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0:52 2016年12月04日星期日

中国普通职工收入偏低


全工总保障工作部部长邹震

全工总保障工作部部长邹震

调查显示,中国普通职工收入偏低,近四分之一的职工5年间没有增加工资。根据全工总的调查,去年1到9月,因收入分配引发劳动争议案近52万件。

*近1/4职工5年没涨工资*

广东工厂里的劳动者

广东工厂里的劳动者

中华全国总工会的调查显示,中国职工的工资增长低于经济增长。1997年至2007年,在GDP比重中,政府财政收入、企业盈余均上升10个百分点,但是劳动者报酬却从53.4%下降到39.74%。23.4%的职工5年间没有增加工资。

全工总保障工作部部长邹震星期二承认,现在普通职工的收入水平偏低,增长相对缓慢,劳动报酬在国民收入格局中所占的比例逐步下降,收入差距拉大。

邹震说:“我们去年9月份有一个调查,75.2%的职工感觉到当前社会收入分配不太公平,有61%的职工认为普通劳动者收入过低是当前社会收入分配中最大的不公平或者最突出的问题。如果不能尽快解决的话......它也是不利于我们社会的科学发展、不利于我们的和谐稳定。”

*一线与农民工收入偏低*

全工总副主席张鸣起(右)

全工总副主席张鸣起(右)

同一天,全工总党组成员张世平对在北京出席全国政协会议的委员们表示,低收入职工主要集中在一线和农民工群体。他说,被调查职工月工资2152元,为全国城镇在岗职工月均工资的88%。

香港出版的《劳工通讯》以广东东莞为例指出,当地主要电子厂商提供的基本工资仅略高于每月770元的最低工资标准。工人要想多挣钱,唯一的办法就是大量超时工作。一天工作11个小时、每周工作六天的现象,在当地并不少见。

*职工收入作为政府与国企考核指标*

中国总理温家宝在最近的《政府工作报告》中提出,要进行收入分配制度改革,提高劳动报酬在初次分配中的比重。

邹震建议,把温总理的要求纳入到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计划中去,“并且呢,要把它作为各级政府及其主要负责人的重要的考核目标。同时呢,我们认为,在国有企业,也应该建立高级管理人员和普通职工工资收入的增长相挂钩这么一种机制,也就是说呢,把企业职工工资也作为考核企业领导人的重要指标之一。”

邹震认为,企业应该建立“三个机制”,那就是,职工工资的正常增长机制、工资支付的保障机制和工资的集体协商机制。

*工资集体协商正在全国推广*

农民工人大代表胡小燕

农民工人大代表胡小燕

在欧美国家,工资集体谈判是企业分配的一项基本制度。全工总副主席张鸣起说,在中国,深圳已经率先行动,其经验正逐步向全国推广。

张鸣起说:“即使是在去年国际金融危机比较肆虐的这种情况下,中国的工资集体协商还是比上一年增加了10%。我们要继续地推动这项工作。全面铺开,这个时间表,我还真不好说。”

他说,目前主要是在大型企业和规模性企业中推行工资集体协商,但协商结果理想不理想、工人满意不满意、质量高不高还有待观察。他说,中国还有1000万个小企业,在这些企业里推行难度比较大。

*代表建议设立保证金防止欠薪*

广东工厂里的劳动者

广东工厂里的劳动者

全工总调查的另外一个发现是,侵犯劳动报酬权益的问题突出,劳动争议案增多。中新社援引张世平的话说,2009年,有14.4%的职工被拖欠工资,近60.2%的职工有超时劳动现象。1到9月份,因收入分配引发劳动争议案51.9万件,1月份就引发群体事件1150起,涉及职工14万人。

对于解决“欠薪”问题,来自广东的农民工人大代表胡小燕提出建议:“希望国家能够出台一些(政策),比如说,某一个老板在这里投资,他能够交10%到15%的保证金,政府能够控管的。这样的话,假设某一天,这个老板潜逃之后,就不用这些打工者在这里耗那么多时间要等到拍卖之后才可以得到解决。”

全工总则认为,应尽快出台《工资条例》,并建议全国人大对刑法进行修订,增加“欠薪罪”,明确对欠薪逃匿等恶劣行为追究刑事责任。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