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4:14 2016年12月08日星期四

奥斯卡奖提名风波,四川人的眼泪


纪录片《劫后天府泪纵横》海报

纪录片《劫后天府泪纵横》海报

最近,反映中国四川大地震死难学生家长维权的纪录片《劫后天府泪纵横》曾经被提名奥斯卡奖,引发中国一阵不安。

*中国封杀*

2月2日,《劫后天府泪纵横》获得奥斯卡最佳纪录短片奖提名的消息传出以后,中国新闻界一片寂静。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2月5日在上海报道说:“中国唯一获得提名的《劫后天府泪纵横》在这里基本上不存在。”

英国《电讯报》2月4日报道:“这部影片没有被允许在中国播出,《劫后天府泪纵横》这几个字也被从中国的互联网上删除了。”“在这部影片获得奥斯卡奖提名以后,中国媒体不是在报道中不提这部影片,就是不提整个纪录片奖类别。”

报道这则消息的中国最大媒体是英文版的《环球时报》。美国《好莱坞记者报》2月4日报道:“(中国)国营报纸《环球时报》星期四的一则英文报道提到这部影片被提名。”

中新社下属的中国新闻图片网和《天天新报》、《西安晚报》等几个小媒体简单报道了这则消息,报道说:“......表现汶川抗震救灾的纪录片《劫后天府泪纵横》获美国第82届奥斯卡最终提名。”

*中国媒体出格报道*

《劫后天府泪纵横》表现的并不是“抗震救灾”,而是如同美国之音2月3日的报道所说,“这部纪录片主要描述灾区的校舍倒塌反映出的人祸问题以及遇难学生家长的维权之路。”

值得注意的是,两家名声不大的中国媒体不仅报道了这部纪录片获得奥斯卡奖提名的消息,而且报道尺度颇为大胆。中企新传媒2月4日的报道说:“制片人之一的夏明在接受BBC中文网专访时说:‘......这部纪录片以天灾作为背景,纪录的则是人祸。......地震天灾造成死亡是不可避免的,但我们关注的是哪些是可以避免的。’”

“夏明说,这部纪录片获得奥斯卡奖提名是因为表达了一种具有普遍价值的诉求。‘这种诉求首先是对生命的关注和尊重,这样国家才能在政策制定和治理中把人的生命放在第一位,去除腐败,关注民生,避免类似悲剧如此大规模地发生。’”

“夏明说,这部纪录片与中国政府提倡的主旋律显然是冲突的。中国突出的是灾后党、国家和军队的伟大,而纪录片看到的是中国暴露出来的巨大问题,这更具有价值。‘这部影片挑战了主旋律,中国的宣传媒体显然会把这部影片说成是给中国抹黑。’”

中国海峡网2月3日报道说:本来“希望拍摄一部地震科教片......。地震暴露出的中国社会矛盾改变了他们拍片的初衷,制作出了一部中国社会问题纪录片”。报道说:“摄制组认为中国政府在学校建筑质量问题上掩盖真相。根据他们在灾区所见,学校建筑倒塌比其他建筑多。富新小学的教学楼倒塌,旁边楼房却没倒,连门口一栋百年建筑都没倒。农民自建房也没有整体垮塌,而教学楼却结结实实的垮塌了。都江堰的新建小学教学楼也是一垮到底,周边楼房都没有垮。向峨小学全部垮塌,而旁边的医院纹丝不动。红白中学也是如此。”

*是谁把《劫后天府泪纵横》政治化?*

由中国政府控制的美国中文报纸《侨报》3月8日报道说,参与拍摄这部纪录片的中国电影人米子对《劫后天府泪纵横》的两位美国导演和后期制作表示不满。报道说:“米子今天在红地毯上表示,......这部反映四川地震灾情的电影,被她的西方合作伙伴政治化,以至于被舆论和媒体界炒作到让她‘下不了台的地步’。......片子被她的美国合伙人阿尔伯特和奥尼尔戴上了政治标签,和她开始的拍摄初衷有些背道而驰。......德阳市死难者家属排着长队浩浩荡荡地到省城告状,途中被许多特警拦截的画面,以及摄制组被安全局带走调查的事件,被她的合伙人扭曲了,并将之放大成政治事件。”

然而,米子在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却没有表现出丝毫不满。美国之音3月4日报道:“《劫后天府泪纵横》入围奥斯卡纪录短片奖,奥斯卡奖主办单位美国电影艺术科学院星期三晚上在总部邀请纪录片和纪录短片的入围者出席座谈会,制片人米子专程从中国飞来和导演阿尔伯特以及奥尼尔会合,接受采访。米子对于电影获得奥斯卡提名非常开心。米子说:‘第一反应我觉得很开心。因为我觉得这个片子,人们在看完之后,可能会有一点反思吧,这个反思对生活也好,对什么也好,多多少少可以为社会留下一点东西,这是我的想法。我觉得蛮开心的,因为做为一个电影人,我觉得这应该是最高的荣誉。’”

《侨报》的报道说:“米子指出,影片中反映的豆腐渣工程在地震中给四川的学生所带来的巨大灾难,这一点中国政府也很清楚,也一直在追究有关部门的责任。”“米子强调,......死难者的家属做出任何举动都是正常的,都可以理解,包括灾民的呼声,也包括警民冲突的画面。但问题是她的合作伙伴故意放大了警民冲突,却淡化了德阳市两位市长与灾民对话,主动承诺要妥善解决问题,给灾民一个满意回答的画面。”

然而中国海峡网2月3日报道:“在学校拍摄的时候,基层地方官员向家长们保证:我们一定查,一两个月就拿出报告,给大家一个说法,把罪人送上法庭。......原本说一两个月可以出的报告,后来一直没有出笼,也没有官员因学校倒塌受到处罚。人们看到的是政府用钱来解决问题,每个死去的孩子赔六万,再给家长存入三万元的社保。政治学教授夏明认为,学校建筑质量问题牵涉很多官员的渎职和腐败,深挖下去,恐怕会挖垮官场这张网,四川地震会引起巨大的官场地震。”

《洛杉矶时报》2009年5月7日的一篇评论文章说:“政府唯一的反应是为每个死难孩子支付相当于317美元的补偿。最后,政府提出为每个死难孩子向家长支付六万元人民币,但条件是家长同意在公开场合对这个事件保持沉默。”

英国《电讯报》2月4日报道:“中国政府坚持说,在地震之前不存在非法行为。”“这部40分钟的电影显示遇难学生家长如何受到共产党官员的冷漠对待和漠视。”

《好莱坞记者报》2009年5月5日报道:“......政府官员坚持让公民必须‘相信政府’,抗议是‘不爱国’的表现。但是,《劫后天府泪纵横》的镜头不会撒谎。中国政府想宣传:在共产党中国,每个人都属于一个幸福的大家庭。在抗议和混乱之中,摄影机驳倒了这个谎言。”

美国全国公共广播电视台3月6日报道:“(导演之一)阿尔伯特说:“死难学生家长希望他们的国家变得更好,希望发生在他们身上的不幸不再发生在中国或者任何其它地方的家长身上。”

英国广播公司BBC3月8日报道:“《劫后天府泪纵横》的制片人之一夏明......表示,虽然对没有得奖感到遗憾,但是能够让世界更多的人看到四川父母的悲痛,让人们能够记住那些已经死去的孩子们的音容笑貌,他已经感到很满足。”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