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6:41 2016年12月06日星期二

苹果对美国政府说NO 若此事发生在中国?


美国南加州圣贝纳迪诺枪击案凶手法鲁克(右)与妻子马利克2014年7月27日在芝加哥奥黑尔国际机场通过美国海关时的照片。法鲁克的苹果手机导致苹果公司与美国联邦调查局的较量。

美国南加州圣贝纳迪诺枪击案凶手法鲁克(右)与妻子马利克2014年7月27日在芝加哥奥黑尔国际机场通过美国海关时的照片。法鲁克的苹果手机导致苹果公司与美国联邦调查局的较量。

苹果公司拒绝为美国联邦调查局(FBI)解锁加州恐怖袭击凶手的苹果手机密码,以协助调查一起造成多人死伤的恐怖枪击事件。苹果公司总裁库克发表公开声明说,这一次的妥协可能会对用户信息安全形成长远的威胁。一些美国民众将苹果公司与美国政府的对抗看作是一次公民隐私与国家安全的较量。纽约时报认为,斯诺登事件后,不少科技巨头开始将政府看作是敌对方。

中国民众作为苹果公司在全球的一个主要市场,也对该事件投来关注的目光。浏览社交媒体可以看到,在中国,支持苹果公司的声音占了大多数。网友@ 岩瀬英介様 说:“库克的做法是无罪推定和人权至上的自然体现。”网友@ 扭腰村民 说:“苹果手机的保密性让人佩服。其中也有苹果对保护用户隐私的原则之坚持。美国政府也没辙。换个国家行吗?” 网友@ 想过平静生活 表示:“某国不要什么都跟美国比,不然脸会被打的很痛。美帝这儿连反恐也要顾及隐私。” 但也有少数网友认为,对凶手或恐怖分子不需要讲隐私。

事件缘起于发生在去年的一起恐怖袭击。12月2日,美国南加州圣贝纳迪诺发生枪击案,造成14人死亡。两名嫌犯是一对夫妻,他们被发现可能与“伊斯兰国”存在联系,因此这起案件被定性为恐怖袭击。FBI介入调查后,在嫌犯家中发现一部苹果手机,但由于设置了锁屏密码无法打开。FBI多次要求苹果公司协助解锁手机遭拒,最后寻求法律途径。今年2月16日,加州一家联邦法院批准了FBI的诉求,要求苹果公司给予调查人员“合理的技术支持”,即取消苹果手机在输入10次错误密码后自动清除手机内容的功能,并要求苹果公司编写一套新程序让手机输入错误密码后不出现延迟,加快调查进度。美国的安全专家认为,苹果公司只需一下午时间就可以为手机解锁,但苹果拒绝提供这样的协助。

一次公民权利与国家公权力的较量

库克在声明中说,美国政府的要求“史无前例”,“将极大威胁用户安全”,因此决定上诉。库克说:“政府称这样的工具只会在一部手机上被使用一次。但这根本不符合事实。这样的工具被创造出来之后,可能会在多部设备上被一次又一次使用。这相当于创造了一把万能钥匙,数以亿计的锁将被打开。任何有理性的人都不会接受这种做法。”

微软、谷歌等科技巨头一致的站在了苹果公司一边。谷歌总裁拉里佩奇发推说:“要求公司入侵用户的设备和数据,会是一个糟糕的先例。”脸书董事会成员库姆也在他的社交媒体页面上写道:“我一直倾佩库克在隐私问题上的立场,以及苹果保护用户数据的努力……我们不能允许这种危险的先例发生。今天,我们的自由处于危险当中。”市场资讯公司“创意策略”的总裁蒂姆巴加林对美国全国广播公司财经频道(CNBC)说,如果苹果为美国政府开了这个先例,中国和俄国可能会用相似的手段获取用户信息。电子前沿基金会、美国公民自由协会以及特赦国际等组织也表示支持苹果公司。

目前在风口浪尖的共和党总统候选人特朗普也加入了讨论,他在2月17日对媒体表示,“我百分百支持法院,苹果把自己当谁了?他们必须将手机解锁。这是安全问题,我们要用脑子想想,我们要有点常识。”支持政府的观点主要认为,不该将凶手的隐私置于国家安全之前。

2月17日,爱德华·斯诺登在约翰霍普金斯大学组织的一场视频会议上表示,FBI有其他方法可以调查这次袭击事件,一旦苹果公司开了先例,影响将非常深远。斯诺登问道:“有什么东西是真正必要的吗?或者只是为了图方便?”

斯诺登曾是美国中央情报局(CIA)的技术分析员,现在仍居住在俄罗斯,他在那里获得了政治避难。2013年6月,斯诺登将美国国家安全局关于PRISM监听项目的秘密文档披露给了《卫报》和《华盛顿邮报》,随即遭到美国政府通缉。去年2月,斯诺登曾获得诺贝尔和平奖提名。

法治是最大赢家

纽约时报的文章认为,观察目前的舆论形势,苹果公司胜诉的可能性更大,因为苹果、谷歌这种科技公司在这次对抗中掌握有大部分的筹码。“他们有我们的数据,他们的业务依靠于全球公众的共同信念,那就是他们将会尽所能的保护这些数据,”文章说。

而在律师陈立彤眼中,这个案子最重要的并非孰赢孰输,而是公司在政府面前敢于反抗的底气。他在为财新网写的专栏中说,苹果的底气来自于美国完善的法制体系。他写道:“在法治的大前提下,美国政府俯首甘为孺子牛,与企业首先是面对面地谈判,其次把双方的争议放到法官面前,听从法庭的最后裁决。”他谈到,库克在法律面前的笃定和从容值得细细体会。

零八宪章首批签署人之一野渡对美国之音表示,像苹果公司拒绝美国政府这种事情在中国不可能发生。野渡说:“在中国公民这里,政府对民众权利的大规模侵犯是赤裸裸的事实……像现在我接受你采访,肯定是有第三只耳朵在旁听。”

野渡说,几乎可以肯定,中国的科技公司全部为政府开了“后门”,比如金立等国产手机或腾讯旗下的微信、QQ等各种产品都装有方便网络警察进入的系统的“后门”。“敏感时候,(我的)那些朋友通过通信来约吃饭什么的,我们都看到维稳体制立刻有所反应,部署了维稳行动,”他说。

野渡介绍说,中国政府目前对于通讯方面的监控分为两种,一种是实时监控,主要用于敏感时期或对重点人物的全方位监控;另一种是记录监控,主要用于非敏感时期,用关键字搜索的方式获取感兴趣的内容。

他谈到,中美情况不同的原因是在于权利主体和权力来源不同。他说:“一个是来自于民间,一个是来自于本身,就是非民选的政府。所以他们对干预民众通讯内容,他们也是有不同的控制性和分量上的差别。”

小米手机曾被曝开安全“后门”

台湾媒体2014年8月报道称,中国的小米手机被曝出在未经用户同意下,将用户的个人隐私资料上传到小米的北京服务器。中国大陆的媒体对此事保持缄默,但是小米公司随后在其香港和台湾的脸书页面上向用户致歉,称已组织工程师连夜加班,关闭了“网络简讯”自动启动功能。

与小米事件相比,中国官媒对苹果公司却非常苛刻。2014年7月,央视大篇幅报道称,苹果手机记录用户常去地点及第三方应用收集用户位置信息,如果有人获取这些数据,就能了解中国的更多情况甚至国家机密。《人民日报》也跟进报道说,苹果手机操作系统存在安全“后门”,可直接提取用户私人数据,包括短信、通讯录和照片等。

苹果公司去年曾被曝出为了能够在中国继续销售手机等产品,接受了中国政府要求对其产品进行全面检查。根据中国新颁布的《反恐法》要求,中国监管部门将会要求外国科技公司提供软件源代码,并在应用软件中留出后门,以便进行安全性审核。苹果公司没有特别对这一报道作出回应,但库克公开表示:“我们从没有允许任何政府进入过我们的服务器,我们永远不会。”

去年初,媒体报道中国政府由于担心信息安全等原因,将苹果、微软等国际上知名的科技公司产品排除在政府采购清单之外。但是据《经济参考报》报道,财政部采购管理办公室负责人表示,苹果公司的10款产品从未入围政府名单。实际上,从2014年开始,中国政府就表示不再采购卡巴斯基等国外安全软件,电脑系统也更多的采用本土品牌服务器。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