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6:27 2016年12月05日星期一

俄罗斯众多组织努力重新获得自由集会权


苏联解体后,俄国公民能够自由集会,但这一权利在最近10年逐渐被当局取消。目前持各种不同政治观点的人正团结起来试图重新获得宪法赋予的自由集会和示威权利,这一活动在俄罗斯正逐渐演变成为一场社会运动。

*人权组织:民主倒退*

来自俄罗斯几十个城市的社会活动人士、人权团体和反对派组织的代表星期天聚集在莫斯科的萨哈罗夫博物馆,他们在那里举行了一场有关争取公民自由集会和示威权利的讨论会。会议组织者说,这个被命名为“31战略”的讨论会主要就如何捍卫俄罗斯宪法第31条公民自由集会权,如何在31日克服当局的镇压和阻挠举行示威交换了经验。

与会者说,苏联解体后,俄国公民能自由集会和示威。但在普京执政后的这10年,俄罗斯民主倒退,不但新闻媒体受到控制,宪法赋予的公民自由集会权更逐渐被当局剥夺。

反对派--国防组织的领导人科兹洛夫斯基说,俄国人现在无法使用和平手段,走上街头合法地表达自己的不满。

科兹洛夫斯基说:“当局把民众公开表达不满当作对自己的威胁,因此当局采取一切手段试图消除这一威胁。因此我们认为,俄罗斯要想作为一个民主国家向前发展,一个必不可少的前提条件就是,公民应该有权表达自己的观点,无论这种观点同官方的立场是否保持一致。”

*社会运动*

从去年夏季起,每逢31日,俄罗斯反对派和社会活动人士不理睬当局禁令,都要在莫斯科市中心举行示威,捍卫宪法第31条自由集会权,这一活动正演变成为一场社会运动。

俄罗斯反对派领袖、叶利钦时代的政府副总理尼缅佐夫说,反对派31日示威的目的是想从普京政府手中重新夺回自由集会权。他说,这一活动已把持不同政治观点的人联合在一起。俄罗斯的左翼、右翼等各种政治势力在这个问题上没有分歧。

俄罗斯著名人权活动人士,莫斯科赫尔辛基俱乐部主席阿列克谢耶娃说,31日的争取自由集会权的示威活动已从首都莫斯科扩散到了俄罗斯的其他城市,这个活动已变成传统。她透露,本月31日俄罗斯的35个城市将同时举行示威活动。在爱沙尼亚和德国的俄罗斯大使馆所在地,当地人权活动人士也将在同一天举行类似的声援活动。

阿列克谢耶娃说:“捍卫公民和平示威和集会是我们人权人士的责任。俄国民众有权走上街头表达不满,而且他们也有表达不满的原因, 但遗憾的是,当局并不理睬民众的要求。”

*不顾当局镇压*

来自左翼的俄罗斯反对派领导人,民族布尔什维克组织领袖利蒙诺夫说,他们提出的本月31日在莫斯科市中心举行示威的申请再次遭到拒绝。虽然当局已连续七、八次以相同理由拒绝反对派的申请,但他们照样在31日走上街头示威。

利蒙诺夫说,俄罗斯现已变成警察国家,任何示威活动都会导致镇压,因此反对派应采用和平、合法、非暴力、理性和聪明的示威方式来应对。

利蒙诺夫说,两年前他们示威时,几乎每个参加者都遭到警察殴打。但目前警察对待示威者的态度已趋于缓和,因此他认为,示威活动正逐渐取得效果,公民应享有的权利应该靠自己一步步地争取。

但俄罗斯反对派和社会活动人士也承认,目前在俄罗斯参加示威集会的人仍然很少。星期六在俄罗斯全国举行的“愤怒日”示威活动的参加者人数少于组织者的预期。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