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0:28 2016年12月08日星期四

又一批中共老党员联署为刘晓波鸣不平


中国社科院文学所退休研究员尹慧珉(左)和工人出版社前社长胡甫臣

中国社科院文学所退休研究员尹慧珉(左)和工人出版社前社长胡甫臣

在中共五名老干部公开联名为刘晓波被判刑鸣不平之后,又有六名中共老党员发表声明,参加联署。此外,中国独立作家高瑜在家中凉台上系满黄丝带,等待对刘晓波二审判决的结果,表达对刘晓波的坚定支持。

在胡绩伟、李普、戴煌、何方、吴象五位中共老干部1月15日联名签署 《为刘晓波鸣不平》的文章之后,又有六名中共老党员1月31日发表声明,表达他们同意并支持五位中共老干部的立场。

这六名中共老党员是:撰写《千秋功罪毛泽东》一书的中国人民解放军著名学者辛子陵、前中共中央农村政策研究室研究员姚监复、中国社科院文学所退休研究员尹慧珉、工人出版社前社长胡甫臣、北京大学中文系退休教授任彦芳和冶金部退休高级医生李霖。

零八宪章起草人之一刘晓波2008年底被拘留。北京第一中级法院2009年12月25日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的罪名判处刘晓波11年监禁。

五位中共老人的文章说,法院判决书认定的主要罪证是刘晓波提出“联邦共和国”的口号,他们说,这正是中共二大提出来,七大党章重申的正确口号。他们认为审理刘晓波案的法官不懂中共党史,违反宪法、知法犯法,制造冤假错案。

*写写文章,提提意见,何罪之有?*

中国社科院文学所退休研究员尹慧珉和工人出版社前社长胡甫臣是一对夫妇,他们在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表示,在为刘晓波鸣不平的文章上签名为的是表达他们的观点,那就是刘晓波没有犯法。

尹慧珉说:“他就是表示了希望中国改革得更好一点,提出了一些自己的意见,这些意见究竟是对还是不对,里面是不是有缺点,那是另外一回事,但他提出这个东西不能作为一个颠覆政府的罪名。这是不能成立的,而且判得这么严重,这个就不对。我们就这么看。”胡甫臣接着表示:“这样对他判刑是违反我们的宪法。”

1月30日加入为刘晓波鸣不平的六位中共党员也都是七、八十岁的老人。北京大学中文系退休教授任彦芳对美国之音说,他们这批人在过去60年里经历了历次政治运动,经历后才有反思、反思后才有觉醒。

任彦芳说,他之所以也要为刘晓波鸣不平,就是希望中国走上民主、富强之路。任彦芳说说:“我是真正爱护这个国家,希望这个国家能够走向富强,希望这个国家人民真正能当家作主,希望这个国家成为一个民主政治国家,而不是专制独裁,因为当年我们就反对过一个党、一个主义、一个领袖,这样是不行的。这就是我之所以这么做的一个原因。”

五位中共老干部1月15日联名签署的为刘晓波鸣不平的文章并没有直接提出释放刘晓波的要求,但向中共领导人提出建议,重新审理北京市中级法院有关对刘晓波定罪依据的问题。

*文字狱是国耻*

中国资深媒体工作者、独立作家高瑜说,刘晓波从2005年至2008年底被拘留为止共写了大约200多万字,而北京中级法院对刘晓波的判决书却从中断章取义拿出不到200个字,又从零八宪章4000多个字中拿出15个字--“取消一党垄断专制特权”与“联邦共和国”,就判处刘晓波11年徒刑。

高瑜说,这个判决是中国的国耻。高瑜说说:“这不光是丢当政的现政权的脸,作为中国13亿人的泱泱大国,现在还搞文字狱。文革时候大搞文字狱,毛泽东时代反右搞文字狱,再往前对胡风搞的文字狱,再推推到满清搞文字狱,怎么改革30年后还搞文字狱呢?”
高瑜在家中凉台栏杆上系满黄丝带

高瑜在家中凉台栏杆上系满黄丝带

*系黄丝带,等刘晓波*

今年65岁的高瑜说,1月22日是中国的腊八,正式进入迎新春的日子。为了等待刘晓波二审判决结果,她在家中凉台的栏杆上系满黄丝带。她对美国之音说,这已经是最近以来她第二次为刘晓波系黄丝带,并把房前飘满黄丝带的照片通过推特公布于众,表达她对刘晓波的坚定支持。高瑜说:“以后十年我就这么过了,等待着刘晓波的二审裁定。当然我的心情已经都表达了。”

高瑜披露,在星期天的一个集会上,有更多的中共老党员表示支持五位中共老干部联署的《为刘晓波鸣不平》的文章,但是由于他们当中有人已经受到上方压力,还有人为了保住自己开设的网站等不同原因,不方便在《为刘晓波鸣不平》的文章上签名。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