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4:01 2016年12月07日星期三

《网络革命宣言》引起各地网民回响


几位呼吁中国民主化的人士,包括王丹、严家祺、封从德等人,日前在网上起草了一份《网络革命宣言》,并且已经获得中国海内外多人联署。

2010年2月12日,《网络革命宣言》开始在互联网上流传,并且引起世界各地网民回响。宣言当中呼吁中国网民,“要说话,要畅所欲言,要尽情表达自己的观点,要最大程度的获取信息,纵览世界,拥抱时代。砸碎网络枷锁,畅游资讯海洋。”

*中国特色的颜色革命*

香港评论人士黄世泽也签署了这份宣言,他向美国之音解释他签署的理由说:“这个革命宣言的好处就是,有很多问题,它说的很清楚。好像这个刘晓波、零八宪章的事件,可以看到是没有希望的,它把这个理由说的很清楚明白。还有一点我觉得更重要的是,之前一般搞运动的,很多都要求流血呀,要求牺牲,这个宣言没有这个要求。更多的中国民众可以在有理由,也不用那么担忧的情况下,去帮助中国打破网络上的封锁。”

宣言当中也提到,“无需短兵相接,更无需流血牺牲...这便是网络革命,这便是‘中国特色’的颜色革命。“

黄世泽指出,虽然网络改善了中国人的生活,但许多在中国内地的年轻人平常不明白言论自由对自己的重要,等到房屋被强拆迁却申诉无门,或是上网打魔兽世界等电玩游戏,却发现游戏在中国被封,才会感受到信息自由的可贵。

蔡淑芳女士也签署了《网络革命宣言》。她对美国之音说明,引发她签署这份宣言的动机与期待。她说:“我觉得其实在网络宣言方面是一个需要作事情的时候了,因为很多网络的阻挡很厉害,然后海外、海内的人都没有一个好的交通、沟通的渠道。希望网络可以做好它的作用,它的功能能够发挥出来。我们对抗的是一个政权,它是用一种愚民的方法,不让国内的一些人去了解外面的事情。”

*网络柏林墙和网警五毛党破坏网络空间*

《网络革命宣言》当中写道,“网络,是信息时代的产物,代表人类文明的新台阶。惟中共腐败集团,竟视之如洪水猛兽,倾党国之力,与以过滤、拦截、堵塞、封锁。先后构建‘金盾’、‘绿坝’等网络‘柏林墙’,培植无数网警、线民、五毛党。”

黄世泽也向美国之音表达了他对于中国网警、及帮助中国政府制造舆论的所谓的“五毛党”等的看法。他说:“像这些网警、五毛党,这些问题就是,他们在冒犯网络的空间。有这些网警,你不能够很自由的说自己想说的话,网络上面就只有一种声音。五毛党就是把你的网络生活搞的很不开心,因为这些五毛党不只是把政府的说话重复又重复,很多时候还用一些抹黑的手段,把本来很正常的在网络上和其他人的交往破坏掉了。”

蔡淑芳向美国之音表示,要求网络的开放并不代表对政权的挑战,仅是人民渴求自由的表态。她说:“从一个宣言来讲,我觉得它是一个表态。然后让大家知道,我们并没有什么要打倒它、要颠覆它的功能在这里,没有。只是希望每个人做自己想做的事情,然后不要害怕,不要恐惧。”

在王丹的Facebook网页上,也有许多签署者的留言。其中一位是在法国的中国留学生宋迈克,他在自己的网页上写下了签署宣言的感想。他写道:“尽管这个宣言结尾的号召让人感觉有些戏剧化,尽管对网络的作用和前景,我并不像宣言发起者一样乐观。然而宣言所陈述的却都是无奈的现实:‘重判刘晓波,扑灭《零八宪章》,等于堵死和解之路。这是对改良的蔑视,这是对革命的召唤。’而网络确乎是当下唯一可能的努力途径了。为此我支持宣言。”

《网络革命宣言》全文:

十九世纪末,日本有“明治维新”,满清有“戊戌变法”,前者成功,后者流产。于是,在日本,至今,最古老的君主制与最现代的民主制共存,那是统治者向民间让步、让权的结果。君主立宪制,这个名词,本身象征着,王权与民权的妥协,历史传统与现代文明溶为一炉。

满清王朝拒绝向民间让步,自我扼杀政改(“戊戌变法”--君主立宪制改革),结果,清廷葬身于革命洪流(辛亥革命)。今天,统治中国的共产党集团,无数次地,拒绝向民间让步,拒绝政改,摆出横蛮嘴脸,硬是要将一党专政进行到底。

刘晓波参与起草《零八宪章》,以理性、温和、谦卑姿态,奉劝中共:与民众和解,共建民主中国,融入文明主流。中共非但不自省,反而将刘下狱,悍然判处刘重刑11年,公然展示权力傲慢。

关于中国的发展,我们说过:不需要中共做什么,只需要中共不做什么。仅仅是“松绑”,中国经济便迅速成长;如果停止封锁互联网,不再限制新闻自由,不再干预司法独立,一个民主的中国,将自然而然地诞生,瓜熟蒂落,水到渠成。

中南海拒绝在政治上“松绑”,基于两怕:害怕被清算--历史上,中共杀人如麻、血债如山;害怕失去既得利益--现实中,中共以权谋私,腐败成性。据此可知,将中国的政治改革与民主发展,寄望于中共,无异于缘木求鱼,与虎谋皮。

重判刘晓波,扑灭《零八宪章》,等于堵死和解之路。这是对改良的蔑视,这是对革命的召唤。言革命,未必就是暴力革命。当代历史证明,颜色革命,以其和平、理性、非暴力、乃至浪漫主义色彩,更蔚然成风,广为流行。

鉴于中共政权,是当今世界最残暴、最狡诈的厚黑集团,中国的颜色革命,就不大可能是“玫瑰革命”(格鲁吉亚式)、“橙色革命”(乌克兰式)、“郁金香革命”(吉尔吉斯斯坦式)、“天鹅绒革命”(捷克式)等,而注定是网路革命(互联网革命,Internet Revolution)。

至2009年,中国网民人数达3.84亿;预料2010年,中国网民人数将突破4亿。以中国之人口,中国网民人数,必将遥居世界首位。中国网民,无论其观点如何,至少有一个共同立场,那便是:要说话,要畅所欲言,要尽情表达自己的观点;要最大程度的获取信息,纵览世界,拥抱时代。砸碎网路枷锁,畅游资讯海洋,中国网民,目标一同,起点一致。

网路,是信息时代的产物,代表人类文明的新台阶:信息公开,信息速递,信息无国界。网路所及,提高了商业效率,增加了施政透明,激发了社会活力,普天下受惠。惟中共腐败集团,竟视之如洪水猛兽,倾党国之力,予以过滤、拦截、堵塞、封锁,先后构建“金盾”、“绿坝”等网路“柏林墙”,培植、安插无数网警、线民、五毛党。绞尽脑汁,耗尽巨资,穷尽人力。

对抗网路,中共自我定位为文明之敌。反文明,就是反人类。当然,固守专制的中共,本身就是人类公敌。北京独裁政权,早已在国际上陷于孤立,只待从内部予以瓦解。

在网路上,中共既守且攻。封锁和监控互联网,将中国民众隔绝于信息“柏林墙”下,是为守;对民主国家发动日趋猛烈的骇客攻击,破坏他国政府与国防网络系统,大量窃取他国机密,是为攻。中共发动网路侵略战争,是招致美国反击的直接原因。支持谷歌退出中国,力倡推广网路自由,誓言提供技术支持,帮助中国网民“翻墙”--美国政府的最新姿态,昭示,无可避免的中美世纪大战,已经在网路上开打。

中南海拼死封锁网路,恰恰暴露,网路,成为中共腐败集团的真正软肋。只要击中这条软肋,貌似铜墙铁壁的中共独裁统治,就随时可能土崩瓦解。

于是,国人可以群起攻之,各显身手。探寻秘道,翻越封锁墙;分享技术,制造信息井喷;电子邮件,传播真情实况;博客,论坛,聊天室,处处都是战场。无需短兵相接,更无需流血牺牲。以斗室为堡垒,以电脑为阵地,以滑鼠为武器,就可以,随时投入战斗,随时撤出战斗,随时休整再战。可以是游击战,也可以是阵地战,还可以是集团作战。位置不拘,时间不限,手法千变。

这便是网路革命,这便是“中国特色”的颜色革命。四亿网民,都是中国网路革命的生力军。这场革命,不可能一夕竞功,但若持之以恒,假以时日,必动摇中共统治根基。

这场革命,不仅限于中国人民,港澳居民可为之,台湾民众可为之,海外华人可为之,国际友人可为之。网路无国界,网路革命无国界。“暴秦无道,天下共击之!”推倒中国“柏林墙”,当今世界最大的专制壁垒,此其时也!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