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1:13 2016年12月06日星期二

乡下农夫 - 花旗参王许忠政的故事


许氏花旗参集团总裁许忠政

许氏花旗参集团总裁许忠政

西洋参在美国有两百多年的历史。早在十八世纪末,就有美国出口野山参到中国的历史纪录。但是一直要到1980年代,美国生产的西洋参才在品质和数量上有大幅度的提升,并在国际市场上巩固它的地位。在美国西洋参的演变史中,来自台湾贫苦农村的许忠政有着举足轻重的作用。许多人尊称他为花旗参王,他自己则谦虚地说他只是一个乡下农夫。今天就让我们去拜访这位乡下农夫,看他是如何和西洋参结下不解之缘。

许氏花旗参集团总裁许忠政说:“我是在台湾澎湖的白沙瓦峒村生长的。渔村嘛,一个小渔村,不到一百户人家的地方。我爸爸是从农,从渔,祖父是钓渔,渔夫。我爸爸妈妈生了十四个孩子,所以非常的贫苦,都没有穿过鞋子。我差不多十三岁才开始穿鞋子。”

许忠政,一个出生贫苦的农家子弟,考上了台湾当年的最高学府 - 台大。作为一个虔诚的基督徒,他加入了台湾长老教会。

许忠政说:“台湾长老会的国是声明讲到就是说台湾要成立一个新的独立的国家。这个当时讲这种话,1974, 78年的时候,这个简直就是杀头罪。”

在白色恐怖的年代,许忠政的信仰是一种负担。他决定出国留学开阔眼界。

许忠政说:“我要出国的时候,我妈妈曾经问我说,儿子,你出国以后要多久回来? 我说最快两年,最慢四年。我曾经这么讲过。但是我在出国以前就决定不回台湾了。”

研究所毕业后,许忠政申请到美国州政府的工作。带着儿童社会福利工的新头衔,他来到了寒冷的威斯康星州。

许忠政说:“来interview的时候就是冬天。我开车的时候就觉得,唉呀,这个地方真的不是很好,不是人住的地方。中国话说,就是鸟不生蛋的地方。”

许忠政说:“做公务员非常的稳定是真的。铁饭碗,有保险,有退休金,什么东西都有了。你到美国还要什么东西?”

然而,一场偶然的对话,改变了他未来的人生走向。

许忠政说:“有一个朋友跟我讲,你管的那七个县市里面,隔壁县就有人在种参。我说什么参,我以为是高丽参,他说不是,美国有美国人参。我就开车到这边来看看。”

许忠政说:“最主要我还是想给我母亲,因为我母亲生了十四个孩子,身体很不好。结果八,九个月以后我爸爸写信来,说你妈妈用了那两,三磅的花旗参身体改进了很多。我当时就觉得好像仙丹一样,很奇妙。”

就这样,许忠政和西洋参结下了不解之缘。

许忠政介绍说:“种子有一个到两个,三个很少,这个是三个的。”

收采的人参果

收采的人参果

十月份的沃沙市已经下了两次霜,这是收采人参果的紧要时刻。一年仅有两个星期可以收采人参果。在许忠政的参场内,一群苗族农工正穿梭于红绿交错的参田内。

许忠政说:“我们人要怀孕九个月,人参呢,从采完种子到第二个春天长出来,一共要十八个月才长出来。”

看着参田里的农工,许忠政回想起1975年,当他决定辞去州政府工作,全心全意投入参业界的那一刻。 “其中一个最大的阻力还是我太太家里方面。你女儿托付给一个人去搞农夫,怎么搞的?一个硕士到美国留学还去搞农夫,干嘛?”

在妻子许圣美女士的鼓励下,许忠政最终说服双方家长,一家搬到北纬45度的沃沙市。

许忠政说:“当时种参的人不会超过25个,都是美国人,没有华人,我是第一个华人定居下来的。”

种植人参是个艰辛漫长的投资,从播种到收成一共要花上近六年的时间。

许忠政说:“当时我只是说,我从小开始,种小一点。我种半亩地,真的我从半亩地开始。当时我真的只有钱种半亩地。技术呢,不懂就去图书馆,去问人家。”

第一年播种,就差点让许忠政放弃了这条路。 “第一年生长出来不到一半,差一点就失败。无壳蜗牛它会来吃种子,结果差不多一半以上通通被吃掉。还是我一个朋友告诉我,你要用啤酒用小碟子到处放,它们闻到味道会来喝啤酒就死掉了。自己没有啤酒喝,结果被无壳蜗牛喝了。”

许忠政说:“前15年真的是非常、非常的痛苦。我们九年没有出过家门。”

这块田就是许忠政发迹的半亩地,田地的对面是洗参房。 “多糖是对免疫系统很好的东西。所以我们要让它从碳水化合物变成多糖以后,晓得它已经睡眠了,已经在睡觉了我们才洗,洗完以后才去干燥。”

参田里劳作的农工

参田里劳作的农工

从当年的半亩地,到今天超过一千英亩的种植地。从年产量18磅到如今的十万磅。许忠政现在是全美最大的种植参农。许氏花旗参集团更是一个在全球有超过500多名全职员工,年营业总额达1,300万美元的知名品牌。

没变的是当年许忠政创业时采用的自产自销,一条龙经营原则。 从种植,分级到提炼,从零售,批发到外销,都是自己一手掌控以确保品质。

许氏参业集团总经理林维章说:“我们公司是从地开始选择,东西到你客人手里,全部是我们自己掌握的。”

许氏参业集团行销经理张捷程说:“我们是透过口碑的形态,因为我们的产品非常的特殊。我们的客户群是慢慢一点一滴建立起来的。”

从八十年代开始,花旗参在威斯康星州的经济地位越来越重要,到了1995年已经成为该州第二大的出口项目。在鼎盛期,沃沙市一共有八家华人经营的参场。而随着许氏花旗参的成功,连续三届威斯康星州州长聘请许忠政担任外销顾问一职,去全球推广该州的农产品,为他赢得农夫外交官的名称。

许忠政说:“美国就从二十家,一直增加到一千家左右。产量从几万磅变成250多万磅。”

然而,从1995年开始,由于人参价格下降和市场竞争激烈,美国西洋参业开始走下坡。

许氏参业集团总经理林维章说:“真正威斯康星花旗参在市场上占不到八分之一。”

沃沙市观光局局长达育仁说:“许多国家开始出现种植西洋参的农夫,尤其是加拿大,当地政府对参农有补贴措施。”

员工处理采收的人参

员工处理采收的人参

许忠政说:“加拿大一直增加到800多万磅。威斯康星从250万磅一直减少到50到60万磅。中国从零一直增加到200多万磅。三十年里面,这真是沧海桑田。从产量最多的变成产量最少的。虽然是品质最好也最地道的,但是没有办法。你地道,但是价钱竞争不了。”

尽管种参的利润不如往日,但是许忠政为了品质和环保,他坚持使用昂贵的有机肥料来种植他的人参。“我们这个地球实在是太脏,污染太厉害。尤其我到中国大陆去看到河流,看到泥土,看到田地都变成工厂时我心里面很痛。”

他说:“有机和无机有很大的差别。无机比较容易做,是化学品,但是它对环境的污染比较大。你用化肥的话它就长的比较快,胖,但是很虚,不实。”

许忠政说:“老的方法还是好。你看这个东西要腐烂,要一年以上才能够腐烂,才能够用。在冬天的时候它会冒烟,整堆都会冒烟。你把蛋放在里面差不多半个小时就熟了,140度。”

许忠政的朋友及前同事伊冯娜对他的评价是:“全心投入,认真工作,加上关心别人。我们曾在儿童福利处共事过,他是个非常优秀的社工,他把他的长处用到他的事业上去。”

许忠政说:“我认为很多人作生意就是好像骗钱。作生意不是骗钱,很多人这种观点是不对的,作生意是你要怎么样做人才能作生意。”

许忠政向记者介绍展示屋内的收藏品:“野山参像人一样,到了十五年左右就会长出第二代来。所以有五代,六代就是八十年左右。”

看着眼前这株有八十年历史的西洋参,这位今年六十七岁,白手起家的企业家,想到从业三十多年来经历过的起起落落,为他带来无限感慨。 “到两年前最后一个华人就不种了。开始是我第一个,现在还是我一个华人在这里种。”

许忠政已经在展望退休生活:“退休后我可能就去钓鱼啦。我最喜欢钓鱼,我今年只有去钓一次。”

但是他的员工怀疑他是否会有退休的一天。

许氏参业集团总经理林维章说:“其实年龄上他应该已经退休了,可是他心理永远不退休,为什么,他觉得这个东西一定要掌握的好。到田里面,到农场里面,看这东西到底对不对,不对就要马上修正,为什么,这个东西不对就对消费者没有责任感。”

许忠政自己说:“我一上农场我就回不来了。为什么呢,我看到很多草我就会去拔。”

许忠政向记者介绍自家后院的农场:“很新鲜,这才是食品。还有香瓜,西瓜,还有豆子。”

今年不管是自家后院种的蔬果还是刚收成的人参都是个丰收年。

许忠政拿着刚刚收成的人参

许忠政拿着刚刚收成的人参

手里拿着刚刚收成的人参,许忠政说:“辛苦了四五年,能够收成这么好当然就很高兴嘛。”

在庆祝今年丰收的员工聚餐会上,当地中餐馆特地开了一席人参宴来助兴。

许氏花旗参集团行销及公关经理成亮说:“甜中带辣,又有花旗参的这种回甘苦味。先用参水把虾浸过。”

许忠政说:“我喜欢住在这个比较乡下的地方。你到我们这边来,哪里有篱笆嘛。邻居跟邻居之间门都不锁的。我车子,你现在到我车子里去看,我钥匙在车子里面啊!”

笑称自己是个地道乡下农夫的许忠政,绕了地球一大圈,结果在他口中这个鸟不生蛋的地方找到了自己的家。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