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2:41 2016年12月03日星期六

拒流亡知识分子返中国显示当局不自信


原中共中央农村政策研究室、国务院农村发展研究中心的研究员姚监复

原中共中央农村政策研究室、国务院农村发展研究中心的研究员姚监复

原中共中央和国务院农村政策研究室的资深研究员姚监复最近到美国参加学术会议,接触了一些被流放到美国的著名中国爱国知识分子,并且向中国当局转达了他们希望有尊严的回家看看的要求。而这些要求如古井投石,没有得到中国领导人的任何回音。中国问题观察家分析说,这是因为今天的中国领导人虽然“有兵在”,但缺乏安全感,表现出极端的不自信。

*天空和大地*

美国聚集着一批中国知识分子爱国者,他们为了追求中国的自由民主而被迫流落异乡,失去了回家的自由。有人说,他们在美国得到了天空,却失去了大地。

原中共中央农村政策研究室、国务院农村发展研究中心的研究员姚监复最近到美国访问,接触到一些流放到美国的著名中国知识分子,如前陈一咨、郭罗基、严家琪、高皋等,了解到他们“思亲、思乡的深沉温情”,并向中国领导人转达了他们希望能够有尊严地“常回家看看”的愿望。

*反映情况不是颠覆国家*

在目前中国的政治环境下,敢于将流亡者的回家愿望如实向上反映,是需要勇气的。姚监复认为,自己如实向上反映情况“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的权利和中国 共产党党员的义务,绝不是颠覆政权罪”。

不过,姚监复向中共中央领导人的反映,“如打水漂,似古井投石,没有回音,既没有责难,也没有赞许,甚至没有给人民来信来访的一个冷冰冰的回执收据。”

*对真理和正义的惧怕*

姚监复分析了中国领导人为什么不敢让这些爱国的中国知识精英回归自己的祖国的原因的时候说,这是因为对真理和正义的惧怕。他说:“我想可能是真理在谁的手中,事实和正义在谁的手中的问题。”

姚监复指出,流亡海外的这些中国知识分子精英,他们真诚地热爱祖国。他说,中国共产党和国家领导人为什么不能宽容一点,为什么怕这几个知识分子爱国者?自信心怎么这么虚弱?

*极度不自信*

六四后曾经被关进监狱的前中国《经济学周报》副总编高瑜也认为中国领导人现在极端的不自信。

她说:“我觉得中国政权非常不自信,他要是真的自信,就不会拿零八宪章开刀,而且马上要审判刘晓波。这就是一种极度的不自信。包括新疆,包括西藏。一切问题,都是不自信(的表现)。 ”

中共领导人除了不准海外的爱国知识分子回国之外,对留在中国境内的爱国知识分子,也是如临大敌,把他们的家,变成了实际上的没有铁栅栏杆的看守所。前国务院总理赵紫阳的政治秘书,中共中央政治体制改革研究室主任鲍彤因为六四事件而被捕。获释之后,他在北京的家并不是真正的家。

*无形的监狱*

姚监复在介绍鲍彤的家时写道:“他拥有一座不似监狱,胜似监狱的无形的大监狱。他家中装备了三十六位身强力壮、精明能干的贴身警卫与汽车、摩托车,构造了专门为这位77岁生病的老头设置的特殊的牢房。”

姚监复说,对不宽容、不人道、不理性的统治者,感到一种悲悯,悲悯这些既 可恨又可怜的人格上的弱者与道义上的小人。

“奴于心者”的奴隶和奴才*

姚监复还指出,更令人悲哀和值得悲悯的是,身在无形的大看守所、大监牢内的十三亿中国人,在家中安之若泰,并不感到自己是囚徒,而是精神上、思想上的奴隶,也就是鲁迅 所说的“奴于心者”的奴隶,或者奴才。他进一步指出,对十三亿中国人来说,大家都没有真正的自由的家,没有真正属于自己的独立的家,也都回不了家。因此,全中国人民都要呐喊:“我要回家!”

关键词:中国,美国,流亡知识分子, 我要回家运动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