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7:56 2016年12月03日星期六

媒体热评中国继伊朗北韩后成为又一个不容谷歌的国家


中国部分网民聚集在谷歌北京总部外面,用献花和唱歌等方式,表达他们对谷歌离开中国大陆的惜别之情。与此同时,美国各主流媒体纷纷发表文章,对中国成为继伊朗和北韩之后又一个不容谷歌的国家发表评论。

*北京网民:我们信谷歌*

谷歌宣布将搜索业务转移到香港之后,一些北京的谷歌用户连夜聚集在北京谷歌公司总部外面,向谷歌公司献花。

谷歌公司北京总部的Logo上面摆满了鲜花,有的鲜花旁还摆着纸条,上面写着:独立之思想,自由之精神。 还有一张纸条用英文写道:In Google We Trust,意思是:我们信谷歌。

一些目击者说,在一些谷歌用户献花并举行烛光守夜活动时,当地保安、国保、国安,警察,便衣等都出动了,并要求他们离开。一些人唱起了一首讽刺当局监控互联网封锁信息的歌曲《草泥马之歌》。

谷歌和中国政府摊牌引起的风波继续在国际上震荡。美国各大主流媒体都发表了报道和评论文章。

*有损中国国际形象*

《纽约时报》的文章题目是《中国限制谷歌的立场对北京来说充满风险》。文章说,谷歌的决定目前暂时对中国不会构成大问题。但是,中国对跨国信息流动的过滤有削弱中国和世界经济联系的潜在危险,还可能损害中国的形象,这一形象不仅针对本国人民同时也面向国际社会,那就是一个集权专制国家可能比西方民主国家能够更快地发展经济。

*引发翻墙潮*

《洛杉矶时报》说,谷歌公司这次撤出中国大陆市场却又不离开中国,在遵守中国法律的同时却又试图对其提出挑战,这一做法给中国政府出了难题。《洛杉矶时报》援引加大伯克莱分校中国互联网项目主任肖强的话说,谷歌的故事才刚刚开始。中国精英,包括学生,教育工作者,科学家,和技术人员面对失去谷歌搜索,也许还会失去谷歌电邮和谷歌文档的局面,这将会导致翻越中国防火墙墙进入不受监控的互联网的人数大量增加。

*以夷制夷 策略失效*

《华盛顿邮报》发表文章说《谷歌的决定发出了西方商业届对华立场转变的信号》。《华盛顿邮报》注意到过去几十年里,北京在西方最亲密的朋友不是西方的政客,而是西方的公司。在九十年代,每当美国国会讨论是否延续中国贸易最惠国待遇的时候,美国企业界的代表云集华盛顿替北京说话。这种“以夷制夷”的策略被媒体称之为北京成功地“以美制美”。然而,谷歌公司这次撤离中国大陆,既是西方企业界转变对北京友好态度的催化剂,同时也是明确的迹象。就连一贯对中国政府态度友好的美国商会(中国),也在最近公开发布报告说,对其203个成员进行的民调显示,在华开展业务的美国公司的信心指数跌到了自从开始民调以来的最低点。

*官媒:民众不同情*

与此同时,官方的英文《中国日报》报道说,谷歌把这个问题政治化理所当然遭到中国政府和中国社会的反对和批评。谷歌公司在中国网民中信誉扫地的情况下,谷歌离开中国大陆的决定得不到什么同情,与此同时,也很少有网民表示惋惜。

中国网民寄给美国之音的电邮说,中国各大门户网站,几乎一边倒地支持政府在谷歌问题上采取的立场。中国官媒的舆论导向,在中国网站上掀起了新一轮极端民族主义浪潮。打开一些门户网站,“谷歌滚蛋”的声浪扑面而来。

*支持谷歌 格删勿论*

一条中国网民寄给美国之音的电邮说,在中国的一个著名门户网站上,在关于谷歌的新闻中,显示出民众回复了1万零385条跟帖。然而这家网站只显示出不到一百条跟帖,这些跟帖全部是支持政府的言论。香港《南华早报》报道说,中国各大网站和媒体均接到上级宣传部门的口头电话通知,在谷歌问题上,要和政府保持一致。

香港《苹果日报》以《向极权说不,Google弃北京投香港》为题报道说,继伊朗和朝鲜之后,中国成为另一个没有谷歌的国家。尽管中国外交部和美国白宫都淡化谷歌事件的政治影响,强调不会影响中美关系,但谷歌中国不再审查搜索结果,并将搜索引擎引至不设审查的谷歌香港,此举对中国控制互联网、钳制新闻和言论自由的挑战,是不言而喻的。报道说,“香港一夜之间成为谷歌的避风港,事实上也被摆上火山口”。

*两制和一网*

美国媒体也指出,谷歌退守,给北京出了一个难题。如果对实行“一国两制”的香港也进行新闻封锁和网络审查,会不会被外界看作是实行“一国一网”?

XS
SM
MD
LG