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0:55 2016年12月05日星期一

文强案庭审结束 评论称打黑须变革制度


在重庆被称为当地黑恶势力最大保护伞的原警方高层人物文强等人涉黑案庭审结束。在各方关注、百姓称快的同时,有评论对这种以专政手段和轰轰烈烈搞运动的方式进行打黑的后果表示担忧。也有评论指出,唯有实行民主和法治等方面的改革,才能有效铲除和根治中国各地的黑恶势力。

*文强:有良心认罪服法*

涉嫌收受巨额贿赂、包庇黑社会性质组织、强奸妇女和嫖娼的原重庆市司法局局长、公安局副局长文强和他妻子以及手下三名警官于2月2日至6日出庭受审。庭审结束时,法庭宣布对此案择期宣判。

据报导,文强虽然在法庭辩论期间为他们夫妇收取的部分财务被指称为贿赂提出异议,但在最后陈述中表示,自己还有良心,愿意认罪服法。

*打黑英雄涉黑落马*

文强由于早期在执法工作中表现突出而获得提拔重用。他说,自己之所以从执法者的位置走上被告席,既有社会环境的影响,也有制度建设的原因。他承认,最重要的还是自身原因。

这位被控受贿人民币1600多万元的前“打黑英雄”还表示,希望今后没有公安干警站到这个被告位置上来。

*打黑成绩显赫 百姓拍手称快*

据官方公布的数字,从2009年6月开始,重庆打黑除恶专项斗争共打掉十几个黑恶团伙,抓获涉黑涉恶人员3193人,还有许多公检法人员因涉黑遭到查办,因涉黑落马的厅局级干部有十多名,冻结、扣押、查封涉案资产21.746亿元。

这个位于中国西南腹地的中央直辖市在该市领导人、中共元老薄一波之子薄熙来领导下的“打黑除恶专项斗争”受到各界广泛关注,平民百姓交口称赞,一些政治分析人士则认为,薄熙来想利用广大群众支持打黑除恶来捞取政治资本,以便在两年后中共领导层换班之际进入决策核心。

*黑恶势力猖獗谁之罪*

与此同时,对于如此大举打黑能否取得除恶务尽的效果,近来有不少人提出质疑。还有评论人士公开表示反对重庆式打黑,担心这种与大唱红色歌曲同时进行的打黑行动可能像毛泽东时代的历次运动那样演变成打击范围扩大化的又一次政治运动。

网络作家杨恒均认为,中国当前的政治制度是产生保护纵容黑恶势力的文强这种贪官的温床。他在博客中写道,“有罪的是把文强弄到那个位置,把不受限制的权力交到他手里供他挥洒自如的制度与体制。”

*杨恒均:这样打黑打得完吗*

杨恒均对美国之音记者表示,在中国现行体制下,权钱交易、权色交易、黑白道勾结盛行,几乎所有犯案的贪官都跟文强没什么两样,人们对贪官收了别人一麻袋钱这样的事情也麻木了,因此靠一个地方官一时心血来潮来打黑除恶是靠不住的。

杨恒均说:“这样搞法同样不行,虽然它在一时之间还能迷惑一些网上的年轻人,‘哎呀,打得好,打得好’。你打得完吗?重庆一下子好像打下了两三千,对不对?”

*张鹤慈:警惕打黑扩大化*

在澳大利亚的评论人士张鹤慈担心,利用专政手段打黑,结果会打没了人权、法治和自由。他在博讯新闻网发表文章说,薄熙来能够打文强,关键是薄熙来的官比文强大。

文章以中共搞土改、镇反等历次把打击范围扩大到无辜民众的运动为例指出,利用权力的打黑而不是利用法律和自由舆论的打黑,就是支持人治而反对法治。

这篇文章对重庆高调展开打黑行动以来获得的强大民意支持敲警钟。文章说,“在老百姓支持和同意的前提下建立的铁血统治,不只是剥夺了恶霸地主的人权、自由,而是剥夺了所有人的人权、自由。”

*网友:专案组办案如文革还魂*

一名网友在百度网的有关专栏回帖说,他朋友前些日子被所谓的专案组带走了,到现在都不知道人在哪里,公安机关等也没有给家属发任何文件。他表示,完全不明白现在所谓的专案组的“法律”“合法”的程序。这位网友特别指出,跟黑都不沾边的人,居然被列为一类,给他的感觉就像文化大革命。

*杨恒均:薄熙来提出制度何时变革难题*

网络评论人士杨恒均表示,从法治角度来看,人们不应该支持重庆打黑的作法向全中国推广,除非想要再来一次文化大革命。

他说:“文化革命来的时候,老百姓企图把95%的官员全部打翻在地。(笑)现在又是这种情况,所以非常复杂。我觉得,现在薄熙来提出一个难题,就是我们中国走到什么时候,(才)走到真正该制度变革的时候?”

记者星期一在查询重庆市一些相关机构的官方网站时,看到该市检察院和法院网站主页上登载了一些打黑案件的信息,在重庆市人民政府和重庆市公安局官方网站的主页则没有发现有关打黑的内容。

美国之音中文网-VOA卫视(直播)

美国之音网络直播VOA卫视 焦点对话(重播)

北京时间晚9-10点,欢迎在YouTube聊天室参与节目讨论或向嘉宾提问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