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9:37 2016年12月03日星期六

美国媒体评中国(2010年3月15日)


以下是美国各地主要媒体有关中国的社评。社评所反映的观点为发表社评媒体之观点,并不一定代表美国之音的观点。

*纽约时报*

纽约时报月3月15日发表普林斯顿大学国际金融学教授、该报专栏撰稿人保罗·克鲁格曼的文章,题目是“与中国交锋”。文章说,“有关国家围绕中国经济政策问题的紧张关系在升级,而且升级得有道理。中国实行压低人民币汇率的政策变成了对全球经济复苏的明显拖赘。必须采取什么措施。”

克鲁格曼的文章说,“有关问题的背景是,从2003年前后开始,许多国家开始抱怨中国操纵其货币,出售人民币,收购外国通货,以便保持人民币币值疲软,从而使中国出口产品价格人为低廉。那时候,中国每个月增加外汇储备大约100亿美元,2003年,中国总体贸易盈余为460亿美元。今天,中国外汇储备2万4千亿美元,而且每月增加3千多亿。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估计,中国到2010年的经常项目盈余为4500亿美元,是2003年的10倍。在所有的大国当中,中国实行的是最扭曲的货币汇率政策。”

克鲁格曼的文章说,“这种政策严重损害世界其他国家。其他经济大国大都处于流动性不足的困境中,经济严重低迷,但又不能通过降低利率来促成经济复苏,因为相关利率已经接近零。中国谋取不必要的贸易盈余,实际上等于给这些国家的经济施加了一种反刺激,而这些国家又无法反制这种反刺激。因此,我们应当作出什么样的回应呢?首先,美国财政部应当停止回避问题。”

克鲁格曼的文章说,“美国财政部根据法律每年要两次向国会提出报告,指出哪些国家‘操纵其货币跟美元的汇率,以便阻止偿付调整的有效平衡,或在国际贸易中谋取不公平的竞争优势。’这一法律的意图是明确的:财政部的报告应当是判定事实,而不是政策声明。然而,实际上,财政部一直不愿对人民币汇率问题采取措施,也不愿意做法律要求它做的事情,这就是向国会解释为什么财政部没有采取行动。在过去的6年或7年里,财政部假装没看到这个明显的问题。”

克鲁格曼的文章说,“将于4月15日公布的财政部的下个报告会老调重弹吗?我们要等着瞧。假如财政部认定中国操纵货币汇率,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情呢?在这里,我们必须要克服一个常见的误解,这就是中国已经制住了美国,因为我们不敢激怒中国,导致中国抛售其以美元结算的资产。但是,人们需要问的是,假如中国试图抛售大量的美元资产会发生什么?美国的利率会陡然攀升吗?实际上,美国的短期利率不会改变。美国联邦储备委员会目前把短期利率保持在接近零的水平,而且在失业率下跌之前不会提升利率。长期的利率或许会出现些许上升,但长期利率主要是由市场对短期利率的预期决定的。另外,联储会也可以通过扩大收购长期国债来抵御中国抛售美元资产造成的利率影响。”

克鲁格曼的文章说,“不错,假如中国抛售美元资产,美元币值对其他主要货币如欧元的币值会下跌。但这对美国是一件好事,因为这会使美国产品更有竞争力,并减少美国的贸易逆差。在另外一方面,这将对中国是一件坏事,因为抛售美元资产,中国将蒙受巨大损失。总之,现在是美国制住了中国,而不是中国制住了美国。因此,我们没有理由害怕中国。但是,我们应当做什么呢?”

克鲁格曼的文章说,“一些人认为美国必须跟中国讲理,而不是跟中国对抗。但美国跟中国讲理讲了好多年,中国的贸易顺差却持续扩大,美国的讲理无用。星期天,中国总理温家宝荒谬地宣称,中国的货币没有币值低估。而彼德森国际经济研究所的估计是,人民币币值被低估百分之20到40。温家宝指责其他国家正在做中国实际在做的事情,这就是通过压低其货币汇率‘来谋求增加自己的出口’”。

克鲁格曼的文章说,“假如好言相劝不管用,还有什么别的办法呢?1971年,美国采取征收进口产品10%附加费的暂时性措施,来应对类似的但相对不那么严重的外国货币低估的问题。几个月之后,德国、日本和其他国家提高了它们的货币对美元的汇率,美国取消了附加费征收。就目前而言,假如不对中国威胁采取类似的行动,而且这一次美国要征收的附加费要更高,比如说,要达到25%,假如不威胁采取这样的行动,很难看出中国会改变其政策。”

克鲁格曼的文章说,“我并不是轻松愉快地提出美国应当采取这种强硬政策的。但是,中国的货币政策现在明显地在加剧世界经济问题,而世界经济问题已经很严重了。现在是应当采取行动的时候了。”

本篇英文全文网址:
http://www.nytimes.com/2010/03/15/opinion/15krugman.html?ref=opinion

以上是美国各地主要媒体有关中国的社评。社评所反映的观点为发表社评媒体之观点,并不一定代表美国之音的观点。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