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1:00 2016年12月11日星期日

安可馨:中国不是法治社会 我的经历让我恐惧


安可馨和张淼在香港采访(照片由安可馨提供)

安可馨和张淼在香港采访(照片由安可馨提供)

德国《时代》周报前驻京记者安可馨(Angela Köchritz)的中国籍助手张淼三个多月前被中国当局逮捕。安可馨在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表示,在这一事件中,最令她感到恐惧的是中国不是一个法治社会。

三个多月前,安可馨还是德国《时代》周报的驻京记者。9月下旬,她和中国籍的新闻助手张淼前往香港追踪报道“占中运动”。她们走在抗议的人群中。张淼在报道后带上黄丝带,与抗议人士合影,并在微信上发送有关“占中”的照片和评论。

10月1日,张淼先行回大陆,但第二天她就在前往北京郊区的一个支持占中的诗歌朗诵会的途中被警方逮捕。安可馨得知消息后,通过各种可能的方式和关系,包括编辑部和德国大使馆,设法打听张淼下落并营救她,但屡屡碰壁,她自己反而成为中国安全部门的审讯目标。在一个多星期的四次审讯中,她被暗示是“占中”策划者、甚至是间谍。最后,她决定离开中国、返回德国。

这是安可馨最近发表的一篇长文中叙述的主要内容。这篇以第一人称叙述的题为《他们抓了张淼:我的助手如何卷入北京的国家安全机构、我如何见识中国的官方机构》的文章,以德、英、中三种语言刊登在《时代》周报网站上。

*张淼被捕原因*

对于张淼被捕的原因,安可馨在接受美国之音电话采访时说,她并不是很清楚,但她猜测很可能与参加支持占中的诗歌朗诵会有关,因为还有被捕的其他十人也与诗歌会有关。她说,她被公安部门告知的是张淼涉嫌“寻衅滋事”。

“寻衅滋事”是中国官方抓捕政治异议人士时的常用罪名。去年10月13日,中国外交部发言人洪磊在例行记者会上被问及张淼被捕一事时说:“据我了解,你提到的当事人涉嫌从事寻衅滋事活动,且该人员未按中方有关规定获得德国媒体驻京机构中方雇员身份,中方有关部门正依法依规对其予以处理。”

安可馨说,她不认为张淼未登记身份是被捕的一个原因。不过,她在文章中对此有所反思:“现在我自问,原本是不是可以给她提供更多的保障?当局肯定会利用这一点,我觉得很内疚。”

*记者不中立是工作问题不是罪*

对于中国外交部说的“依法处理”,中文流利的安可馨说:“到目前为止,所有中国的刑事诉讼法在这个案件里面没有被尊重,所有的过程不是按照刑事诉讼法,不是按照中国的法律。”

那么,作为新闻业者的张淼参加支持占中诗歌会、戴黄丝带、与占中支持人士合影是否偏离了记者应有的中立立场?安可馨表示,张淼的做法只是职业原则问题,但不能构成她被捕的理由。

她说:“我认为,作为一个记者,应该是一个旁观者。张淼那么做,我们可以从工作原则讨论是对还是不对。但张淼是被逮捕的,那我们应该看中国的法律,中国的刑事诉讼法。中国没有一个法律禁止你带黄色丝带,而且没有一个法律禁止你发照片。中国政府一直告诉我们现在中国是一个司法国家,那么司法国家的最大原则是,如果没有禁止这些行为的法律,你不可以逮捕一个人。我认为,中国政府没有用司法、刑事诉讼法来处理这个问题。”

对于自己被审讯,安可馨表示,让她难以忍受的与其说是审讯时的威胁、恐吓,还不如说是那种什么都有可能发生的不安全感。

她说:“从我的经验来说,中国不是一个法治国家,我感到这样的经验很恐怖。我自己的感觉是完全没有安全感。我感觉到他们想要做什么就能做什么。”

*离开中国的原因*

除了这种不安全感,安可馨说,促使她决定离开中国的还有其它几方面的原因。一是她被监控和审讯导致一些朋友与她暂时疏离,二是她认为回到德国或许能更好地帮助张淼。

她说:“我自己觉得没有安全。但是,我在北京的时候,有一些人跟我说:现在最好有一段时间不要联系,因为我知道现在你被监控,可能对我也会带来一些麻烦。我觉得有一点像文革的时候,不是这些人不好,我觉得不要当一个成为别人麻烦的人。再加上记者的工作在中国都是比较敏感,如果我在一个会被监控的环境里做我的工作,我没法做得好。而且我觉得我从德国能够更好地帮助淼。”

*西方记者新闻助理处境严峻*

安可馨的文章也引起媒体对西方驻华媒体的新闻助理的关注。美国《大西洋周刊》的网站1月19日刊登一篇文章,标题为《新闻助理:中国新闻业未被讴歌的英雄》。作者在文中说,为外媒工作的中国籍新闻助手面临的风险通常比外国记者还要大,而且在中国加大审查和管控力度时首当其冲的往往是他们。虽然一些助手认为为外媒工作才能叫做真正的新闻工作者,但也有一些人迫于压力辞去助手的工作。文章引用了总部在美国的亚洲协会采访的一名新闻助手的话,其中饱含心酸与无奈:“我不是曼德拉或马丁•路德•金那样的英雄。我无法为我所信仰的而牺牲我的生命。所以,我辞了工作、移居海外。”

安可馨在采访中也表示,中国媒体的自由空间现在变得越来越小,新闻助手们的处境也变得更加危险。她希望外国记者能在了解她的经历后,找到更好的保护助手的方式。

*希望再回中国工作*

尽管自己经历了这些遭遇,安可馨还是表示将来能再到中国工作。她说:“我能想象回中国工作,因为我还是很喜欢中国,而且我在中国有非常好的朋友,我对这个文化非常喜欢,我非常喜欢在中国的工作,我觉得这对一个记者来说是一个非常多元化,非常有意思的国家,但我不知道要等多少年,肯定不是马上。”

最后,她表示,决定发表有关张淼被捕的文章也是因为三个月的各种努力都未见成效。她说,她曾咨询过维权律师和学者,她也想过是否有比写这篇文章更好的方式,但她的初衷是帮助张淼。

驻华外国记者协会(FCCC)和国际记者联盟(IFJ)谴责中国政府拘捕张淼。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