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1:02 2016年12月05日星期一

美国国务院、五角大楼重要人事调整


伯恩斯

伯恩斯

美国国务院的二号人物、过去两年内在美国外交政策以及美中关系上发挥了关键作用的首席副国务卿斯坦伯格已经宣布离任,他的职务将由国务院目前第三号人物、副国务卿伯恩斯接任。与此同时,星期五晚间,美国国防部官员罗伯特.蒂奇向美国之音证实,负责亚太事务的助理国防部长格雷格森已经卸任。
斯坦伯格

斯坦伯格

斯坦伯格星期四(3月31日)在美国国会参议院外交委员会有关利比亚的一个听证会上做正式发言之前做了如下的表示:他说:“两年前,诸位支持了总统对我出任副国务卿的任命,在此,我谨表感谢;能够为国家、总统和国务卿服务,乃是我的殊荣。任上和外交委员会打了很多交道,感谢诸位过去两年来的合作,希望今后,在我未来的职位上,仍能有机会合作。”

*斯坦伯格夫妇将赴雪城大学*

就在国务院公布斯坦伯格即将离任这一消息的同时,位于美国东部纽约州的雪城大学(Syracuse University)同时发布消息说,斯坦伯格已经欣然接受该校的委任,将于今年夏天开始,出任该校“麦克斯维尔公共事务学院”院长。雪城大学负责对外事务的副校长凯文.奎恩(Kevin Quinn)星期五(4月1日)接受美国之音采访的时候说:“我们非常高兴副国务卿斯坦伯格接受了雪城大学提供的就职机会。我们同时也很高兴(斯坦伯格的夫人)艾伯特女士也将成为我校第一任负责可持续性研发项目的副校长。”

凯文.奎恩说,该校一年来一直在物色麦克斯维尔学院院长,做出最后的决定、并将决定告知斯坦伯格,是最近几个星期的事。奎恩说,有斯坦伯格这样的名人加盟,应该能够带动学校的各项发展,包括吸引高质量的师资和学生。斯坦伯格的夫人(Sherburne "Shere" Abbott)目前也任职白宫,负责科技政策办公室的环保项目。

*伯恩斯:通晓阿拉伯语的副国务卿*
伯恩斯

伯恩斯

斯坦伯格在国务院空出来的位子,将由另一位副国务卿伯恩斯(William J. Burns)来填补。伯恩斯是一位职业外交官,1982年开始在美国国务院(一定程度上相当于中国的外交部)任职,曾出任美国驻约旦和俄罗斯大使,并会讲三种外语:阿拉伯语、俄语和法语。在出任分管政治事务的副国务卿之前,曾任负责近东事务的助理国务卿。伯恩斯毕业于美国拉赛尔大学(LaSalle University)历史系,并拥有英国牛津大学国际关系硕士和博士学位。伯恩斯曾就美国面对埃及的经济援助和外交政策问题,撰写了一本书(Economic Aid and American Policy Toward Egypt, 1955-1981)。在北非和中东地区出现大幅动荡之际,伯恩斯对这一地区的历史和文化的了解,想必是他被任命为首席副国务卿的一个因素。

*五角大楼新任官员:奥巴马心腹*
格雷格森

格雷格森

另一方面,美国传统基金会(The Heritage Foundation)的亚太和军事问题专家成斌(Dean Cheng)以及长期关注亚太事务的观察人士彼得.恩尼斯(Peter Ennis)都撰文说,美国国防部负责亚洲以及太平洋事务的助理国防部长格雷格森(Wallace C. Gregson, Lt. Gen, UMC, retired)也将退出五角大楼,他的职位将由奥巴马的亲信幕僚马克.利伯特(Mark Lippert)来接替。从这一点上,或许可以看出奥巴马对亚太地区、尤其是涉及到亚太地区军事问题的关注。

美国传统基金会的亚洲事务研究员成斌星期五(4月1日)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说:“人们普遍感到,格雷格森在白宫的话语权跟琼斯上将有直接的关系;他们都有美国海军陆战队的背景;但是在琼斯上将从国家安全事务顾问一职退下来、多尼隆接替了这一职务以后,五角大楼有关亚太问题的观点和想法,恐怕在白宫政策圈内难以得到充分表达。”

利伯特在奥巴马担任参议员期间,即是奥巴马的外交政策顾问,他同时还是美国海军的后备役成员,曾于2007和2008年间到伊拉克服役,负责情报工作。除此之外,在奥巴马任内,利伯特还一度担任白宫国家安全事务委员会负责行政事务的副主任。

*“生手”或许能让人耳目一新?*
成斌

成斌

美国传统基金会的成斌认为,美国外交、国防两个关键部门在涉及亚太地区的领域,同时大幅度调整人事,恐怕不妥;在他看来,伯恩斯和利伯特两人都缺乏对亚洲和太平洋地区的了解,同时由两个“生手”处理外交和军事,让人不免有些担心。不过,他也承认,新人有时也会有新的招数,说不定会让外界耳目一新。

*台北时报:斯坦伯格明显“亲中”*

台湾的主要英文报刊台北时报(Taipei Times)在报导斯坦伯格离任消息时,称他是一位亲中(pro-China)派人士,对台湾鲜有同情。台北时报说,美国政府内部的这一高级人事变动,可能不会马上看出对亚太地区具体的影响,因为美国目前最为关心的是阿拉伯世界的变动。但是,台北时报说,斯坦伯格任上,其“亲中”的立场至少在一定程度上导致了美方搁置对台湾出售F-16战机一案。

美国传统基金会的成斌认为,奥巴马总统入主白宫以来,美国的外交政策,总体上颇有改善的余地。他说:“我不认为这是具体官员的错误,更大程度上,我认为,是政策走向的问题;谈到政策走向,那不是助理国防部长、甚至也不完全是副国务卿能够决定的,而是由更高一层来主导的。像副国务卿、助理国防部长这些官员,他们主要是负责将政策纳入实施。”

成斌等一些分析人士希望看到美国下一步的外交政策,在思路上能够更加清楚,并且更加具有远见。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