对这一海域提出主权要求。

3月末,菲律宾依据国际海洋法公约向国际仲裁法院提交了证据文件,称中国的九段线是过度的主权要求。上个月,常设仲裁法院要求中国在12月15日之前提交反驳材料,但是中国重申不参与也不接受仲裁。

维吉尼亚大学海洋法律与政策研究中心的迈伦·诺德奎斯特表示,地图和其他数据应该被视为是对各自提出的主权要求的一种辅助材料。

他说:“仅仅提出要求是不够的,对这个地区有效的控制是中国现在所缺少的。”

诺德奎斯特表示,提出主权要求的国家必须对这处领土行使权力或权威,而且前提是没有其他国家对此表示抗议。他说,中国在南约翰逊滩(中国称赤瓜礁,菲律宾称马比尼礁)的填海造地行动并没有体现这一原则,因为菲律宾提出了外交抗议。

马尼拉正在严密注视着斯普拉特利群岛的另外三个岛礁,因为他们怀疑北京正计划对这一区域展开填海造地活动。菲律宾官员说,如果看到有填海造地行动,他们将提交抗议。

4月初,在菲律宾提交了仲裁文件之后,中国驻菲律宾大使馆向媒体发表了一份意见书,重申中国“在南海的主权及相关海洋权益有着充分的历史和法理依据,为历届中国政府所坚持。”

尤恩·格雷厄姆是新加坡南洋理工大学海洋安全项目的高级研究员。他表示,中国现在“处于一个尴尬处境”。

他说:“中国或许可以对南中国海诸岛提出主权要求,并且提交地图,认为这样可以增加自己的论据。但是,如果那种解读是这条九段线包囊了领海,那么,九段线就不符合联合国海洋法公约。”

但是,诺德奎斯特也表示,虽然利用地图来加强主权要求的作用微乎其微,但是实际上,在法律方面中国并不是像看上去的那样丝毫也站不住脚。他说,中国是可以拒绝仲裁的,因为中国在2006年就宣布不接受《联合国海洋法公约》有关由第三方决定领土或海事纠纷的条款,而这意味着,即使仲裁法庭作出对菲律宾有利的裁决,也很难执行。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