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4:09 2016年12月04日星期日

万延海: 2005年中国民间组织更名风波


过去10年是中国民间社团爆炸性发展的10年,是中国民权运动高涨的10年,然而,过去10年我们也见证了中国政府对民间组织政策左右摇摆、犹豫不决、要打击又拿不定主意的状况。

开放社会,全球一体化,中国政府需要民间社会参与公共治理,需要民间社会对应全球公民社会的呼声。政府也顾忌打击发展起来的民间组织带来的社会反响。但中国政府依然不愿意丢弃其冷酷的面具。

因为政府限制民间组织在民政部门注册为非营利机构,中国很多独立民间组织在工商部门注册为企业。

2005年3月,北京市各区县工商局通知在工商部门注册的民间组织,发布“民办社科研究机构转换登记告知书”。告知书表示,“根据中共中央、北京市委及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有关文件精神,民办社科研究机构作为企业事业单位、社会团体和社会力量以及公民个人利用非国有资产举办的从事哲学社会科学研究活动的非营利性社会组织,属于民办非企业单位,纳入《民办非企业单位登记管理暂行条例》管理范围,实行民政部门和社科联双重负责的属地化管理。”

工商局通知指出,对“在工商行政管理机关注册登记的名称中包含与哲学社会科学相关的“研究院”、“研究所”、“研究中心” 及将“哲学社会科学活动”或“社会人文科学研究与试验发展”作为主营、兼营业务的企业或者个体工商户应转换到民政部门办理社团登记,工商行政管理机关对此类机构将予以注销登记或核减经营范围、变更名称的登记。“

根据这个文件,个别从事人权活动的民间组织被注销登记,多数组织变更名称,比如当时我自己所在组织“北京爱知行健康教育研究所”变更为“北京知爱行信息咨询中心”。在名称变更过程中,有很多插曲,机构随时可能被注销。

爱知行工作人员在处理名称变更过程中被告知,我们不能使用研究所、研究院、研究中心、社会科学、社会、健康、公共卫生、健康教育等词汇,而且“爱知行”名称已经被他人注册,我们不能再使用,需要选择新的名称。于是,我们把“爱”、“知”、“行”三个字重新组合,第一个组合“知爱行”被工商部门认可,于是我们新名称“北京知爱行信息咨询中心”诞生。但需要机构盖章和股东们签字。

我们接到通知时间很晚,而我作为法定代表人当时在英国开会,等我回国到名称变更截至日期只有2天半时间。我们立即召集股东们开会并签字,但联系不上股东胡嘉,就很担心他出事,因为接近清明,而他也是经常遇到警察的麻烦。因为爱知行当时是企业合伙制,如果缺少一个股东签字,整个文件无效,机构面临被注销的危险。终于找到胡嘉,于是急忙赶过去。胡嘉签字了。

盖章和签字好的文件给工商局后,爱知行名称变更生效,等待新的营业执照。在获得营业执照后,机构进行印章、银行、税务、统计等手续变更,并逐一通知基金组织、合作伙伴和社会各界,进行机构名称变更。几年来,一直有员工、合作组织、基金会搞不清楚我们的名称,我们也有和基金会把合同签错的情况。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