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3:49 2016年12月09日星期五

中国官员自杀事件频发引关注


中国官员自杀案例时有所闻,最近一个月来已经有5起官员自杀的事件,引起网络热议。官员自杀事件频出,到底是怎么了?

中国江苏省海安县人大常委会副主任孙启明23号凌晨在家中阳台坠楼丧生,被定性为晨练时不慎坠楼身亡。在此之前一个月左右的时间,还有另外5名各地官员以不同方式人为结束了生命,这是最近公开见诸媒体的6起官员自杀案件。

民众在关注事件发展的同时,更对官场生态、官员心里辅导以及案后是否有黑幕存在质疑。有些自杀案件令人心存疑团,人们甚至猜测有所谓“被自杀”的嫌疑。公众希望得到知情权,官员心理健康也急需受到重视。

香港大公报日前的报道指出,官员自杀事件频见报端,“自杀手段不一而足,跳楼、开枪、割腕、上吊都有,自杀官员级别从省部级、厅局级、县处级到科级,每个层级都有”。

*刘军宁:官员自杀多和权利与财富有关*

文化部中国文化研究所研究员刘军宁对官员自杀有过著述。他对美国之音说,官员自杀基本上和腐败及压力有关。

他说:“我想这个肯定是一个跟腐败有关系,又跟权力斗争有关系,跟权力与财富有关系。要么是我的权力,要么是我的财富。”

他说,没有听说过官员有为共产主义原则自杀或者去杀掉另外一名官员的。

刘军宁认为,有腐败官员通过自杀来保护家人甚至保护其同伙, 这种倾向是常见的。但是应该重视的一点是,很多官员是在双规期间自杀的,是在双规的场所里面自杀。

*双规缺乏法律透明度*

他认为,双规并不是一个法律程序。例如一个人犯了贪污罪,在正常的法律程序中,他可能不会受到太大的惩罚,但是一旦嫌疑人进入双规的程序,他的前途就面临很大的不确定性。

刘军宁说:“因为这个双规不是一个法律的程序,不知道它按什么规则,它没有透明度。实际上,有很多官员是被吓死的,被吓得自杀的。在看待官员自杀的时候,不能忽略这一点。”

他推测,在双规期间,可能会有逼供、巨大的精神或者肉体压力,有的人如果无法支撑下去,可能就会选择自杀。

中国青年报前冰点杂志主编李大同认为,官员不堪重负选择结束生命这也是当今中国官场的一个普遍现象,就是说官员们压力非常之大,来自网民、群众的监督压力大,例如抽支烟或不小心露了一下手表,马上就开始人肉搜索,就把可疑涉嫌官员闹个底掉,这也使得一些官员惧怕。

*李大同:官场生态不健康*

他说:“各方面的压力都有,腐败的压力、升迁的压力、监督的压力,当然有时候也有工作的压力。总的说来,官场生态就是这样不健康、不正常,各种各样的原因都有。”

特别是一些官员的压力无法得到疏缓,不论是腐败问题被察觉,还是升迁晋级无望,或者是受到上级的强制性的压力,很多问题他们都无法跟别人甚至无法跟家人谈论,心理上巨大的压力都要自己默默承担。

*李艳萍:官员也会患精神疾病*

中国心理卫生协会心理危机干预专业委员会副主任委员张艳萍医生说,官员自杀并不是什么特殊现象。她认为,官员本身也是人,他也要面对生活的压力、工作的压力、和来自各方面的压力。

她说,从患病的角度来讲,抑郁症是自杀风险最高的一类疾病。官员也会有抑郁症,而官员并不是生活在真空当中。她说,官员和普通人一样都会患有这样或者那样的躯体疾病:“ 既然他能够患躯体疾病,为什么就不能患精神方面的问题呢?精神方面的疾病呢?”

张医生说, 抑郁症的患病率是4%, 官员也是这4%里面的人群 。她认为,不能说一个官员有问题就是官场上腐败造成的,不能一概而论。

前冰点主编李大同主张要改进官场生态。他认为应该让官员对一些东西做到可以预期。即如何做,就可以得到怎样的后果。他说,官员们应该能够获得这种预期,但是现在没有。“你说我干得非常好,我就一定可以上去吧? 不行!你哪个上头没跑对、谁的马屁没拍着,你就不行。”

李大同说,目前这种官场生态环境仍是不可避免的:“ 只能在一种民主政治下,它才会有正常生态。现在它不可能有。它现在就是一个暗箱。整个中国的官场是个暗箱。不知道这个人,谁在调查他,是怎么在给他做鉴定,他有没有升迁的可能,都不知道。 ”

*中国官场是个暗箱*

他说,在一个民主制度下,一旦出了什么事情,哪一级官员必须怎样,都有惯例,哪一级的首长必须引咎辞职,也有规定。

李大同说,但是中国就不同,一个官员在这儿引咎辞职,在那儿平安无事:这里下去一个月,在易地又复出当官,情况完全不可把握。

他认为,官场生态不从民主政治上下手,这个问题就无法从根本上解决。

关键词:官场生态,暗箱,官员自杀,李大同,压力,抑郁症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