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2:19 2016年12月08日星期四

骏马疗伤


美国陆军老卫队葬礼排的骏马为受伤的军人治疗伤痛

美国陆军老卫队葬礼排的骏马为受伤的军人治疗伤痛

美国陆军老卫队葬礼排的任务是在阿灵顿国家公墓安葬牺牲的军人,不过他们现在又多了一个新任务,用他们的骏马为受伤的军人治疗伤痛。

受伤军人从战场上归来后又面临新的挑战,那就是早日康复,适应日常生活。

这里是维吉尼亚州的福特迈尔军事基地,每个星期四早上,在首都华盛顿里德陆军医疗中心接受治疗的一些受伤军人到这里来接受骑马康复训练,这些骏马属于美国陆军老卫队的葬礼排。
美国陆军老卫队葬礼排的骏马

美国陆军老卫队葬礼排的骏马

叶凡:“过去60多年来,葬礼排的主要任务是在阿灵顿国家公墓为倒下的英雄举行葬礼,不过现在他们又有了新的任务,为受伤的军人治疗伤痛。”

25岁的陆军上尉赛沃德·麦金尼不幸得了脑溢血,她正在重新学习走路。沃德·麦金尼是医疗技术员,伊拉克前独裁者萨达姆·侯赛因被美军拘押期间,她曾经两次担任萨达姆·侯赛因的手术助理。

赛沃德·麦金尼:“骑马帮助我平衡,伸展肌腱有好处,骑马的姿势对康复很有帮助。”

玛丽亚·贝克曼是这个骑马康复项目的主管,她在2006年5月发起了这个项目。她说,这个方法是有医学道理的。“骑在马背上,就像可以正常走路一样,让他们的身体得到运动,所以伤员在运动的同时,也接受积极的挑战,因为他们要正确地引导马前进。”
骑马康复项目联合发起人贝克曼(右)和陆军上尉麦金尼(左)

骑马康复项目联合发起人贝克曼(右)和陆军上尉麦金尼(左)

玛丽亚·贝克曼是一位退伍军人,她曾经在美国海军中服役20年,担任过骑马教练,对她来说,骑马疗伤是一个很自然的主意。

34岁的海军陆战队中士迈克尔·布莱尔在伊拉克战场上受了重伤,差一点在阿灵顿公墓和这些骏马之间阴阳相隔。“2006年5月7号,我开着捍马在伊拉克执行任务,压上了一枚地雷,引爆了2米55直径大的炸药包,把汉马的车门炸飞了,炸断了我的两只膝盖。”

迈克尔·布莱尔接受了60次手术,换上了人工关节,他从3年前起就参加了骑马康复项目。他说:“马是最接近人类步态的动物,所以不管是肌肉问题,还是神经问题让你不能正常行走,都可以在骑马中得到好处。”

赛沃德·麦金尼说:“我只骑了两次,这一次我感到有点酸痛,不过感觉有进步。”

莱瑞·潘恩斯是一名退伍军人,是骑马康复项目的联合发起人,他的儿子也刚从伊拉克战场归来。“幸运的是我儿子没有受伤,可是他队伍里的战友有的牺牲了,有的受伤了。所以作为一个退伍军人,我一定要帮助他们。”
骑马康复项目联合发起人

骑马康复项目联合发起人

叶凡:“对参加这个项目的军人来说,骑马不仅治疗了他们身体上的伤痛,还给他们心灵带来了安慰。”

29岁的玛莱·科查维是陆军兽医,专门看护寻找爆炸物的军犬,她也不幸得了脑溢血。她说,她每个星期都盼望到福特迈尔军事基地来。“骑马有利与我的平衡,增加心脏的力量,还减轻我的抑郁症。”

迈克尔·布莱尔说:“噢,当然有心理上的作用,这些马每天都参加阿灵顿国家公墓的葬礼仪式,骑上它们是一种荣誉,我们觉得很亲切,特别是在这片土地上骑马,让你感到自己是一个对国家有贡献的人。”

莱瑞·潘恩斯说:“因为对受伤的军人来说,感到自己仍然是部队的成员,他们一直有部队的支持,这很重要。到这里来和战友交谈,也为他们提供情感上的康复。”

玛丽亚.贝克曼和莱瑞·潘恩斯都是无偿地提供他们的服务,这个项目的大部分资金都来自私人捐款。

玛丽亚.贝克曼说:“看到军人脸上的笑容就是对我的奖励,他们告诉我他们很喜欢来这里,很喜欢葬礼排的军人,骑马让他们受益不少。”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