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7:19 2016年12月11日星期日

学者吁中国客观看待周边国家民主混乱


自吉尔吉斯斯坦群众暴乱及泰国曼谷发生流血事件后,舆论上相继出现了一些针对民主被美国利用的负面批评。亚洲周刊主笔南方朔写了一篇三个民主的负面样本的文章, 文中写到:“应警惕到,概念上的民主似乎是个好东西,但在民主的实践上,它却状况百出。前几年,美国出现过民主输出论。在国际政治上,它是人道干涉主义的一环,只要任何国家的生活、人权或政治表现被说成失败国家,它都有可能被纳入到颜色革命之列。”

该文继续写到,这种民主输出乃是一种双重标准的国际强权操作而已。它以民主为口号和手段来取得附庸政权。

*陈向阳:弱政府导致社会失衡*

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世界政治研究所副研究员陈向阳亦在最新一期的燎望杂志上发表题为中国妥善应对周边紊乱政局的评论文章。陈向阳评论到,泰国的保守派与亲他信势力等,对立双方分庭抗礼,长期相持不下,以致政争不已。文中提到,民主化更使得中国周边一些国家政府权威下降,政治生态呈现为弱政府、强社会的失衡状态。

陈向阳特别指出,尤其是,美国利用反对派、非政府组织与互联网等,继续在中国周边地区推行所谓民主,致使周边多个国家跌入民主陷阱,陷入民主乱象,难以自拔。

香港城市大学公共及社会行政学系副教授叶健民赞同民主进度要视乎每一个地方的文化与传统。但他指出,权威失衡现像,不是没有一个权威政府;而是没有一个权威的制度。

*叶健民:要有权威制度*

叶健民说:“权威不是专制力量的权威,我所指的权威,是指大家都尊重的,大家都心悦诚服的一个制度,很多时大家会有公平参与的机会,大家都有参与决策的平台。简单来说,大家都相信都是比较合乎平等公义的制度,这种权威性反而更加可以确立。”

叶健民指出,泰国的冲突正反映了当地的民主制度没有办法解决问题,群众对政府的不信任因此越来越加强,所以最后诉诸暴力。他续说,中国没有需要恐惧泰国的民主危机会影响到中国稳定局面,因为任何社会运动都不会纯因外在因素所激发。

*混乱发自内在因素*

叶健民说:“我想一定是一些内在因素,导致群众感到如我不出来争取的话,其实自己的环境将不会得到改善,所以根本问题就是,我们有没有办法,去解决群众的怨气。中国大陆的看法就是,很多时就认为,出现一些动乱,要用强而有力的压制的方式,或他们认为是一个很有能力的政府,将一些不同的声音,压制下来,这个是最好的办法。”

*中国民众只能得到片面讯息*

叶健民指出,这次中国民众在媒体上得到泰国局势的资讯,很不幸地可能会比较片面,可能官方的角度会影响到各种新闻的演译办法。

他继续说:“所以我想对大陆群众来说,今次他们得到的讯息,他们接触到的资讯,可能会比较强调负面的方面,可能也会影响到大陆群众如何看民主的重要性。我想,这是不幸的。如果我们能从多一些角度去看,可能会觉得这个事情会更令我们去思考到一个比较合理的制度, 对维持稳定的重要性。”

叶健民指出,负面报导民主混乱会无助中国民众深入理解民主体制的优劣,从而客观地找出一种合适中国国情的民主方案。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