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4:23 2016年12月07日星期三

藏人高官将出书披露中共在西藏的暴政


前青海省果洛州州长达杰先生遗照(照片来源:李江琳博客)

前青海省果洛州州长达杰先生遗照(照片来源:李江琳博客)

中国共产党的一名藏族高官即将出书披露中国政府在藏人地区的暴政。他称,中共在西藏的统治“极其不人道”。不过,这位官员并不是唯一一个出书批评中共西藏政策的藏族官员。一批藏人退休高官,甚至一些在藏区工作的汉族官员也纷纷出书,谴责中共在西藏的政策。下面是报道详细内容。

德国《明镜周刊》报道,一名曾经信仰共产党、并一直在中共体制内得到高升的藏族高官最近决定出版一本新书,谴责中国共产党在西藏的暴政。报道没有透露这名官员的名字,只是说,这名高官不仅在西藏家喻户晓,而且在全中国也非常有名。报道说,到目前为止,中共内部并不知道他已经背叛了他曾经的信仰,成了一名“异议人士”。

这本书将在中国境外出版。报道说,这位官员希望书的出版会让中共领导人产生压力。报道引用他的话说“ 我是西藏人, 我在政府工作, 我所告诉大家的一切应该有权威性”。

根据报道,这名藏族官员很年轻时就为中国政府工作。1950年,中共统治西藏后,他与很多藏族人一样,接受了北京对西藏的统治。 这些人中包括共产党官员、公安人员、宣传人员、记者和工程师。与很多希望在外族统治下和平生活的人们一样,他们慢慢吸纳并重复着共产党的各种口号, 并享受着随之而来的财富, 但是,最后他们都感到很痛苦。

报道说,正是这种痛苦成了他写书的动力。他在书中重点揭露被中共宣传人员或是党史记录者粉饰的部分。“他说,所有的事,过去和现在,都比西方人想象的要糟糕得多。” 他甚至将中共统治下西藏人的命运等同于纳粹统治下的犹太人的命运。

书以中文出版。报道说,作者希望这样可以让尽可能多的人了解西藏人。报道援引作者的话说,西藏人为了“一个外族统治的乌托邦”“跳进了血泊和炼狱之火中”。

报道说,具有讽刺意味的是,很多西藏人在中国入侵西藏的最初是很兴奋的。他们憧憬着中国共产党会给他们带去现代化和繁荣。他们相信毛泽东领导的共产党会将他们从僧侣的残暴独裁统治下解放出来,但是,毛泽东和他领导的政府并没有兑现允许藏人保持其传统生活或是宗教信仰的承诺。农业合作化政策以及牧民定居政策毁坏了藏人的传统生活方式。

报道说,现在的中国政府认为唯一可以平复藏人愤怒的办法是经济上更多的投入,同时在政治上进一步施行高压。这位藏族高官在书中写道,拉萨街头的武装警察的行动就像占领者。“这些武装警察的行为‘极其不人道’,他们像毒蛇一样冷血地杀人,肆意地殴打当地居民,掠夺民众的财产。如果民众反抗,就将他们杀死。”

这位高官并不是第一个出书或是写文章批评中共的西藏政策,或是揭示西藏真相的藏族官员。

10月7日, 研究西藏近代史的旅美中国历史学者李江琳在自己的博客上发表了另一名藏族官员,青海省前果洛州州长达杰的遗作--“藏人更加敬仰达赖喇嘛”。这篇文章也在批评中共在西藏的政策, 尤其是“左”倾统治时期遗留的宣传方式。 更早时候,达杰自费出版了一本书--《果洛见闻与回忆》,揭示中共1958年镇压藏人抵制合作化运动的真相。

李江琳2012年8月曾经拜访过达杰。她说,当时已经八十岁的达杰对藏区的现状表示担忧。她说, 达杰具有一定的代表性。达杰是中共党员。1950年代,达杰是一个生产队的队长,从基层一步步做到了果洛州州长。

李江琳在接受 美国之音采访时说:“像他那样的,第一代被中共培养出来的少数民族干部,他们在八十年代后期或是九十年代初才退休。他们经历过整个藏区的所谓民族改革的整个过程。这些藏人干部也是从一开始几乎无条件地接受中共的这种政治教育。他们也相信藏区的社会是必须经过改革的,必须要走向社会主义才是他们唯一的出路。但是,经过这些年之后,他们在退休之后重新反思在藏区发生的一切。……这是这一切的意义所在。”

李江琳说,达杰告诉她,促使他们反思的第一个起点是“文化大革命”。1960年代开始的“文革”席卷了中国全境,包括西藏。西藏的第十世班禅喇嘛从“文革”开始被投进监狱关押了9年零10个月。第二,应该是最近的藏人自焚事件。

李江琳说,夹在中共统治和藏人同胞之间的藏人干部有自己的无奈。她说:“他们有自己的无奈,这些藏人干部几乎都有给中央上书的事,但是他们的上书都泥牛入海,不受信任。”

李江琳说,达杰也曾就藏区的形势和藏人的愤怒给中共中央上书,但是没有任何的回音。她说:“比方说,在藏区的形势。他自己跟我说过,把‘藏独’作为一个图章一样到处盖。不管发生了什么样的事情, 民众对任何问题,比方说环境问题,民生问题、教育问题等有不同的看法,提出的抗议,其实本来当作民生的问题从民生的角度来解决的,教育问题从教育的角度来解决,但是这一切都被扣上,贴上藏独的标签,当成一个政治问题来解决。”

李江琳说,她与达杰曾经有过三个下午的对话,他们谈到中共在藏区的政策。她说:“他用体制内的观点来表述就是认为藏区的政策是过左,藏区一直就是左。宁愿偏向极左,也不会往回,很多事件都表现,藏区的干部左了没事,右了,就出问题了。”

1950年代西藏发生大规模的抗议的行动,中国政府派出军队镇压,造成极大的灾难,但是只是一些基层的干部被撤职,高层一个也没有动。

据了解,还有两本反映藏区生活和揭示藏区真相的书即将出版。书名分别叫做《赤风呼啸》和《一场被堙灭的国内战争》。书的作者一个是藏族的官员,另一个是曾经在藏区工作的汉族干部。

在谈到藏族的未来时,《明镜周刊》援引那位藏族高官的话说,他并不希望回到以前僧侣统治的时代, 也许实行“民主”才是藏族的未来。

但是, 李江琳的看法是“藏独可能会是一种结果”。她说:藏区的问题, 藏区的政治问题,是否独立,我觉得那会是一种结果,而不是原因。我为什么这么说,由于这一系列的事件,导致藏人的生存状况及其恶劣,而这种状况又不为人所知。…… 这些问题导致民众就想,在目前中共的统治下,我们的生活状况如此痛苦,我们为什么不要求独立呢?”

她说,太多人在关注藏区的未来,但是很少有人关注藏区的现在。中国政府大力推行的牧民定居政策就是一个很大的问题,很多人定居后,没有生活来源,生存成了问题, 她还说,中国的西部大开发,在藏区修了很多高速公路,很多藏人失去了土地,但是他们的声音却没有人听到。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