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2:33 2016年12月05日星期一

中国严打春节期间“新三卡”和买官腐败


中国一年一度最大的节日春节即将来临,与此同时,请客送礼、买官卖官等腐败现象也在2月间达到高潮。尽管中共中央每年2月都会出台新措施,加大反腐力度,但是,就连中国左派网站乌有之乡的文章都认为,中国不改变现行体制,任何试图杜绝公仆们买官卖官的办法都是天方夜谭。

*反腐三大动作*

总部设在纽约的中文报纸--世界日报指出,今年2月份春节前后,中国有三个方面的反腐大动作值得关注。

首先是中纪委十七届五次全会1月中旬在北京举行,上上下下的党政部门这段时间都要传达贯彻会议精神,打击腐败;其次,一大批全国关注的腐败大案要案将陆续在2月间结案、送审、判刑;第三,用反腐的成就来迎接3月份召开的全国人大和政协两会已经成为政治惯例。就民间而言,3月全国人大政协会议召开期间,各类民意调查也会煽起民情热点。不管是中国官方媒体还是民间机构,近年来反腐一直都排在中国民众关注问题的首位。

*一月一单*

根据世界日报的统计,2009年牵涉到省部级贪腐高官基本上一个月一单:1月北京副市长刘志华,2月国家开发银行副行长王益,3月吉林人大副主任米凤君,4月浙江王华元、广东陈绍基双双落马,6月公安部长助理郑少东、深圳副市长许宗衡,7月中石油总经理陈同海,8月最高法院副院长黄松有,9月广西副主席孙瑜,10月副省级地方官宋勇、李堂堂、黄瑶,11月铁道部政治部主任何洪达,12月中移动总经理张春江。其中部分已结案,部分近期定刑。

中国政治历来喜欢搞运动,抓典型,反腐也不例外。今年全球的体育盛事是在南非举行的世界杯足球赛。不过,早在70年代末期就谈论冲出亚洲、走向世界的中国足球队不但无缘参赛,而且被推到反腐的风口浪尖,中国国家足球协会的贪腐和涉黑大案成为中国反腐的典型。

*新三卡腐败*

观察人士称,中共反腐倡廉的措施,“年年岁岁花相似”,而底层官员搞腐败的花招,却是“岁岁年年招不同”。

据报导,今年中国最流行的是所谓“卡腐”。世界日报报导说,北京有所谓“新三卡”腐败,即健身卡、加油卡、会员卡。据媒体报导,新三卡已经成为向官员行贿的主要工具,九成以上职务犯罪中都有新三卡的身影。

春节之际,除了新三卡之外,各类消费卡都会满天飞,达到一年的巅峰期。

*商人掏钱进政协*

由于3月即将在北京召开两会,商人掏钱进政协,用金钱买政协委员的“顶戴花翎”,也成为媒体关注的焦点。

广州日报援引广东省政协委员余庆安的话说,改革开放超过30年,新阶层社会人士也该进入参与政协事务,但不能将此错误理解成赚钱能力强就能进政协,“不该让商人掏钱进政协,这会让广大人民群众失去信心”。

重庆日报的文章评论说,政协委员正成为一种身份,一份荣誉,并渐渐形成一股政治话语权。于是,头戴这顶“花翎”成了很多社会精英的梦想,其中不乏有钱的商人。

*政协委员三多*

有人总结说,今天的政协委员构成有三大特征:老板多、明星多、冠军多。

尽管连人大都被外国媒体称为橡皮图章,政协更是只有议政权,然而,这种话语权本身可以对权力决策间接产生影响。重庆日报评论说,也正因为因此,商人掏钱进政协,实际是用金钱购买权力,其中有商人利益需求,自然也有腐败滋生的土壤,其间“金钱政治”魅影若隐若现。

无锡网友发表评论说,商人掏钱就可进政协,如此“金钱政治”势必会让广大人民群众失去信心。

哈尔滨市网友说,唉,中国的社会问题太多,老百姓的事在最后,人大,说白了就是有钱人最大。

今天的中国,有钱不但可以买政协委员的身份,而且可以买官。中纪委、中组部先前联合发布的《关于深入整治用人上不正之风进一步提高选人用人公信度的意见》强调,“对行贿买官、受贿卖官的,按照组织程序,一律先予免职,再依据党纪政纪和有关法律法规追究责任”,“对封官许愿或者为跑官要官的人说情、打招呼的,”要严肃批评教育,调离组织人事部门,甚至依据党纪政纪和有关法律法规追究责任。

*打击异己*

但关注中国反腐问题的独立政治评论人士朱建国先前在接受美国之音记者采访的时候分析说,中国体制内反腐并不能从根本上解决问题。

朱建国说:“他们惩处了贪官污吏不假,但是按照中国老百姓的观点,那些惩处:第一,不是主要的腐败官员,也就是说那些大贪,他们并没有处理;第二,很多被处理的腐败官员并不是因为腐败的问题被处理,而是因为他们与上级或者说在政治上没有与上级或中央保持一致,从而被另外找了一个腐败的借口来加以处理,甚至是利用反腐来打击异己。”

朱建国认为,应该开放报禁,实行新闻自由,让民意来监督政府官员的行为,而不能光靠自上而下的体制内反腐机制。

甚至连中国左派网站大本营--乌有之乡都承认,“不改变现行体制,任何试图制止买官卖官的方法都必然是天方夜谭,不可能做到的神话”。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