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9:44 2016年12月10日星期六

阿拉伯之春两周年回顾


埃及民众走上街头,将长期执政的穆巴拉克推翻下台,已经将近两年了。“阿拉伯之春”给中东和北非地区所带来的真正意义上的影响,到底有哪些?

埃及革命发生的时候,数百万民众内心充满了希望和期待。但是,两年过去了,埃及人还在抗议。一些非宗教自由派人士抗议新上台的伊斯兰教义派主导的政府,在一些方面做过头了。民众的抗议和当初在埃及、利比亚、突尼斯和其他一些国家里看到的那种高涨的热情,形成鲜明对照。

伦敦大学国王学院的的中东问题专家斯戴西说:“‘革命’是个很浪漫的字眼。这个词往往让人想起那些戏剧性的画面,比如柏林墙的倒塌;实际上,中东和北非地区的形势并不那么简单;需要长时期的努力,而不是一蹴而就。”

斯戴西说,即便是在那些民众把政府推翻的国家里,人们也肯定会感到失望。另一方面,北非国家经历的巨变,还没有迅速传播到区域内其他国家。在有些国家,比如叙利亚,反叛人士面临着长时间的暴力冲突;在其他一些国家里,比如海湾国家,他们则面临着强权勉强进行的缓慢的改革。

她说:“笼统地说只有一个‘阿拉伯之春’是不准确的,因为事实上,有三个‘阿拉伯之春’。”

考虑到当地有不同种类的政府体制以及不同的地域文化,这也并不奇怪。

多尔顿曾经出任英国驻利比亚和伊朗的大使。他在通过Skype接受美国之音采访的时候说:“阿拉伯国家的觉醒应该说是要整整一代人来努力和付出。各个地方变革的速度不一,这也不奇怪。但是有一点,那就是,在整个阿拉伯世界,没有一个国家、没有一个地方的民众,不为之所动。”

中东和北非国家的变革,不光速度慢,不平衡,在一些情况下,甚至还往错的方向走了。历史的包袱重,人们要应对过去的专制体制遗留下来的很多问题,包括经济领域的困难,妇女和少数族裔的权利,等等,这些问题似乎更加凸显出来了。

虽然这一区域内新上任的领导人对西方和以色列似乎比从前更加强硬了,但是他们总体上对西方比较认可的政策走向,并没有非常大的改变。

多尔顿说:“不管什么人上台,一个国家总有本身的利益;对政府和民众来说,如何最大程度地发挥优势,选项并不是特别多。”

因此说,不管是在街头,还是在总统府,阿拉伯之春两年过后,政治和社会发展的进程还没有完成。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