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2:07 2016年12月10日星期六

江平:中国法治正处于大倒退的时期


前中国政法大学校长,前全国政协委员江平最近在一次讲话中指出,中国的法治正处于一个大倒退的时期。中国即将在3月5号召开第十一届人大三次会议,虽然有立法权的人大被称为中国最高的权力机构,但在党领导一切的政治体制下,党大还是法大,一直充满争议。中国依法治国的形势非常严峻。

江平最近在一批律师和朋友为他庆祝80岁生日的集会上指出,尽管他在集会上“听到了很多溢美之词”,他认为“自己绝对没有达到这样的程度”,但是人们对这位中国法学泰斗的期待表明,中国依法治国的形势非常很严峻。

江平回顾自己改革 30年来,在中国法制建设方面所做的贡献是谦虚地说,“我实际上做了一个我份内的事情,就是为私权而呼吁。”江平在接受媒体采访的时候谈到了物权法最重要的争论是对公权和私权能否给与同等的保护。


“中国现在最危险的,最关键的,是公权和私权的碰撞。什么是公权和私权的碰撞,现在看起来,是土地征收的价格过低,房屋拆迁得不到更多的补偿。国家要发展,城市要发展,就要征用土地,就要拆迁,但是你不能合理补偿。这个冲突现在很严重。我们不是老讲和谐社会吗?这些冲突不解决,社会怎么能和谐?所以,法制社会一个很重要的方面就是权利的保护,和权力的限制。”

在十届全国人大五次会议上,中华人民共和国物权法,获得与会的2889名人大代表中2799人赞成而高票通过,并且从2007年10月1日起施行。海外媒体纷纷报道说,一个共产国家通过保护私有财产的法律,“具有里程碑的意义”。

不过,物权法和许多中国法律一样,难逃有法不依的命运。人大制定的法律,大不过地方政府的拆迁条例。很多房主对抗野蛮拆迁时,一手拿物权法,一手挥舞五星红旗,但是他们的房屋仍然被地方利益集团的推土机野蛮地推倒。

人治还是法制的争论,在中国一直没有停息。据媒体报道,2010年2月26日凌晨,潜逃68个小时的哈尔滨市黎明监狱的逃犯孙星辰被警方抓获。哈尔滨市委常委,政法委书记亲自在现场审讯。这条新闻引起中国网民的议论。他们问道:政法委书记有什么权利审讯犯人?这种现象,是不是‘人治“的典型表现?甚至还有网友调侃道:“这个逃犯要是政法委书记的儿子就 平安无事了。”又有一个网友评论说:“如果是胡锦涛的儿子就可以把那个政法委抓起来了”。这些议论反映出中国底层民众对中国司法公正缺乏信心。

中国社会科学院农村所社会问题研究中心主任于建嵘最近在北京律师协会发表演讲时说,“我们的司法现在存在着很多问题,一个很核心的问题是,司法地方化的特点越来越明显,司法由利益集团控制越来越明确。政党兼理司法。“书记管着帽子,市长管着票子,政法委管着案子”。

曾经主持中国物权法起草的前中国政法大学校长江平举了三个最近中国司法领域的三个例子,说明中国法制形势严峻。 第一个例子是山西煤矿的问题。江平认为,山西煤矿案件表明了对私人财产、私人企业的权利的侵犯,是和国家宪法的规定明目张胆地违背。

第二个就是李庄事件。江平认为,这个案子连“程序正义都没有执行“,问题很严重。

第三个就是刘晓波案件。
江平说:“我听了刘晓波的案件,我觉得纯粹是一个言论致罪,这是一个很危险的东西。我们国家在言 论致罪这一点上一直都有传统,而这个传统如果今天我们仍然让它这么样下去,有正义感的人没有任何的态度可以表示的话,这个问题就很严重了。或者说我们这些 搞法治治国的人,我们在这点上,还让它听之任之,一点正义的声音都没有,我觉得这是很危险的。

江平说:“从我们国家现在的情况来看,我是觉得中国的法治处在一个大倒退的时期,或者说我们的法治建设、司法改革、政治改革都处在一个大倒退的时期。“

和江平有过26年交往的前国务院经济法规研究中心综合秘书组组长俞梅逊认为,江平对中国法制建设的评价非常准确。


“江平说得好。我们当年在80年代从事立法工作,力求做到有法必依,执法必严,违法必纠,现在大量的是有法可依了,很多法也是很好的,但是一到实际当中,根本就不执行。”

不过,江平对中国的法治建设从总体上看仍然抱着乐观态度。江平认为,中国一定会有光明的未来。人权、民主、自由,是世界上一个不可阻挡的趋势。全世界的人都在往前走,中国的倒退只是一个暂时的,或者说某些人就在他在位的这些时间,他能够为所欲为,但是等他下台了,他就没有地位了。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