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0:38 2016年12月09日星期五

中国用工短缺与一胎化政策


中国许多地方出现用工短缺,再次引发“一胎化”人口政策是否与此有关,一胎化政策是否会有所变动的讨论。有舆论认为,现在是让人口政策回归自然状态的时候了。不过,也有人士说,中国的实际国情还应该成为政府人口政策的出发点和归宿。

*用工短缺渐凸显*

去年底和今年初,中国许多地方用工严重紧张。台湾自由时报援引有关统计说,珠江三角洲缺工高达两百万人,浙江温州短工1百万人。尽管各地用工单位提高了工资,但是用工缺口还是不能及时弥补。于是,很多方面将问题核心再次转向上世纪八十年代以来强制实行的“一胎化”政策。

海外媒体最近报导,用工短缺是一胎化人口政策的最新表现。除此之外,市场观察的文章说,中国的一胎化政策对大部分中国人已名存实亡,截止到2007年,受制于一胎化政策的人口不足全国总人口的36%,而这个数字可能也有水分。

*回归人口自然规律?*

调整这一政策的时机是否成熟?朱欣欣是原河北人民广播电台新闻部编辑,出生于中华人民共和国建国后的人口高峰期,他对美国之音说,现在是时候了。他说:“我们这一代人很多是提前占用了后代人的出生指标,我经常这样开玩笑。60年代,70年代人口出生高峰,结果造成人口过多,造成经济和社会各方面压力,后来官方不得不实行一胎化。当然,随着时间延长,一胎化当初没有想到弊端一步步显示出来了。”

他说,一胎化造成的问题除了经济活动缺少用工外,子女教育,老人赡养,男女比例,人材接续等都出现问题。他说,强制实行的生育政策导致社会生活多方面失衡,现在应回归生育的自然规律。

香港大学学者约翰.贝坎.首恩说,中国的一胎化政策似乎正在缓慢放松,并将最终取消。不过,实施这项政策的政府机器很庞大,政策调整因此需要时间。

*正式政策尚不成熟*

在中国,解除一胎化人口政策目前还只是私下议论和局部试点,政府没有正式表态。北京朝阳区星河双语学校是专为打工子弟创办的民办学校,校长是退休教育工作者李守义。他对美国之音说:“官方网站、媒体以及有关领导人还没有正式讲过这个事情,但是有某些媒体报导,比如,全国某县某市正在进行试点等,或者说这方面的默认。但是,对于大面积范围来说,政府还没有公布这件情。”

李守义校长认为,一胎化政策的改变存在一定可能性。他说:“孩子越来越少,而中国这么大,又要发展,工业要发展,农村要发展,孩子太少了,将来发展上可能要受影响,对人群结构也产生影响,有些政策也许要调整,很有可能。”

*不应忘记中国国情*

北京朝阳区的这位老教育工作者谈到一胎化时强调,不要忘记中国国情的主要方面。他说:“尽管中国的发展有了长足进步,但是中国的发展还存在不少问题。如果人口过于膨胀,会给社会带来不少问题。东边富了,亮了,西边还暗着哪,西边还穷着哪。出生一个人,国家就有了一份责任,上学的责任、工作的责任以及将来养老的责任。中国老龄化已经出现,目前出现了两三亿老龄人,那都是将来中国的一种责任。”

李守义的这番话有来历。朝阳区星河双语学校是他退休后创办的,为自筹经费,他花费不少苦心,四处奔走,征求资助。他的潜台词似乎是,如果放开一胎化,孩子一下子多了,而教学资源不足,他这个做校长的心头压力又不知会增加多少。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