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0:47 2016年12月09日星期五

福州网友因打抱不平被判刑


中国官方媒体终于打破缄默,报道了福州马尾区法院判处三名因为在互联网上公布腐败丑闻的网友被判犯有诽谤罪的新闻。这一新闻在海内外互联网论坛上引发了关于网络监政和言论自由的大讨论。

*只有导语是记者写的*

中共中央机关报《人民日报》星期三刊登了一篇《福州法院通报严晓玲案三名网友被判诽谤罪依据》新闻。虽然这篇新闻稿有电头:(人民网福州2010年4月20日电),有记者的署名,但这条新闻只有一句话的导语是记者写的:“今天下午,福州市马尾区法院就此前引起广泛关注的严晓玲案,以及涉及到的被告人范燕琼,游精佑,吴华英诽谤案一审情况进行了通报。”

这条新闻的其余部分是马尾区法院副院长傅义荣宣读法院最终认定的案件基本情况的全文照搬。

*只有一面之词*

有学者指出,这条法庭新闻可以作为新闻系讨论客观,公正,全面等新闻要素的负面案例。这条新闻一边倒地报道马尾法院方面的一面之词,没有被告方面的一丝微弱的声音。

*强奸致死还是自然病死?*

这条新闻的背景是这样的。2007年腊月28号晚上,福建女青年严晓玲于晚10点被送到闽清县医院,经抢救无效死亡。有知情者称严晓玲是在被叫到一个当地公安和黑社会合办的KTV之后被轮奸致死。严晓玲的母亲林秀英提出尸检,而官方的尸检的报告说自己病死,并非强奸致死。母亲林秀英对官方的法医学鉴定结论不服,提出还要尸检,但是相关部门并不配合。严晓玲的母亲林秀英被迫走上了上访之路。在多次上访的过程中,阎晓玲的母亲认识了维权人士范燕琼。

*网络维权*

据《人民日报》报道,2009年被告人范燕琼听了林秀英及其兄林爱德介绍严晓玲死亡的相关情况,看了严晓玲死亡的法医鉴定等材料之后,着手杜撰了《福建闽清警匪轮奸26岁女青年致死后还继续奸尸,惨绝人寰,诉告无门》一文。
这篇文章刊登在海内外的网站上,引起强烈的反响。后来,范燕琼等三名维权人士还把这个事件做成了视频,转发到国内外的各个论坛。随后,当地公安召开新闻发布会, 强调严晓玲是自然病死,

*网友被判刑*

今年四月十六号上午,参与制作视频和发帖范燕琼被马尾区法院三审以诽谤罪判决有期徒刑两年,另外两名网友分别被判有期徒刑一年。

*法庭前的声援*

几十名网友从北京和全国各地赶到福建马尾区法院对三名因在互联网上维权而被判刑的网友表示声援。他们打着横幅标语并高呼范燕琼无罪,言论自由等口号。

*主谋不敢碰,抓了代写状子的师爷*

有网友提出质疑说,即便按照官方的说法,诽谤罪成立,那么,三个网友在互联网上发表的维权文章和视频也是根据严晓玲母亲所提供的材料。如果追究其责任,所谓诽谤罪的主谋是多次上访告状的严晓玲的母亲林秀英,而三位写文章和拍视频的网友,不过是捉刀代写状子的“师爷“,充其量是协从而已。为什么主谋没事,而协从却判了刑呢?

中国点击率最高博客作家韩寒就这个案子发表评论说:“死者到底是怎么死的,这个我不知道,我也没有证据,所以无法站在维权者或者政府的任何一方说事。政府认为,只要 他们宣布了,这就叫证据,维权者认为,只要他们调查了,这也是证据。这件事情我并不了解,在其他众多的维权事件中,政府一定全错么,不一定,维权者一定全 对么,也不一定。但是为什么政府永远表现出全错的态势呢?”

*急需成立尸检部*

韩寒认为,大陆最最急需成立的一个部门乃是独立的“尸检部”,这个尸检部必须拥有向廉政公署一样的独立性和公信力, 必要的时候做到电视直播尸检。仔细回想中国近几年发生的公众事件,有多少是因为尸检而生。尸检部是维护社会稳定的重要部门,因为现在的尸检结果,无论是真 的假的,老百姓都不相信。

*司法独立 无罪推定*

为什么即使政府的尸检结果是正确的,而老百姓仍然怀疑呢?有关专家分析说,这是因为中国没有西方那样的司法独立,没有被告首先被假定无罪直到有证据证明他有罪的“无罪推定”制度。

*老百姓学了政府的绝招*

韩寒说:“一个喜欢先定性再定罪的政府,其绝招也 很容易被老百姓学去,所以说,我们要原谅老百姓动不动就认为自己的亲人是被人害死,而罪犯是被政府包庇了,尸检是被政府操纵了。因为在这个社会里,你不讲证据,那我也不讲证据,你不透明,我就猜测,我一猜测,你就说我诽谤,我再追究,你就说这是国家机密,我一闹大,你就---你就---你就反而省事了,什么事 情都不用做了,自然会有相关部门通知新闻部门这事情不准报道。但是,这一切埋下的都是仇恨的种子。“

*你们怕些什么?*

一些网友认为,这件事情代表了互联网的黑暗时期将要到来,代表了维权人士将要遭到打击报复,代表了网络的监督将要受到取缔和法办,代表了言论自由的彻 底消失,不过,韩寒说,其实这些都不是,小小的一个县城的公检法,你不能把人家想的那么深邃,其实这件事情只代表了一个意义,传达了一个讯息,那就是──让你见识见识我的厉害。

韩寒说,是的,我们见识了,我们都很害怕,但是我们也不知道,你们都在害怕些什么。中国,马尾,腐败,严晓玲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