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8:25 2016年12月03日星期六

众人谈论9/11


纽约世界贸易中心遗址四周的街道星期六上午人来车往,气氛肃穆。来自各行各业的人去到那里纪念9年前纽约市在2001年9月11日遭受的恐怖袭击。美国之音记者菲利普斯在世贸遗址附近跟一些人交谈,听听他们的想法。


这是2010年9月11日上午,整整9年前,世界贸易中心受到恐怖分子袭击。当时的世贸中心现在被重新命名为世贸遗址。消防7队的队员们立正站在那里,等待消防站的钟声响起,纪念他们那些在9/11恐怖袭击那天为救人而失去生命的同事们。

对于消防员罗科·A·科西奥里洛来说,这是非常伤感的时刻。他说:“我非常悲伤。在9年前那个可怕的日子,我有343个弟兄在那儿丧了命。我在这里祷告,感谢上帝我们还在这里,为他们的家人祈祷,为的是永远不忘记我的哥们儿。我要说的基本就是这样。只要我活着,我就会在9月11日这天来到这里。”

加州洛杉矶的弗兰克·马克斯也抱持这个想法。他一得知袭击的事和袭击造成的破坏,就立即辞了工作,到纽约做志愿者。他在纽约待了7个月,给消防队员当帮手,在世贸遗址的废墟里仔细搜寻遇难者遗体。弗兰克·马克斯说:“这些是我的朋友。9年前我跟这帮家伙成了朋友。我经常给他们送饭,经常给他们带来吃的,往消防队一放,如此一天三次。我们这样做了7个月。纽约的消防队员,警察和所有当时到纽约的救援人员都是我的兄弟。我们密不可分,我们是一家人。他们把我当成他们的一员,我感到荣幸。”

马克斯说,那段经历永远改变了他的生活。他说:“在纽约当志愿者的经历,让我的身体出了毛病。我得了中毒症。但这对我算不了什么。要冒险就得付出代价。我一到这儿,就知道了这个代价的程度。我离开了我的生活圈子,来纽约帮忙。我搭便车启程,用了一个星期才到。9月12号动身,18日到。到纽约市中心是上午10点,傍晚5点半左右,我已经在世贸遗址传递水桶。人们常说,换个工作。可是在世贸遗址的人不那样做。人们每天尽最大努力做同一件事。”

在离世贸遗址更近的地方,来自德克萨斯州的山姆·曼德尔鲍姆感到,星期六的纪念活动既令人感到欣慰,又有冲突。当天的活动包括默哀、宣读遇难者名单,还有大批的游客,活动的现场四周还有新的建筑。曼德尔鲍姆说:“因为这是治愈悲痛的好机会。袭击事件过去9年了,尽管不算太长,但是无论是谁,任何时候来到这个地方,他们都得面对9/11那天死去的,以及由于9/11袭击在那之后死去的人们。必须面对世界从此发生的改变和我们的变化,以及前景的改变。我的回答是,接受事实。”

不过,伯妮塔·曼蒂斯仍旧感觉无法接受她姐姐在9/11袭击中遇难的事实。她说:“对于有些人来说,事情结束了,因为他们见到了尸体。但是我们从来没有看到她的尸骨,或任何其它东西,所以我们仍然难以接受这个事实。她是非常称职的姐姐,是乖女儿和好姨妈。当时她只有25岁,是曼哈顿社区学院的全职学生。她有崇高的追求,遗憾的是,她已经无法追求这些梦想了。”

由于世贸遗址所承担的重要角色,人们可以轻易忘记它曾经地处一处闹市区的深处。那个社区是罗伯特·米尔罗等一些人生活和工作的地方。对他们来说,恐怖袭击事件是发生在自己身边的事情。

米尔罗说:“我们见证了一切。我们看见了每座建筑倒塌。看见人们从窗户往外跳。我们感觉到他落地的震颤,我们看到了当时的混乱场面。在我工作的地方,有人说,‘我女儿在那儿工作’,还有人说‘我的丈夫’。我们看见有人从楼里跳下来,就摔在地上。我害怕回家。那天晚上我没回家。我得说的一件事是,9/11之后,许多陌生人希望帮助我们。我到新泽西州去,在酒吧里有人提出,如果我需要找地方住,就给我钱和吃的。有个人对我说,你需要打电话吗。我说好吧,我想跟我姐姐通话。当我跟姐姐通话时,她哭了。我表亲的女儿在袭击中遇难。她被困在电梯里,窒息身亡。我为母亲和父母感到悲伤。白发人不应该送黑发人。”

对于许多美国人来说,当他们纪念那场震惊整个世界的恐怖袭击的时候,力量和悲哀依然混淆在一起。最新发生的一系列和911事件相关的事态发展及其后果再次显示,争议和抚平创伤,愤怒与和解仍然缠绕在人们的心头,交织在一起,成为各种活动的主题。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