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4:27 2016年12月11日星期日

何清涟:两会代表观刑:被囚之虎与打虎路线图


2003年6月3日的三峽大坝。三峡工程和三峡集团一再处于舆论的风口浪尖上

2003年6月3日的三峽大坝。三峡工程和三峡集团一再处于舆论的风口浪尖上

编者按:这是何清涟为美国之音撰写的评论文章。这篇特约评论不代表美国之音的观点。转载者请注明来自美国之音或者VOA

2014年的两会,注定没有前几年那样轻松“和谐”。女代表大概没有心思再秀高级时装与貂皮大衣,陈光标大概也不会再免费派送罐装“新鲜空气”。因为本次两会有一重头戏,即朝廷让代表群观“老虎”受刑,并预告新的“打虎路线图”,附送“苍蝇”数百只。面对未能再现身两会的本届代表的灰色身影,这个“精英俱乐部”的成员们有的感慨万千,有的则兔死狐悲。

*两会前夕国内媒体竞爆“打虎”猛料*

​新华网3月1日发出的节目预告是:“2014全国两会十大热点:深化改革反腐治霾受关注”,反腐列为“热点三”。文曰:“反腐败持续发力……过去一年,中央坚持“老虎、苍蝇一起打”,省部级高官接连落马,……2014年,如何把党风廉政建设和反腐败斗争引向深入,还会有哪些“大老虎”被揪出,……人们无比期待。”

中共中央政法委书记周永康(资料照)

中共中央政法委书记周永康(资料照)

财新网同日发表重头文章《周滨家乡成“康居乡村”先进典型》,各网站立即转载,旋即都被删除,估计是为了给两会代表观刑时用。财新网这篇发而又删的文章内容其实就是昭告天下:“周老虎”得意之时在家乡衣锦昼行,家人皆仰仗“得道”老虎“升天”致富。如今,老虎窝已经被端,周滨已于去年12月初从自己在首都机场附近的别墅中被警察带走,同时被带走的还包括他43岁的妻子、持美国护照的黄婉,其岳父黄渝生也同时失去联系,周滨的三叔周元青、三婶周玲英和堂弟周峰去年12月被带往北京。国内虽然打不开这篇文章,但国外多个网站已转载此文。

至此,习近平让王岐山主管的“打虎”大业让人刮目:有条不紊,颇有章法与节奏感。财新网在舞台上充当了主要的“打虎将”表演打虎:拖着一只被拔去牙齿与利爪的周老虎,今天抛到空中,横腰一棒;明天摔到地上,当头一棍,变着花样击打。其他的媒体在旁助兴,齐声追问“虎父究竟是谁”?这一过程,颇让旁观的那些超级大“老虎”们心惊。

*未来“打虎路线图”轮廓初现*

两会前夕,北京未来的“打虎路线图”已由最高检察院与国内媒体“联手”昭告天下。准确地说,是最高检用官样文字画出轮廓,几家媒体浓墨重彩勾勒部分画面。

​2月27日,广州的《时代周报》(第274期)突出奇兵,发表两篇让人意外的文章:《三峡堵“漏”:巡视组公布腐败问题,三峡办公室搬迁应对》、《独家还原三峡集团利益输送链:被指集资建设“福利房”招投标 涉嫌沦为腐败温床》,文章前所未有地尖锐指出:“三峡沦为私人定制的牟利机器才叫人痛心疾首”,“根据巡视组和审计署的报告,三峡集团内部人员多年来利用各种方式侵占国家资产、垄断公共资源、贪腐浪费、输送利益,几乎到达失控的地步”,“巡查已引起集团内部大地震。在三峡内部,领导及相关亲属染指工程招标、输送利益的事不计其数,已是公开的秘密。领导,分门别派,甚至个别退休的老领导,也继续插手其中。目前集团上下人心惶惶,随时牵一发而动全身,拔出萝卜带出泥。”

地球人都知道,三峡工程过去这些年算是谤满天下,无论从环境生态影响、移民、以及建设过程中出现的种种质量问题、腐败问题,都给中华民族留下创痛巨深的伤口,但因为水电系统是某政治大佬的势力范围,没人敢惹,每次媒体上一出现批评声音,立刻就会有政府主管部门出面让媒体噤声。因此,业界都知道,《时代周报》敢发表这两篇文章,背后是“有关方面”借了胆子给它,否则,谁敢说“甚至个别退休的老领导,也继续插手其中”?

截图:《南方某媒体追问:插手三峡的退休领导姓甚名谁》

截图:《南方某媒体追问:插手三峡的退休领导姓甚名谁》

长期在政治高压下中生存的中国媒体立刻嗅出其中味道,打蛇随棍上。紧接着,各大门户网站都登出:《南方某媒体追问:插手三峡的退休领导姓甚名谁》在人们心中萦绕已久的一些话语,终于堂而皇之地在这些文章中出现:“三峡集团每年招标的工程总规模至少在100个亿以上。2014年以前,绝大部分都没有经过正规招标,说暗箱操作是客气了,实际上全是‘明箱操作’”, “哪些工程是哪些领导的亲戚在经营、控制”、“谁是谁的人”、“哪些领域是哪些领导的势力范围”……语带神秘,口耳相传,领导级别也从小到大。”

如果说《时代周报》只是“市场化媒体”,在中国政治中,其政治权威似乎不足,但新华社这一官媒龙头出来为这消息板上钉钉。3月1日,新华网刊出《最高检:今年重点查办金融电力等垄断行业腐败案》,引述最高人民检察院反贪污贿赂总局副局长詹复亮的话,称今年,检察机关将严肃查办发生在领导机关和领导干部中的贪污贿赂犯罪案件,重点是利用组织人事权、行政审批权、行政执法权、司法权等实施犯罪的案件,工程建设、房地产开发、国土资源管理以及水利、环保、节能减排、金融证券等国家重点投资领域、资金密集行业特别是铁路、电力、石油、电讯等垄断行业的案件。

金融、石油、电讯行业当中,卸任高层家族染指者众多,但电力集团除了“国字号”之外,几乎是李鹏家族专属领域,这在国际社会都是公开的秘密。中共党内老人李锐先生是中国国内主要的三峡工程反对派代表人物,1980年代初著有《论三峡工程》一书,并多次上书高层指出,将来三峡工程完工,库尾洪水位剧升,必然要为重庆“准备后事”。他还引用水利专家黄万里先生的话说,今后要在白帝城山头上建个庙,如岳王庙前一样立三个铁人请罪,其中就有“退休老领导”李鹏。

曾为“共和国总理”的李鹏不好惹。2001年11月24日,中国《证券市场周刊》第93期刊发《“神奇”的华能国际》(作者是武警部队作家马海林)一文,揭露李鹏家族掌控的华能国际利用特权赋予的发债方式,敛聚60亿巨额资产。李鹏对此反应强烈,除了利用官媒辟谣之外,秘密逮捕作者马海林,至今外界不知其死活。该刊总编虽然也属于红二代,被迫作深刻检讨。

“电力一姐”、“红色公主CEO”李小琳每年盛装出现在两会上,面对记者采访“曾开诚布公地表示‘能力之外的资本都等于零’”。经过这些持续不断的“公关宣传”,中国人都知道,“完全依靠个人能力”获得财富、名声、地位的李小琳家族与电力系统的鱼水关系,了解到三峡与电力系统是谁的势力范围。但想到老总理的树大根深,以及传说中他与开国元老周恩来的养父子关系,都以为其家族的财富帝国坚如磐石,难以撼动。没想到2014年“两会”前夕,突然由南方媒体发动对三峡工程的追问,再由最高检出来宣布2014年反腐的查办重点,这个过程让前朝大佬们很受煎熬,谁也不知道中纪委手中待查的那些个传说中的“X号专案”有多少,其中都有哪些人。

因为有了三峡与电力系统的腐败猛料,国内媒体前后脚相跟发布的消息,比如人民日报发表的《中组部通报3起行贿买官案》、新京报发表的《出逃贪官经济领域扎堆 部分官员外逃前已是裸官》,已经吸引不了围观者眼球。人们除了等待着“周老虎”案件最后揭盅之外,还等待公示或者暗示新的“大老虎”是谁。两会代表中那些心中有病的人,在观刑之余心中未免忐忑,不知自己与明年的两会是否有缘?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