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3:11 2016年12月11日星期日

昆明血案及民族矛盾(3): 反恐维稳与暴力蔓延


昆明血案发生后警察站在火车站的行李旁

昆明血案发生后警察站在火车站的行李旁

一年一度的北京两会开幕前夕发生的昆明火车站残杀事件在中国引起了广泛愤怒、伤痛和惊恐等反应。当局严词谴责“三股势力”制造恐怖袭击事件的同时,投入更多警力加大防范和打击官方所说的暴恐活动的力度。有分析认为,武器只能制造新的仇恨,不能化解原有的矛盾,政府应该反思民族矛盾的根源,承认工作失误,调整高压政策,尊重少数民族的宗教信仰和文化习俗,而不是头痛医头脚痛医脚。


昆明事件发生后,国际社会的一些领导人也相继作出了谴责恐怖行为和慰问受害者及其家属的反应,其中包括联合国秘书长潘基文和美国总统奥巴马。

3月3日,美国国务院女发言人沙琪表示,根据中国媒体报道此次暴力袭击事件“以公共场所的随机人员为目标”,所以美国“将其称为恐怖主义行为”。她还表示:“我们反对一切形式的恐怖主义。”

不过,一些中国官媒对西方媒体没有照搬中国对3.01袭击事件的定性颇有微词,并且对美国驻北京大使馆在声明中使用“senseless violence (毫无意义的暴力)”的说法表示不满,批评西方媒体对昆明发生的滥杀无辜的暴力恐怖事件采用双重标准。

在美国发行的有中资背景的侨报指出,美国驻华使馆声明在言辞中对“恐怖主义”的定义有所回避,引起了众多中国网友及学者的不满。该报说,CNN等美国媒体在最初报道时对于“恐怖主义者”等词语使用引号,也引发中国网友的谴责。

从案发后的官媒报道来看,中国当局谨慎地试图避免指出作案者的维吾尔族背景,只是泛泛地表示,恐怖主义是全人类共同的敌人,但在案发后出动了大批警力和安全人员,把守交通枢纽和站点,并在各地大举清查维族或新疆籍可疑人员,范围之广,前所罕见。不到两天,警方宣布3.01暴恐案告破,三名在逃嫌犯全部落网。

昆明砍人事件的消息在网络上传开后,许多微博网友写上“为昆明祈祷”或“我们都是昆明人 ”的字句,并用虚拟蜡烛对遇难者表达哀悼。一些互联网用户写道, “这是我们的9-11 ” ,将昆明血案比作美国在2001年受到的严重恐怖主义袭击事件。

有位网名叫“门里养小马”的百度贴吧楼主对3男2女五个暴徒持刀追砍上千人犯下如此惊天大案感到不解,他质疑道:“首选对遇难者表示哀悼,其次要谴责有关部门,为什么铁路的安全工作这么差劲?”

在北京的浦志强律师也对昆明火车站警方在事发时缺乏反制能力表示失望,并对当局反恐能力薄弱的漏洞与维稳扫黄力量的威猛之间的强烈反差提出质疑。

他说:“平常扫黄抓赌可以出动好几千警力,城管和维稳的力量在街上如狼似虎。可是为什么在昆明火车站这样人流非常集中的交通枢纽,号称两会的安保要比照奥运的模式,比周永康在位的时候还要严格。为什么面对七八个这样的暴徒,恐怖分子,整个昆明火车站的这种布防和反击反制,就完全没有能够形成一种力度呢?5个人动手,用公安部的话来讲,5个人动手,3个人接应把风,还有女人,还有儿童,造成这么大的伤害,那警察、联防、便衣、治安员都干嘛去了?”

3.01砍人事件突发几小时后,警方在昆明和其他一些地方展开了针对维族人的强化治安行动。路透社3月4日从北京报道说,云南省会昆明的新疆维吾尔人聚居的社区一些成员表示,他们感觉受到怀疑。报道援引一名在昆明街头卖烤羊肉串的维族青年的话说:“现在非常紧张,可以感觉到。” 他表示:“人们虽然不说什么,但一直盯着我们。”

据报道,当地警方在维族社区持续搜查,带走一些人问话,有人抱怨警察的枪口对着他们。

在北京的新疆、西藏问题学者王力雄对美国之音表示,从当局对昆明事件的种种反应来看,中国政府还没有从频繁发生的源于民族仇恨的事件中汲取应有的教训,也没有冷静地反思、探求问题的根源所在,而是背道而驰。

他说:“(制造昆明事件)这些人做这些事的动力是来自内心的仇恨。仇恨是怎么产生的?这些个人的仇恨是不是从族群的仇恨当中蔓延、延伸出来的?那么这个族群的仇恨又是怎么产生的,用什么方式去消解?应该是这样一步一步往下去找。但是当然它(当局)现在不会这样做了。它做的就是一个我怎么增加兵力,我怎么增加维稳经费,怎么增加对这些维吾尔人的监视。”

3月7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负责新疆工作的俞正声参加中国人大会议的新疆代表团审议时指出,暴力恐怖分子是各族人民共同敌人,要坚决依法打击暴力恐怖犯罪,全力维护社会大局稳定。

不过,他又表示,要“把社会稳定和长治久安作为新疆工作的着眼点和着力点。” 俞正声也是负责统战工作的全国政协的主席。他还笼统地宣称要给新疆地区一些经济和福利方面的实惠,要“更加注重教育、就业、住房、社保、扶贫等民生事业,坚持各民族共同团结奋斗、共同繁荣发展。”

多年来,北京中央政府为新疆和其他地区少数民族在优先发展地域经济、计划生育和招生就业等方面制定了若干优惠政策。这些专为少数民族提供的特殊照顾和待遇能够从根本上解决民族矛盾的深层问题吗?

民族问题学者王力雄说:“首先,民族问题不是钱的问题,不是经济问题。用经济手段去解决民族问题是错误的,方向不对。另一方面,你那些经济、经济的发展,你那些拨款,到底都到谁的手里了?真正的当地老百姓得到了多少实惠?即使他稍微得到了一点,对比那些到当地的汉族人,对比那些贪官污吏,对比那些落差,就会让他们更加不满。类似这些问题,不是用经济问题就能解决。”

维吾尔在线网站创办人伊利哈木•土赫提曾对美国之音说,新疆虽然地区发展高速增长,但是经济发展并没有给各民族间带来新的公正,没能让所有人得以分享经济发展的果实。他指出,在新疆维吾尔自治区,政治、文化、语言越来越边缘化,特别在言论自由方面遭遇非常大的困境。

天安门撞桥事件被警方定性为恐怖袭击后,伊利哈木•土赫提表示怀疑,并说希望看到更多证据。这位在北京中央民族大学任教的学者问道:是什么样的人会带着自己的母亲和妻子用这种极端方式来表达其诉求?

王力雄在昆明事件发生后也提出了一连串类似的疑问。

他说:“这种方式,这种仇恨,是怎么产生的?为什么会到如此地步,到了如此决绝?像这次,能有 16岁少女参与其中。像上次在天安门,带着母亲、妻子,据说妻子还有身孕,一块儿来做这样的事情。达到这样的程度,这种仇恨达到了什么样的地步?这才是令人非常震惊的,也非常恐惧的。未来,一个民族从女孩儿,到带着老人、妻子什么的,都会来做这种事的,它到了什么样的地步?怎么会酝酿发展到这样的程度?那当然是很恶劣的社会,整个在一个长期的过程当中,一点一点积累起来的,到现在这样。”

今年1月中旬,伊利哈木•土赫提在北京被警察抄家后带走,一个多月后被当局以“分裂国家”罪名正式逮捕,关押在乌鲁木齐。当时,有上千人在网上联名呼吁当局无罪释放这位被认为立场温和的维族学者。

1月25日,乌鲁木齐公安局官方微博称:据侦查,伊力哈木•土赫提与境外“东突”势力勾结,利用互联网鼓吹“新疆独立”,利用讲堂煽动“推翻政府”,利用教师身份从事分裂活动,形成了以其为头目的分裂国家犯罪团伙,对国家安全和社会稳定造成严重危害。

伊力哈木在被捕前曾发表四点声明,包括不会自杀、不接受政府指派律师、不会做有损于民族的事情、未参加过任何恐怖组织和没有分裂国家的言行。他的律师李方平表示,当局对伊力哈木的指控站不住脚。

去年10月末,伊利哈木•土赫提在天安门撞桥事件发生后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曾以北京首都机场爆炸案主角、控告治安人员将其殴打致残的冀中星为例,表示他担心越来越多的年轻人会用暴力或不恰当的方式来表述立场。他表示,在新疆许多维族人可能也和冀中星一样,心中积怨没有适当渠道释放,只有用暴力爆发的方式来表达。

这位维族学者说这些话不到一周,山西省委门口发生了造成一人死亡、8人受伤的丰志均连环爆炸事件,该事件尚未定性为恐怖袭击。此后,新疆地区至少发生了5起袭击警方的暴力事件。几个月后,暴力活动再次走出新疆,远在数千公里外的昆明,有一百多无辜平民被砍,其中据官方数字有29人,包括老人、妇女和儿童,在瞬时间成为刀下冤魂。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