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6:27 2016年12月04日星期日

中国上访问题让政府头疼


北京上访村(资料照片)

北京上访村(资料照片)

中国访民人数众多,上访案例多得惊人,申诉的内容千差万别。如何解决访民的冤情成为中国政府最头疼的问题之一。

越是节日或重大活动等场合,越是官方希望能将活动办得秩序体面的时候,很多访民就越是想让自己的冤情受到关注,尽快将问题得到解决。然而每次北京举行重大活动前,会形成进京上访和所谓接访的两支“大军”。

据香港大公报引述中国官方的统计数字,2008年全国信访总量为1061.9万次,其中纪检检察机关共收到信访举报145.2万件次。

美国之音在北京的办事处也经常接到分门别类的上访电传和求援信件。

*律师:长期上访问题也难解决*

北京律师江天勇说,有些访民上访了几十年, 问题也解决不了。而且他们也知道,在现行的环境下, 很多问题可能永远得不到解决。

他对美国之音说:“由于司法不独立,其实司法程序本身它也解决不了问题,即便你走司法程序,你会发现操纵这个案子的仍然是官员。所以说,民众也清楚,他知道事情的解决需要官员的权力才能解决问题。所以他们多采取上访的办法。”

中国官方的了望周刊报道了信访环节中接访的灰色产业链。报道说,一些地方政府受到所谓“零上访”指标的压力,千方百计控制进京上访人员。

一些地方政府花钱买稳定,派人甚至违规雇用社会人员看管上访人员。通过上访人员的吃、住、行,抓人、看守等行动向地方政府收取高额费用,形成了灰色产业链。报道批评这种作法严重损害中国政府形像。

*有官员冷漠对待访民*

新京报日前报道河北一名乡镇党委书记被免职,理由是对待上访人员不负责。报道说,一名妇女要请求该书记听她反映问题,无奈之下威胁说要跳楼,这位党委书记冷漠地说,“一、二楼别去,要去就去(跳)五楼。”

江天勇律师说,中国的司法,往往不是法官根据具体的事实和法律的规定来进行裁判,往往也多受到官员的影响。而且即便是普通的案件,在下级的法院里面,也多半有请客送礼影响公正。所以人们对司法不信任、对司法权威不认可。 第二个原因是人们对司法程序不信任,觉得还是权力在起作用。

他说:“很多几十年的访民,通过上访,他说'访明白了'。他通过上访明白,并不是说坏官员都在下面、坏和尚把好经给念歪了。他们上访发现,越到上面越黑。”

*地方措施违背中央精神*

上个月深圳政府出台了一个通知,禁止14种上访行为,包括穿戴写有标语的衣装,上街示威,自残自杀等作法,引发了公众和法律人士的强烈不满。

中国总理温家宝2008年和政法学院学生谈到上访的时候说,“我平时有个要求,就是无论在什么地方,只要群众把我的车拦住了,一定要把信接过来,然后妥善的给他们安排和回答。”

江天勇说,在经过很多年中,有人偶尔会遇到这么一个官员,某一个官员重视了,问题可能还就真正得到了解决。但这种情况实在太少。

*为解决上访问题做新尝试*

为了配合解决民众上访问题,沈阳大学在该校政法学院的法学专业首次向全国招收了信访专业的学生,新京报说,这也是中国第一个开设信访专业的学校。

环球时报的报道说,沈阳警方上周开辟了视频申诉途径,辽宁省偏远地区的访民可以不必长途跋涉前往省会沈阳上访,而在当地通过特殊系统就可以向警方进行申诉。

民主与法制时报说,中国最高人民法院启用新接访室,老接访室已经停用。附近被称为为上访村的东庄里居住的长期上访户也开始随之搬家,新的上访村正在形成。


关键词:上访,接访,灰色产业链,江天勇,司法,权力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